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126章 第126章

第126章 第126章

等了五六分钟,微信那边没有反应,要么就是北皎的信号也不好了,要么就是他生气了。

姜冉偏向于前者,不是她莫名其妙的自信,而是她记得有一次曾经跟北皎复盘起邱年和李星楠吵架总是山崩地裂,她对此的评价是:挺好的。

好什么呢?

因为她讨厌冷暴力。

人长了一张嘴就是用来说话的,哪怕嘴缝上了还有一双手可以写字或者发信息,如果因为一点矛盾就彼此不理会了还要冠以“让我们冷静一下”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逼迫两人之间的一人就此低头,那这不像是谈恋爱,更像是在搞马拉松竞赛。

她不喜欢这样。

所以要么有话就说,如果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以后都不用再说了。

北皎多聪明,当时就品出她在旁敲侧击地提醒自己了,抱着她又亲又蹭地,乖乖地说知道了。

北皎是谁啊,天不管地不管,没亲爹妈不爱的,以前喝西北风长大,对谁说的话都习惯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后来这个臭毛病让他被迫放逐崇礼两年半……

现在他不敢了。

至少对姜冉说的话,他就是左耳朵进,下一秒就刻在dna里。

所以这一次的沉默仅仅维持了七分钟,姜冉收到了北皎的回复。

【北皎:。】

……回复了,但说的不多,就一个句号。

姜冉都能想得到他蹙眉、咬着后槽牙给她发来的这一个句号时有多恨——

看好了。

我没不理你。

但是我确实生气了。

她盯着手机屏幕半晌,“嗤嗤”地笑出声,重新给那边挂了一个电话。

北皎的手机当然就握在手上,但还是矜持地让手机等待音多响了两声,他才勉为其难似的接起来——

脸还是那张又臭又俊的脸,写满了威严,他微蹙眉,望着屏幕这边笑眯眯的女人。

两人相互对视几秒,最终还是北皎败下阵来,他面色冷漠地问:“信号又好了么?”

姜冉不说话,光笑,笑够了又觉得坐在床上屈膝扯着伤口疼,她就像个残疾人似的拖着腿躺下来了。

北皎在屏幕这边看着她像虫一样在床上拱,窸窸窣窣的不老实,想提醒她伤口别碰着床单了要消毒上纱布,又觉得这话说出来没气势,而且她也不会听,可能还觉得他大惊小怪。

自己被自己脑补得更生气了,他胸口起伏了下,冷声说:“你能不能别嬉皮笑脸的?”

姜冉抱着枕头:“那你也别板着脸。”

“姜冉,”他停顿了下,“没人跟你讨价还价。”

姜冉认真地想了下,他多久没连名带姓直呼她大名了——

这些日子他已经完全遵循了她亲爹习惯的那一套,平日里就是“冉冉”“师父父”,来了点恶趣味就是“姐姐”“阿姐”……

生气了才是“姜冉”。

“……你刚才要是不表现得那么吓人我也不会挂你电话。”姜冉的声音带着鼻音,听着有点像是撒娇,“我膝盖很疼,你关心我疼不疼就行了。”

“我现在比较关心你为什么会疼。”

北皎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淡。

他望着她,神情看上去有些疏远,镜头中的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还有一件羽绒服,戴着黑色的口罩。

垂眼看向她时,眼底有清晰可见的淤青,眼中的光不似平日里那般锐利,他好像有些疲惫。

这才是中午呢,他总不能是睡眠不足。

“你在哪?怎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昨晚没睡好?坐车上哪去啊?”姜冉扯开话题,“怎么穿那么多,你回东北了吗?”

北皎想了想,说:“没有。”

“我问了那么多个问题,你一句‘没有‘就打发我了?”姜冉皱了皱鼻尖,“你到底在哪?”

“跟你没关系。”北皎回答,“就像你觉得你的膝盖摔成那样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可以直接跳过不用回答一样。”

“……”

他学会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不应该当医生的,他应该去当律师。

这种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人骂的头昏眼花、以强大的精神力取胜、无论对方如何狡诈他都不会被带跑偏话题甚至能阴阳怪气拐着弯骂回来的本事,不应该被浪费。

姜冉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告诉他早上原本只是一次普通的试滑,拢共滑不到一分钟的雪道长度,她嫌穿护具麻烦就没穿——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要跟她比划较量。

说到这,姜冉又简单地说了下芬兰时候遇见的事加强了下对方的人物形象,她转而又扯到了那一墩难求的冰墩墩……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她把视频镜头转了转,让北皎看到了桌子上五只一字拍开、形象还稍微有点儿各不相同的冬奥会吉祥物。

“正常的比赛怎么膝盖弄成这样?”

“……你不要那么凶啦,阿sir。”

“你再顾左右而言它试试,我还能更凶。”

“……再凶你也揍不着我,威胁谁嘛!”姜冉嘟囔,“就比赛最后一把有点儿赛况激进,雪道上又有冰壳,我没控制好速度不小心失速甩出去了,没多大事的,擦破皮而已,只是有点疼——”

然后想跟男朋友撒个娇而已。

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男朋友丝毫没有怜悯之心也就罢了,还把她当犯人审问。

果不其然,他抓住了关键词,跟着重复了一遍,“‘激进‘。”

姜冉咬了咬舌尖,就烦自己用词应该更含蓄一点:“也不是,就是滑的稍微快一点。”

“雪道上有冰壳为什么不压低一些,稍微控制点速度?”

北皎跟着姜冉滑了多久了,是首席大弟子,天底下最了解姜冉的滑法的除了林霜就是他了,冬天室外雪场如果风大或者雪季末大把冰壳,这种恶劣地形对姜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姜冉脑门都要出汗了:“压低点那不是翻板就会慢么——”

“普通的友谊赛而已。”北皎说,“如果你觉得这都不能输,那你心态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很大。”

说别的也就算了。

然而不幸的是北皎好像说到了点子上,姜冉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心态不好,回来的一路上除了觉得坐轮椅丢人,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沮丧这件事——

从前她就是很要面子的。

无论是最开始因为林霜走后沉寂了一年多再复出比赛都要披着徒弟“一只土狗”的皮行眼没瞎的人都能看出来是谁在滑的事,还是后来加入职业队因为成绩不理想疯狂自行加练……

她姜冉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放弃,脸皮子可能不行。

而要她承认这一点又很难,尤其是意识到自己三番两次因为类似的问题在北皎面前颇为失去姿态,她更恨得牙痒。

“你不在现场你不知道,”姜冉蹙眉,有些烦躁地说,“当时教练组和领导都在,哪能输,那也太不好看。”

其实滑完前两把教练组已经对她满意的不得了。

这时候无辜躺枪给她当了挡箭牌。

听出她声音里的不耐,北皎也下意识跟着皱起眉:“我只是关心你。”

“而我只是膝盖摔伤了想听你哄哄我,你就说句好听的,怎么那么难?”

来气!

遇见一点屁大的事女生只是想要男朋友亲亲抱抱举高高哄哄说点儿好听的才抱怨的,谁特码没事想听大直男分析事故原因!

要检讨等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不会做检讨吗!

这些男人怎么回事!

姜冉在心中疯狂腹诽,奈何电话那头的人跟读不懂空气似的:“是吗?你还想听好听的?我现在想到你下回比赛还这样跟自己较劲,我一句好听的话都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你就憋着什么也别说了!我下回会记得穿护具再较劲!”

这话什么意思呢——

我错了,下次还敢。

吼完这句又怂又气势磅礴的话,姜冉以要把手机戳烂的力道狠狠地按了挂机键。

微信视频“噔”地响了声,世界恢复了清净。

姜冉狠狠将手机往枕头上一砸,气的蹬了两下被子——

结果浆洗过有点儿坚硬的被子弄疼了她的伤口,她捂着伤口龇牙咧嘴,钻回被窝里娇气地掉了两滴眼泪。

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两声,当她迷迷糊糊地响起自己还没吃午饭时,手机微信又想起了信息的声音。

不用吃了,气饱了。

她面无表情地飞快拿起手机,想看看那条狗还想狗叫什么,却发现发来信息的是王佳明。

【王佳明:一战成名。】

【王佳明:午饭时冰岛单板队教练跟我打听你,还问我下午能不能把你拉出来溜溜,我说你受伤了,下次。】

姜冉:“……”

要面子星人的狂喜之后是茫然。

【是谁的冉冉鸭:?】

【是谁的冉冉鸭:我没伤到那个程度,你为什么说的我好像为了赢个第四名拼命得把腿都滑断了一样?】

【王佳明:……给您道歉?】

【是谁的冉冉鸭:道吧,今天全世界都欠我一个道歉!】

作为又一个臭直男,王佳明当然没有给姜冉道歉,他只是再三跟姜冉确定她没事儿还能滑并且下午闲着也是闲着之后,在她再三要求下,重新接过了来自冰岛的战书。

这是光荣之战。

冰雪弱势国血战冰雪传统强国,输了不亏,赢了血赚。

姜冉中午在房间随便吃了点东西,更随便地给伤口贴了个巨型创口贴就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这次穿上速干衣后,她只盯着扔在房门口塌子上的护具看了三秒,脑海里浮现方才家犬那张冷漠至极的脸……

一阵心绞痛。

碎碎念似的骂了句脏话。她面无表情地一把拽过护具,穿上了。

出门的时候看了眼手机。

被她一天之内挂了两次电话的家犬发来了信息——

【你别以为你在崇礼我就拿你没办法。】

……还学会威胁人了!

呸!

你可不就是拿我没办法!

姜冉响亮地从鼻子里“哼”了声,把手机塞回了滑雪服口袋。

……

从冰墩墩的全球受欢迎程度来说,某些外国人可能会不喜欢中国,但是他们不会不喜欢大熊猫。

下午抱着板到了比赛场地,姜冉一看那乌泱泱的一大群人——除了艾诺薇拉还有她那三个失去了冰墩墩的大冤种队友算是熟脸,剩下一还有大群长得跟奥林匹克山脉走下来的男神似的年轻面孔,齐刷刷地往自己这边看过来。

他们眼神热烈,她就觉得自己成了大熊猫。

——不是吧,也不至于?

她知道自己滑的挺好的,但是也不至于像是前天总决赛奥运冠军滑40s,然后她今日冒出来滑出了30s这么离谱的成绩……

又不是玄幻爽文。

不过是滑过了艾诺薇拉,甚至严格地来说还输了一局,犯得着整个冰岛国家队倾巢出动围观她?

她俨然还没从上午从雪道上滚出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抱着板,借着板的遮挡脸一偏问王佳明,压低声音:“请问,这是干什么?”

王佳明偏了偏头,用同样的气音回答:“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们不用这样说话,他们听不懂中文。”

“……”姜冉恢复了正常的声音,“他们不会打算让男队的队员来跟我一洗雪耻吧?”

“你之前滑的4101s在男子组资格赛能排小组第十,他们男子排名最好的也就是第十四。”王佳明说,“别怂,干他们,干完这仗我带你去单挑俄罗斯。”

“……”

俄罗斯有个平行大回转的男队冠军,女队亚军。

王佳明疯了。

“输了也不丢人,冰岛,男队。”王佳明抬起手拍拍姜冉的背,她肺都快被他拍出来,“放手去,就是别那么拼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