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124章 第124章

第124章 第124章

纵使语言不通,此时此刻艾诺薇拉看到姜冉脸上的表情,也知道她应该是同意了,脸上露出一点儿满意的神情,刚想说那她赶紧准备一下可以开始了,这时候看见女人慢吞吞转过头,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挑挑眉。

艾诺薇拉顺着她的目光看,就看见自己挂在外套口袋拉链上的冰墩墩钥匙扣。

她看见面前的女人冲她友善而甜美地笑了笑,瞅准了她们这里面有个能说英语的,直接用英语说,【用光比赛有什么意思,来添点彩头?】

姜冉摸出了从单崇那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搞来的钥匙扣,【我输了这个给你,你输了——】

她停顿了下,【你们手上的冰墩墩都给我。】

艾诺薇拉一伙四个人,这会儿听完会英语的小伙伴给她们翻译完,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姜冉那一张张倔强的脸蛋上明明白白写着:凭什么!强盗啊!

……单崇说的没错,王佳明这就是放了个土匪进来。

姜冉回头面无表情地问王佳明:“‘先撩者贱‘用英语怎么说?”

“没有这么离谱的英语。”王佳明头疼地说,“你多大人了,抢一群小姑娘的冰墩墩。”

“这不是时间紧,任务重吗?”姜冉甜滋滋地说,“更何况我还不一定赢呢,比赛场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王佳明不再阻止她。

就听着这女人用一系列花言巧语,连刺激带威胁的哄这些小姑娘答应她提出来的离谱条件——

起决定性作用的应该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翘着唇角微笑地对艾诺薇拉说:【听说你这次在比赛里拿了第四名,怎么了,难道你觉得你拿到这个名次只是那天走运?】

会牢牢记住自己在芬兰的耻辱,此时主动来挑衅的小姑娘哪里能听这种话呢?

她一个头脑发热就取下了挂在拉链上的熊猫钥匙扣,还有她朋友们的……但她也不是完全的傻瓜蛋,她提出为了避免运气成分,她们必须要比三次,先获胜两盘的才算赢。

姜冉欣然同意。

此时单板滑雪教练组的其他成员也各就各位,嗅着观赛台气氛不一样还有些莫名发生了什么,直到王佳明简单地给他们解释了一番——

众人纷纷欣然接受此时的意外插曲,在观赛台第一排就坐。

姜冉拿起自己的滑雪板准备走向升降梯,王佳明说:“旗开得胜?”

长卷发的女人撩了撩头发冲他笑了笑:“那当然,我手上的钥匙扣就这一只。”

要是因为打赌输掉了,家里的狗崽子可是要闹的。

……

在红蓝两道站稳,姜冉取下了手腕上挂着的皮筋,叼着皮筋编头发的时候,她抬眼看着站在红色赛道的艾诺薇拉——

被队友们围绕着,她站在中间,她们不停地小声商讨着什么,她漂亮得小脸蛋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看上去有点紧张……也不知道是不是说到姜冉了,这会儿艾诺薇拉抬了抬眼。

与姜冉光明正大的目光猝不及防地撞上,她愣了愣,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像是吓了一跳。

她飞快挪开目光。

嗤,小姑娘。

姜冉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忍不住轻笑,想来是在芬兰的时候最后她低头替她整理衣领那一幕的余威还在。

她说:【很紧张吗?要不要再给你们几分钟冷静一下?】

她声音在山顶风间响起,显得突兀又冷清,窃窃私语的小姑娘们愣了愣,纷纷看了过来。

【愣着做什么,翻译呀?】姜冉好笑地望着其中那个能当翻译的黑发姑娘,【你们赌注下的是有点大,但是没关系,我听说早上七点起床去排队的话还能买的到新的钥匙扣的。】

她这话像火上浇油——

艾诺薇拉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就觉得这个女人笑吟吟的模样,真是讨厌死了。

她冷着脸拉下雪镜,重新戴好了头盔。

姜冉耸耸肩,一只手撑在了护栏上。

围观的小姑娘们散开去,半山腰,王佳明打了个手势,聂辛紧张的从栏杆探出了半边身体。

伴随着计时器“哔”的一声轻响,红蓝两条道的身影同时冲出——

姜冉总是这样,哪怕比赛的前一秒她还在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但是等到她人进入赛道,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摒除一切杂念。

聂辛说她这是天赐的比赛型选手。

在她眼里,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只有既定的路线,和下一个要绕开的旗门。

她的速度很快,几乎一开始就和艾诺薇拉并驾齐驱甚至有超过的迹象。

“这个很快啊,聂辛!”教练组另一个教练拍着大腿说,“你怎么才把人给我们送过来?”

聂辛翻着白眼:“老子合该欠你们这些老六的吗!我好不容易从哈融捡回来的,捂了半年,就给省队拿了个世界杯第三就被王佳明抢走了——”

在他们说话期间,靠近他们的蓝道,姜冉的身影一晃而过。

此时,也就是一瞬间,在下一个旗门,她身形一晃,一个不起眼的飞快翻版跳刃,直接超过了隔壁雪道一直与她死咬穷追不舍的艾诺薇拉!

教练之一惊叫一声,“哎呀我去!”

王佳明伸脑袋看了一会儿,语气冷静:“也不是没毛病,民间大众技术滑行追求好看,身体开放且施压更强,重心更向下,但是有时候这样的滑行在旗门里会导致路线弯型没有必要的大……她如果一直像刚才那样的施压强度,应该早就在上两三个旗门就该拉开距离了。”

脚下,在王佳明使人昏昏欲睡的解说中,姜冉已经超过了艾诺薇拉半个身位!

这是在季军争夺赛中,最后获得铜牌的选手都不曾有过的距离!

而此时此刻她们已经进入了最后两个旗门,姜冉的滑行姿态依然稳定,刃也走得干净利落,丝毫没有一丝丝的松懈——

直到她冲过最后的终点!

“你废什么话!”聂辛眼睁睁地看着姜冉率先冲过终点,“说点好听的!爱的教育!赢啦!鼓掌啊!”

他先是像海豹似的开始拼命鼓掌。

剩下观赛席的教练组的几个教练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也跟着鼓掌,期间交头接耳,已经开始讨论过于姜冉的资料转移申请做到哪一步了——

语气明显热情且迫不及待。

生怕慢一步省队不舍的得放人坏了大事。

而省队教练正忙着鼓掌,这“噼里啪啦”的鼓掌声和山上那些小姑娘暴躁又困惑的呻吟交织在一起,仿佛整个山间最美丽的乐章!

……

艾诺薇拉狠狠地摘下头盔往地下一摔,头盔“啪”地弹飞落在姜冉脚边。

她弯腰捡起头盔,抬手拍掉上面沾的雪,走到气的小脸通红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么的小姑娘身边,抬手把头盔扣在了她的头上。

她看上去惊呆了,转过头来,唇微微张地望着姜冉。

她英语不怎么好,姜冉料想自己说话她也听不懂,索性算了,冲她笑了下,她摘下手套,替面前的小姑娘重新戴上头盔——

女人在手套里捂着的手温暖而柔软,不跟有些人脱了手套一股味儿,她习惯了冬天会用手霜,这会儿手上也是跟她身上一模一样的甜香。

艾诺薇拉闻到一股苦甜的柠檬混杂柑橘气息,在冷冽的寒风中这味道丝毫不突兀反而让人感觉到亲近的温暖,不腻人的甜钻入鼻中。

她指尖一挑,艾诺薇拉下意识地便顺着她的力道抬起头。

只听见“咔嗒”一声轻响,头盔的搭扣也被扣上。

女人后退两步,来自她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抽离,她转身指了指身后的升降电梯时,艾诺薇拉还站在原地发呆。

自顾自走了两步却没听脚步声,姜冉停下来奇怪地回头看了眼,却看见小姑娘站在原地,双手握着拳拽的死紧,一张巴掌大脸蛋泛着不自然的殷红,

她正想问她还比不比了。

小姑娘抬头恶狠狠地蹬了她一眼,抱着板横冲直撞地冲进了升降电梯。

……

第二把比赛没有立刻再次开始。

在涉及到滑雪竞技方面,艾诺薇拉也不是单纯一脑子热就跳起来的普通小姑娘,她上了山顶甩开了姜冉,就问刚才录了比赛视频的队友找视频看。

看姜冉在半山腰是怎么突然在一个旗门就超过了她的,然后距离越拉越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