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94章 第94章

第94章 第94章

七十万个赞,他是一个个点开看了有没有她还是怎么着!

有病啊!

姜冉捏着那纸条僵在原地很久,想把他叫回来借他口袋里的打火机把这晦气的东西当着他的面烧个一干二净。

在她放空时,怂怂因为好奇伸脑袋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盯着“师父父”三个字沉默了很久,她才没忍住,指了指纸条:“谁能拒绝一个会用叠字的公狗腰少年人呢?”

姜冉面无表情地撕碎了纸条塞进垃圾桶里。

怂怂小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我还以为他是冷酷型的。”

“不。”姜冉用真正冷酷的声音说,“他很会撒娇。”

怂怂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再次打量了下不远处的黑发年轻人——此时后者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朋友们身边,随便找了个角落里靠着,他也不说话,但是接下来每一个发言的人,都会在讲话的过程中,下意识转过头瞥他一眼。

这种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很容易就透露出人群中谁才是核心人物。

而怂怂品出了“反差萌”活生生存在于世间的味道。

“他为什么叫你师父?”

“因为两年前,我发了不该发的慈悲善心,”姜冉说,“捡了条流浪犬回家,给他吃给他喝,教他怎么穿滑雪鞋,确认主动腿,手拉手带他推坡——”

然后被他咬了一口……

哦不对。

是很他妈多口。

“他滑雪你教的啊?”怂怂愣了愣,“昨天我看了他别的滑行视频,正经的,您别说,滑挺好的还?我还琢磨谁教的呢有点东西。”

姜冉为自己因此感到一丝丝骄傲而不耻。

她有些烦躁地微微蹙眉,将耳边的碎发绾至耳后,“嗯”了声便不再作答。

……

准备工作做好,评审先坐着缆车上了山,很快比赛就准备开始了。

今天展开的是平行大回转项目的男子组和女子组的预选赛。

根据资料显示,北京冬奥会大回转场地高度为2029米,赛场宽40米,长560米,赛道坡度为153°。

而本次比赛,难为雪场真的找到了差不多的雪道配置,场地高2050米,无风有雪,风向适宜,赛场宽38米,长660米,雪道坡度155°。

比赛赛道甚至搬来了专业仪器设备,设有两个赛道中间计时器,以准确记录参赛选手的比赛时长。

也就是说本次比赛除了赛道长度,几乎完全比照北京冬奥会赛道标准。

裁判席上,姜冉的身子歪了歪,对身边的怂怂说:“你带了板和鞋吗,比赛完趁着没事咱们试试?”

怂怂:“是想看看自己和冬奥会水平差多远,然后被打击到一蹶不振吗,万一我比他们慢了一分钟怎么办?”

姜冉:“你用手滑也不能比他们差了一分钟啊,你看看山上那些——”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不远处几十米外的山顶,此时选手们陆陆续续到达,先比赛的是男子组的选手,因为比赛人多,这次使用了计时淘汰制度,二百来号人一块儿按照计时排位,用时最短的前三十二名进入下一轮比赛。

此时此刻,山上乌泱泱地站了一地的人。

姜冉还是一眼看到了北皎。

他带着他的红树站在雪道靠边的位置,这会儿那块172cm的超长红树被他立起来插在雪道旁,他手肘搭在固定器上,像是没骨头似的靠在板上,正跟身边的人聊天。

此时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说话的语速似乎变得越来越慢,然后干脆停了下,转过头精准地看了过来。

两人视线对视。

北皎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又看似波澜不惊地把头拧开了。

姜冉正一头雾水,这时候手机响了。

是邱年给她发来信息。

【年年:……土狗让你别盯着他看,一会儿他紧张会摔的。】

姜冉:“……”

【是谁的冉冉鸭:我他妈难道不是评审吗!你告诉他,老娘坐在这喝西北风难道是来亲自大自然的吗!老娘就是来盯着他们所有人看的!】

【年年:……】

【年年:以下来自我个人意见——请你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好吗,通信技术这么发达的2021年,我一个远在吉林的人,为什么要给在通化同一个雪场同一个山头的两个人传话?】

姜冉气哼哼地把手机揣回口袋。

姜冉:“你看看山上那些人,哪个有你滑的好,还不是勇敢地站在这里?”

她把上一句没说完的话说完,尽管在过去的五分钟她已经做了很多事,完成了无数次眼神交流。

怂怂没计较她长达五分钟的掉线,很快接过了话题:“你怎么知道他们滑的没我好!你这是歧视!”

“因为我和你是队友,”姜冉面无表情,“而我的徒弟正站在山上等着参加比赛,然后被我们指指点点、吹毛求疵。”

“哪来的‘们‘,只有你!只有你!对我们女婿好点儿!”

“为什么要用韩国老太太指责女儿虐待老公时胳膊肘朝外拐的语气,你都不知道来龙去脉!万一我才是那个天天被关在家里给他洗袜子过得很委屈的人呢?”

“……洗袜子?”

“对啊?”

“你不会觉得队里所有人——包括聂辛都开始叫你豌豆公主仅仅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

怂怂唇角抽了抽,摆摆手,懒得跟毫无自知之明还要瞎艹卖惨人设的女人计较这些。

两人闲聊说废话期间,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因为有专业的计时器和监控,姜冉他们这些评审在预选赛的作用就是盯着选手有没有明显的犯规举动——

因为平行大回转比赛都是双赛道同时进行,大家都是在规定的范围内高速滑行,所以此时规矩地在自己的赛道上完成比赛很重要……

跟融创时的业余水友赛不同,融创雪道太窄,偶尔两名滑手前后距离吃得紧,会有后面的滑手被前面的人的板尾呲出来的雪影响的情况,这都正常。

但正规比赛赛道宽接近四十米,这还要滑着滑着影响别人,不判犯规都对不起体育竞技精神。

姜冉把选手们的签到表拖来面前,翻了翻,发现北皎就排在第二组。

这一轮和他一起滑的也是个挺厉害的老刻滑滑手,身上带着ogasaka的雪板赞助,出身于一个国内的老牌俱乐部,算是那个俱乐部的高层。

姜冉指尖敲了敲报名表,心中还算满意——

就跟跑马拉松前面有个领跑的总是比自己跑来的好些,同理比如短跑、速滑等这种短线爆发型竞技,如果光看比赛时长而非单场比赛淘汰制,与高手分到一个组,有个人在旁边带带速度,发挥通常能比和菜狗甚至是自己闷头滑拿到更好的成绩。

第一组很快结束了比赛,两人滑得都不是很快,稍微快一点的那人用时9238s,差不多一分半钟。

姜冉手握圆珠笔,轻点了点面前的选手名单在两个选手名字后面登记上时间。

余光就看见北皎抱着他的红树出现在右边赛道,伸了个头看了眼,然后把雪板扔到了自己的脚下。

因为是比较正规的比赛,请来的也是正规赛事的裁判,所以解说也偏向能直接在电视台直播的风格——

废话少,大惊小怪的惊呼也小,更不会堂而皇之聊选手八卦。

中规中矩地介绍了参赛选手的姓名,来自于什么地方,用的什么雪板参赛,两名主持人用平缓的语气简单对比了下两名选手——

【这一组选手实力应该是中等偏上的,左左边红色赛道的速星,来自日本ogasaka品牌赞助滑手;右边的是最近人气比较高、刻滑圈内几乎人人觉得是天才的新星北皎。】

【对,这名选手风格我很喜欢,听说他对于滑雪这项极限运动的态度很严谨,在追捧中能脚踏实地,稳扎稳打……那么他的上限只会比现在更高。】

【速星也是老牌滑手了,这么多年始终坚持在推广冰雪运动的一线。……好的,现在我们可以看见两位选手已经各就各位。】

【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今日是不是能在通化市获得突破个人的最好成绩。】

两主持人的声音甚至没有什么起伏——

像极了国际赛事中解说别的国家运动员动作完成度时应有的公正与平和。

但还是有人被搞到了心态。

姜冉原本想平常心对待,然而在主持人介绍完了北皎之后,她发现自己没来由地也跟着紧张起来,心跳都快了好几拍……

就跟上了年纪的老掌门,七老八十站都站不稳,倚着门,倔强一路护送背着剑的小徒弟头一回独自出师门下山闯荡江湖,她只能将他送到山门门口,而光下山路上就有一路的豺狼虎豹!

她逐渐焦虑。

看着北皎调整雪镜,她心想现在才调雪镜早干嘛去了!

看着北皎拉扯雪服,她心想什么时候了还在折腾你的雪服!

护脸呢!护脸也不带!

固定器怎么穿上了就压那一下就站起来了,确定压紧了吗?多压几下,滑着滑着松了怎么办!

她的焦虑气氛影响到了怂怂,怂怂伸脑袋:“你现在看上去想冲上山给他穿鞋。”

“他太不当回事了!”姜冉暴躁地说,“要不想参加就别来,来了丢人现眼做什么!”

“……他还没开始比就丢人现眼了?”怂怂说,“你以后当妈了你家小孩不得被你逼得跳楼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