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87章 第87章

第87章 第87章

姜冉休息了整整一周没再进融创大冰箱。

鼓起勇气再踏入的时候,她连去哈尔滨的机票都已经买好了,家里的行李箱处于敞开收拾了一半的状态。

“你这是逃兵。”邱年无情地指出。

“逃避可耻但有用。”将一件衣服扔进行李箱,女人面无表情地说。

而今日,姜冉主要是来冰箱与周围普通亲友们道别,毕竟这里朋友多,而她准备狠心抛下他们去哈尔滨修身养性——

原因无她,生日那天的未解之谜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她烦得要死。

只要想到那天晚上沉甸甸压着她的结实胸膛,甚至是有些毛躁粗鲁弄疼她头发的手,她就浑身燥热到走路都变漂浮。

……仿佛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北皎被赶走后,这病如同报应一般来到了她的身上?

她连在最可怕的噩梦中,都没狗胆承认,她万分怀念那个像是饿了八辈子、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的吻。

羞耻得简直想死。

有气无力地拉开了通往雪场的大门开关拉绳,今日的广州融创现名广州热雪奇迹依然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此时挂在姜冉胳膊上的,是gray家desperado这块刻滑锤头板,也是雪道上一般刻滑选手们使用最多的一块滑雪板——根据雪板的长度不同,板底小树背景后分为蓝、粉、橘、黄、绿等不同的颜色,通常懂行的都不用问,光根据板底颜色就能知道滑行的人样的是多长的板。

这块滑雪板她之前也没怎么用过,和bc家rx一样,也属于新拿到手的赞助名额雪板。

所以今日她依旧属于乔装打扮,裹得严严实实。

原本是准备跟朋友们粗略道别就撤退,奈何这年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刚下缆车在平地站稳,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唰唰”雪板摩擦雪地的声音。

不远处一只绿色小恐龙像是小炮弹似的,单脚踩着板冲她这边横冲直撞过来,没等她躲开,软乎乎的爪子已经不容拒绝定位牵住她的手,附赠一双星星眼:“姐姐!”

姜冉:“……”

在姜冉满脑袋问号,来不及问阿团“我裹得我亲爹来了都不一定认识我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小胖墩那中气十足的嘹亮声音,几乎已经把雪道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姜冉心下一惊:“啊,我不是……”

“谁啊!”

“哎哟我的团爷,头一回听你这么甜的喊你师父以外的人,谁啊这是……噢,这他妈不是冉姐吗!”

“是姜冉?妈耶,居然是姜冉!阿团就是阿团,这广融一共才几个大佬,大腿算是让你抱明白了。”

“冉冉啊,怎么是你啊,闷声不坑的!你他妈什么时候用上绿树了,赞助贴纸也不贴,我差点没认出来!”

“姜冉,你多久没来了,躲家里干嘛呢我还以为你腿断了?”

……你姐姐。

姜冉默默地把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三个字吞咽回去。

而围绕着她的小恐龙拽着她的手套(差不多正好就够得着这),上蹿下跳:“姐姐!你上哪去了,为什么我等了你那么多天你都没有来!”

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约好了天天见的啊!

姜冉哭笑不得,这下好了,她这个负心汉当的好像连小学生都没放过。

她低下头,对视上正仰着头望着她的阿团,良久,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压着嗓子温柔道:“因为姐姐有别的事要忙啊!让我们阿团久等了吗?”

阿团疯狂点头附和:“久等了,久等了!你不在的一周,我都能从高级道最山顶两个刃之内蹦出360°了!他们都说我贼拉……噢,就是特别厉害!我还等着你验收功课呢!”

“是么,那一会儿我一定要看看呀!”

“对呀!我都开始看着你的教学视频学nollie540°了,就是我学的有点慢,老摔!但我师父不怕摔,所以基本算是蹦出来了!”

“你师父?”

提到亲师父,阿团挺了挺胸膛——

虽然不知道他师父天天狗狗祟祟地跟在姐姐身后在搞什么名堂,仿佛见不得光,但是相比起那天那个不认识的哥们,他当然得帮师父啊!

帮他艹一下光辉形象!

“没错!”阿团说,“姐姐多厉害啊,厉害到我师父也是跟着你的视频学nollie!”

姜冉刚想说那你师父也不怎么滴么,还得跟着我的视频学。

转念一想,阿团在学的不过是刻滑入门,也用不着苛求别人的师父有多厉害。

她抬手摸摸阿团的恐龙脑袋,正想说话。

此时,从旁边路过一个长卷发女生突然拐了个弯,一把揽过正拽着姜冉袖子的小胖墩,他“哎呀”一声猝不及防往后栽,仰头对视上一双可爱的大眼睛。

“阿团,你怎么又到处埋汰你师父的形象啊!”

阿团一看凉鹤那张脸,“咦”了声,挣脱了她的怀抱,自己站稳了,叉腰:“我怎么埋汰他形象了,这不是到处吹嘘他已经能蹦540°了吗!这融创有几个能蹦出来的,你连360°都不会呢!”

后来的人可能都不知道,凉鹤这群早就认识北皎的人心知肚明,北皎那个神秘的师父是谁。

而且不仅知道她,还知道他俩已经掰了。

所以此时凉鹤想法很简单,如果被姜冉知道北皎至今还在看她的视频学习,那北皎的面子往哪搁?

她也不知道其实姜冉压根不知道阿团的师父是哪位,顿时有些着急:“那不是他勤勤恳恳自己蹦出来的么,被你说的他到处扒视频的可怜样。”

“扒视频有什么好可怜的,又没人收他钱。”阿团露出鄙夷的神情,“收他钱他才可怜呢!”

师父最爱钱了啊!

此时,见跟他讲不通,凉鹤便不搭理他了,抬头对着姜冉礼貌地点点头,脸上还是挂着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可爱微笑:“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你不要搭理他。”

姜冉:“噢。”

阿团:“喂!我怎么乱说话了!”

凉鹤微微睁圆了眼望着姜冉:“你的教学视频我也看了,做的特别好!所以阿团有些崇拜你,天天看,难免臆想别人也在天天看。”

面对她无比亲和的夸奖,姜冉毫无反应,甚至心里有过莫名的不舒服。

就觉得这人怎么回事,好像跟所有人都很熟——

那条狗就算了,现在又一脸亲昵地同阿团讲话,话语间还维护另一个姜冉都不认识的人……

阿团的师父。

她都不知道那人是谁,管他跟谁学的,用得着跟她强调洗白这个么?

您可真够忙的。

表面不显任何情绪,抬起手将耳边的一缕头发放到防风兜帽里,姜冉淡淡道:“没事,我视频发出来本来就是让大家学习和观看的,雪道上能蹦出540°的越多越好,谁看、谁学又有什么关系?”

凉鹤唇角的笑顿了顿。

阿团闻言,来了精神,立刻挣脱开凉鹤扑向姜冉,抱着她的腰,回头冲着凉鹤做了个鬼脸:“没错!姐姐是已经准备出720°的人了!你这个360°都没蹦明白的就不要随便揣测大神的世界啦!”

凉鹤要是跟阿团较真,怕不是早被他气死了——

雪道上那么多人呢,他嗓门那么大嚷嚷她学不会nollie360°,嚷嚷了一遍又一遍的,不是让人下不来台么!

她的脸瞬间涨红,一抬头姜冉正微笑着望着她。

深褐色的瞳眸里没有嘲笑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就是单纯地望着她笑。

凉鹤犹豫了下,彻底收起了笑容,露出个胆怯的表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很厉害的——”

“哦。”

姜冉把脚上的雪板立起来,磕了磕上面粘着的雪,白雪哗啦啦往下落,露出干净的板面,干干净净的板面上不像别人不管有没有赞助都贴了一堆品牌logo贴纸,上面只简单地贴了一张“gray&bcteam”——

全国唯一定制贴纸。

为什么是唯一呢?

因为国内目前能同时拥有刻滑领域双雪板品牌赞助的滑手,无论男女,只有姜冉。

“你知道就行呀,没关系的。”

她微笑从始至终未改变,语气淡然地对长相可爱的小姑娘说。

……

阿团亲自赶走了凉鹤。

然后一脸妩媚地依偎在姜冉怀中,眨巴着闪闪发光的双眼:“我不喜欢她,她话总是好多。”

姜冉面无表情地心想,这个样子好眼熟,到底是他妈像谁来着?

没问阿团怎么认识凉鹤的,毕竟广融这边玩儿刻滑的,来来去去就这些人和组织,这个人就暂且被她抛到了脑后。

姜冉拎着阿团滑了几趟,正如他所说,他的nollie360°算是正经蹦出来了,之前跟宋迭一块儿学那次,十个里面他大概能弹板蹦起来三四个,现在十个里就能蹦出来十个。

也是时候该进阶了。

姜冉给他指点了下540°的视线引导,360°是不用视线的,但540°虽然理论上只是多了180°,但真的蹦起来却有很大的不同。

“为什么一个360°到540°忽然多了那么——多——东西呀!”雪道边,身穿恐龙服的小胖墩张开了手臂,哀嚎,“我觉得这辈子都要学不会啦!”

姜冉笑:“因为咱们是一顺刻滑的高速平花,在高速之下,任何动作的细微变化都会引来非常大的变化……看过爸爸妈妈开车吗?”

“看过呀!”

“有没有发现他们在低速的情况下,想要拐弯方向盘就会打得多,而如果在高速路上,想要拐弯或者变换车道,只需要动一点点的方向盘小到你几乎看不出呢?”

阿团想了想,“哦”了声:“还真是。”

“这就是为什么刻平难,进阶更难的原因,要安全且脚踏实地的进步才行。”姜冉说,“你得静下心来,好好地学习,才会得到回报。”

这也是姜冉为什么想去哈尔滨静心闭关练720°的原因,大半个夏天已经过去了,今年雪季之前她要是再出不了正经的720°,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她得静心。

这话说给阿团听,也说给自己听。

阿团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又点点头:“那我师父很厉害,从360°到540°他也就连滚带爬了一个月这样。”

“你师父挺坚强,练活儿摔了多疼啊,能□□一个月的可不多见。”姜冉没当一回事,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有机会介绍给姐姐认识吧,姐姐喜欢努力的孩子,可以亲自教他。”

她说完这话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完全没注意到向来对她提出的教学计划非常热情的阿团,这次完全没搭腔。

陪着阿团练的时候姜冉自己也跟着一顿练,临走之前在广州雪道上滚了个痛快,仿佛要摔遍每一个角落。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又一趟滑下来,小胖墩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揉着屁股大喊“不行了,我屁股都肿啦”,她一看手机时间,这才发现居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小孩体力是真好啊,连滚带爬两个小时才喊累。

她弯腰牵起他的小胖手,说请他喝热巧克力。

听到甜食热饮,小胖墩一蹦三尺高,看他这么开心,姜冉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