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57章 第57章

第57章 第57章

姜冉:“我没教过你呲雪墙,谁教你的?”

宋迭:“对,挨骂的都是我教你的,要不你管我叫师父得了呗?”

北皎:“跟你有关系?好好推你的坡。”

以上僵硬的对话发生在晚餐的餐桌上。

村落里能吃饭的地方就那么几家,雪场关门后就是酒场开始营业,此时小小的餐馆里其乐融融地挤满了好几桌同来滑雪的,菜一上,酒一开,快乐雪季正式拉开帷幕。

当然快乐的是隔壁桌,相比较他们按箱为单位开的大乌苏,姜冉他们桌子上因为没几个能喝的就含蓄放了几瓶,最绝的是,桌子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想和除了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人碰杯。

姜冉觉得自己坐去隔壁桌吃饭,气氛都能比他们四个强行凑一块儿热络些。

不过她是无所谓,本来就不是喜欢热闹的人,隔壁桌都快闹翻天了,不妨碍她很淡定地一颗一颗稳稳地夹着花生往嘴里放……

吃高兴了,就勉强跟宋迭碰个杯,强行忽略那天他在篮球场的一番惊人言论,在姜冉眼中,这一桌子勉强也就他算个人。

“想把女人喝倒喝服是七十年代的套路?宋迭,你最近走复古路线?”

“喝不了就别硬撑,半夜吐我身上。”

他全程就喝了两口,酒量多差啊,对宋迭话都多起来了,虽然酒精一点都没影响他狗叫的发挥。

宋迭单手支着下巴:“我现在开始奇怪了,为什么我们会凑一起出来滑雪、没想明白,百思不得其解。”

北皎嘲讽地掀了掀唇角:“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没朋友?”

姜冉嗤笑一声,为北皎疯起来连自己都骂在心中鼓掌。

宋妍一脸尴尬,疯狂用眼神瞟姜冉,没有忘记在上次一起喝酒后,隔天就被她删了微信好友这件事……

桌子上好不容易能聊两句(吵架也算)的气氛再次悬停,这时候餐厅的破烂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今天的最后一桌客人到了。

北皎坐在对着大门的位置,原本连眼皮子都没掀一下一心想和宋迭作对,这时候余光瞥见姜冉抓着酒瓶倒酒的手一顿——

酒不倒了,玻璃瓶直接放到唇边,她直接对瓶吹。

大多数情况下他对她是没什么意见的,甚至觉得绝赞配置,只是偶尔可能需要斯文一点,而不是在酒桌上表现得像太阳神阿波罗□□那匹旷古第一烈马:谁敢来就撅蹄子撅死谁。

迫不得已抬眼扫了眼是什么人让姜冉撅蹄子,这才发现正好是他今天在雪场遇见那几个人——

女的,黑长直,现在扎起了高马尾。

男的一号,寸板头,胳膊上有纹身(室内暖和,他袖子捞起来了),戴着个耳钉。

男的二号,一头黄毛,年轻,白,老烟同款。

北皎对这些阿猫阿狗的真没那么上心。

而这边相比起他认真思考,那边宋迭仿佛并没有察觉到姜冉瞬间的失神,趁北皎没注意,他凑到她身边说:“姐姐,你就容他这么撒谎?我根本不会呲雪墙,他就是自己闲着没事翻你的短视频平台,下载下来一步步拉着帧数偷学的。”

“勤学苦练到你这怎么有股偷鸡摸狗的味道?”北皎听见了,不再去想阿猫阿狗的事,转过头十分困惑地望着宋迭。

“不学好想拉同门师兄弟下水,不是偷鸡摸狗是什么?”

“什么同门师兄弟,”北皎扫了他一眼,“碰瓷?”

没等后者回答。

他指了指自己,“我,官方认证,正儿八经的徒弟。”

他又指了指宋迭,“你?”

他学着上午姜冉在雪道上跟他做的手指,手刀也在脖子上划了下……他学坏真的学的很快。

北皎嗓音不小,在他得意地说到“徒弟”的时候,他余光注意到那三个最后进来的人一下子看了过来,没看他,而是在看姜冉。

其中那个扎高马尾的女的,眼神直的毫不避讳,黑漆漆的好像萃着毒。

北皎放下手中的酒杯,耳朵立了起来。

在他突然戒备的情况下,侧面背对着那群人,姜冉却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抬起手轻轻拍了拍身边滑一天雪都不累、上蹿下跳的少年:“行了,非得嚷嚷得让全世界知道一只土狗坐在这?”

“是的。”北皎翘起二郎腿,冷笑,“狗大爷在这呢?”

经过一天各式各样“狗天才”“土狗狗”“哇那只土狗”“狗狗”的格式衍生昵称,他已经彻底躺平接受了这个艺名——

哪怕“狗狗”可能已经是其中最温柔的叫法。

姜冉看他一脸骄傲丝毫不抗拒,轻笑了声,随手拿起手边一杯酒递到他唇边。

历史的车轮滚滚压在他的脸上,上一次她递酒给他还是三个月前,那时候他整个人就像一根老冰棍——又冷又硬。

现在呢?

他低下头,就着她的手乖乖喝掉半杯酒。

未来得及吞咽的琥珀色液体从他淡色的唇角顺着下颌滴落,他把脸冲她那边挪了挪,姜冉放下酒杯,一只手勾着他的下巴,替他擦掉了下巴上的那滴酒液。

就在宋迭语气冰冷地问北皎是不是手断了的同时,在他们身后那桌发出一点动静,是那个黄毛椅子往后挪了挪,发出刺耳的声响。

北皎一下从上一秒黏黏糊糊的气氛中清醒,眉一蹙,扳直身子想要回头——

然而没等他动作,柔软的指尖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强行转回来,指尖掐着他的下巴,脸上那点肉都被她捏了起来。

乌苏啤酒就在唇边,她淡淡道:“别多管闲事,喝你的。”

……

“怎么,认识啊?我看着挺眼熟。”

北皎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整个上半身已经凑到了姜冉的跟前,塌着腰,从下往上盯着她的脸,面无表情地说,“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他唇瓣上还沾着酒,有一泽水光。

只是平日里那漆黑有神的深色眸子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他酒量实在是差,只是没那么上脸,脸面上还是一片白皙。

姜冉没来得及回答,后面那人却动起来了。

北皎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刚进来那桌人里扎着高马尾那女人端着两杯白的走过来了,她站着,姜冉坐着,这让她显得有些居高临下——

姜冉没什么反应,北皎倒是有些不愉快地缓缓蹙眉。

少年没吱声,一只胳膊搭在桌子上,森森地盯着这不速之客,后者涂了深色的口红,像老巫婆。

“新收了徒弟啊,闹得人尽皆知的……你说你,这咱不得来恭喜一下么?”高马尾的女人说着,把那杯白酒递到了姜冉跟前,“喝一杯吗?”

她“徒弟”二字咬字很重,意味深长。

现场的空气有些凝固,傻子也知道这女人来者不善……他们那桌剩下的两个男的侧着身子望着这边,黄毛的在笑,有纹身那个面无表情,却没看同伴,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姜冉脸上。

北皎动了动,想要发作。

桌子下面立刻被姜冉踢了一脚,他克制又不爽地抿起唇。

宋迭想站起来,宋妍一把压着他的肩膀。

从头到尾,只有姜冉脸上神情甚至没有改变,她目光从面前那杯白酒顺着女人的手腕一路攀爬最后落在她的脸上——

当北皎以为,以她的臭脾气,至少也该掀了这女的手腕把酒杯扔回她脸上……

她却接过那白酒,平着杯口,碰了碰高马尾女人手里的另一杯,一饮而尽。

这种喝法,让个大男人来都得喝到腿软,她却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翻过杯子,示意她看看,杯中一滴酒不剩。

“谢了。”姜冉把空杯子放回她手里,淡道,“祝我的新徒弟,乖一点。”

北皎心想关我乖一点什么事?

大晚上的,她吓了一跳——

十几秒后,他通过被甩上又弹开、此时此刻在风中无助“嘎吱”黄董的厕所门门缝,看见姜冉疯狂地在外面洗手池洗手。

今日应该不会就这么简单了事。

身后少年穿着黑色的卫衣,面无表情,悄无声息地立在她身后,犹如黑夜里的鬼魅。

“不用呀,那你来干嘛,外边不冷吗?”他继续哄她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