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51章 我徒弟嘛

第51章 我徒弟嘛

北皎比赛当天,出门前,拦在大门口,整个人把门堵的严严实实,试图阻止站在玄关早已穿戴整齐的女人出门。

“你别去了,”他面无表情地说,“我会好好比赛的,前提是你没在旁边坐着。”

她伸手扒拉他,他就像门板似的纹丝不动,拦在门前:“不行!你压根不知道什么叫近乡情怯!你去了影响我发挥,我一想到你在旁边看着我就紧张!你别去!”

就这对成语的正确含义掌握程度,他高考语文真的不可能及格。

姜冉拉不开他,直接上脚,穿着拖鞋的脚踩在他小腹上往后踹:“你打篮球那会我也在,你不是表现得很猛吗?”

“那不一样,谢宇他们那么菜!”北皎不得已用双手握着门框,“但谁知道今天会有什么妖魔鬼怪!”

十分钟后,北皎垂头丧气地爬上三百万豪车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扭头看着淡定启动汽车的女人,他唇角抿成了一条线,想了想用妥协的嗓音强调:“去也行,但是如果我没拿名次,你不许说我。”

姜冉一脚油门开车出库,与此同时目不斜视,用平静的嗓音说:“你最好给我拿到名次,否则我必然说你,跟着我滑了两个月连个业余滑行比赛分站的名次都拿不到,滑的什么东西?”

今年是各地融创作为承办单位,举办的第二届全国业余滑行比赛。

什么是业余滑行比赛,就是非竞技性的,比赛选手首先不是搞专业平行大回转的运动员,其次比赛规定了,只能穿非竞技型普通滑雪鞋(既非竞技型硬鞋),只能用非专业竞技型的世面通贩刻滑板。

这个比赛的举办,为的就是推广刻滑玩法在国内的普及度,毕竟在单板滑雪的三种玩法里,比起作为纯粹技术滑行的刻滑,平花与公园地形道具玩法更受欢迎。

北皎到了融创,签到,领到了参赛马甲,才知道他今天的竞争对手一共有七十八人。

站在融创初级道前平地,他望着山上正忙着插旗门的工作人员,拽着旁边刚好发完马甲闲下来的阿黄抱怨:“我都没过过旗门,怎么和别人比,你说姜冉是不是没事找事,她怎么不让宋迭来——”

“嘘!”阿黄说,“冉姐说了,在你比赛完之前,提都别提她的名字,被别人听见怎么办?万一你没拿名次多丢人!”

他动了动唇,无声地骂了几句脏话。

又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山上插好的旗门间距,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玩好这个——

其实两个月下来,他在雪道上高速滑行时,偶尔会出现需要紧急躲避前方摔倒的新手或者障碍物的情况,他都很好地做到了控制路线,及时绕开他们。

姜冉说,这就是能够控制路线的具体表现,所以过个旗门对他来说,应该不难。

但比赛么,除了绕过旗门,他还应该选择绕过旗门同时选择最短的路线绕——同样是兜路线,兜大圈和兜小圈当然有区别,就像比赛跑步,傻子都知道得抢跑内圈。

“就按照你平时控制路线,在不撞杆、不失速的情况下尽量贴杆,提前计算好下一个杆的距离和规划路线,别急刹。”

熟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北皎以把脖子拧断的力度猛地回过头,就看见上一秒还活在他埋怨里的女人满脸平静地站在他身后——

她今天身上身上没穿雪服,就正常的牛仔裤,外面套了件宽松的羽绒服,这会儿戴着一双毛茸茸的手套和浅色的线帽,头发披散,站在他身后歪着头看他。

在一大堆丑陋的紫色参赛马甲里,她白色的羽绒服和白色的手套让她看上去毛茸茸的,异常显眼。

北皎沉默几秒。

“你怎么来了?”

他问完,看着她相当费劲地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块和阿黄同款却不同色的工作人员胸牌,扯开挂绳挂在脖子上。

她笑眯眯地望着他:“我是裁判。”

……

本次比赛并不是完全的jsba类技术滑行比赛,所以比赛过程中,对滑行姿态并没有严格打分,不漏旗门、不飞出道外、用时最短者获胜,规则简单粗暴。

平行大回转项目赛事一般为二人一组完成,放在一般上百人参加如冬奥会这类大型赛事中,前面的淘汰赛都以计时方式完成——

比如大型赛事中,有二百人参加该项目比赛,淘汰赛就二百人每人参赛滑行一次,以用时最短的前三十二名进入下一轮比赛;

三十二名比赛开始,匹配二人一组对决,此时不看比赛时长,只看当前比赛结果,先到达终点者进入下一轮比赛;

最后以此类推,两两相较,直至选出本次比赛前三名。

本次比赛一共只有七十几个人,相比起一般大型赛事根本不够看,所以一开始直接省略了平日里淘汰赛计时排名规则,就按照以往三十二名开始的规则,直接抽签,两人一组对决。

比赛从抽签就已经开始了,抽到知名滑手的人面如菜色,总算是反应过来这是一场运气与实力并存的比赛。

除了姜冉,对于刻滑圈子还有哪几个名人北皎基本都不认识,所以无所谓自己抽到的对手是哪盘菜——

拿了抽签单,确认了自己被放在第十组出场,他就坐着缆车上山了。

到了山顶,坐在地上重新系雪鞋加热身,他压根不关心自己的对手在哪、看上去猛不猛,只是全程盯着裁判席方向,手揣在兜里,慢悠悠往自己座位走的女人……

她看上去满脸轻松,到了裁判席,有个看着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同样挂着裁判牌的男滑手很绅士风度地替她拉开了中间那把椅子,她侧脸冲着对方笑了笑,与其交谈甚欢,顺势坐下。

“……”

北皎带着一肚子无名邪火,收回了目光。

十分钟后,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因为没有计时环节,一般平行大回转在赛道上会安装的两个计时器也免了,参赛选手们在刚刚安放好的出发台站好,一声令下就可以出发——

第一组选手拟定了整个比赛的画风,身处蓝色赛道的那个参赛者在第二个旗门就没控制好弯型,出弯时人速度太快整个摔飞出去撞到护栏!

周围的人纷纷惊呼一声,主持人也“哎呀”一声聒噪地在话筒里喊:【怎么摔了呢!救援队!】

北皎却默默松了一口气:看来参加比赛的人也不全都这么厉害。

与此同时,坐在姜冉左边,刚才给他拉椅子的男滑手一边核对勾选半决赛选手名单,在看到“一只土狗”这个名字时,叹息了句:“这个可惜了。”

站在魔毯上,耳边是魔毯的运行声,他开始后怕姜冉嫌东嫌西,甚至心想:要不先回去算了?

他面无表情地从后面靠近。

姜冉伸脑袋看了眼,在看见他笔尖下面点着的名字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