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跟赵克烟的谈话毫无启发性,但是很有拓展性。

晚上下班回家,北皎还满脑子都是林霜的事。

回到家里姜冉已经睡着了,电视机屏幕还亮着,沙发前放着一大堆空着的酒瓶。

北皎在酒吧打工十分清楚,这些酒加起来混着进肚子,量足够能放倒一头公牛……

啊,这女人。

疯子。

此时此刻,她一如上午那样裹着毯子蜷缩在沙发角落,纵使酒后满足且安然地睡着,好像还是有一股子可怜的气味——

当然是北皎脑补过多。

只是在今晚看过的那些视频里,好像永远在笑的女人和眼前这个缩在沙发里的小可怜判若两人罢了。

他凑到她跟前,蹲下,盯着她的脸——

熟睡中的女人显得毫无攻击性,细嫩的脸蛋在电视机的荧光下甚至能看清楚细小的绒毛……

大概是烧到了后半夜又反复,她面颊泛红,因为鼻塞的原因唇瓣粉嫩微张,伴随着呼吸,她睫毛不安地轻颤。

大约是做梦了。

酒精从来不能帮助人们逃离噩梦。

鬼使神差地,他抬起手,轻轻蹭了蹭她的眼睫毛。

只是轻轻地碰了碰,她却如同得救一般,迷迷糊糊地从噩梦深渊中睁开眼,长长的纤细睫毛轻颤,睡眼朦胧中她带着一丝丝醉意问:“谁呀?”

声音慵懒,拖长了嗓音。

“是我,”他喉咙有些发紧,因此导致嗓音低哑,“又发起热了你,活腻歪了?生理期加发热,还他妈喝酒?”

被骂了也不在乎,她甚至还冲他模糊地笑了,无声地弓起身体,白皙的脚蹭蹭沙发,藏进了毛茸茸的毯子里,“林霜?”

她又叫了只有在梦里会出现的人。

【她都病迷糊了,那想叫谁的名字就让她瞎叫吧?】

……

【林霜酒精过敏滴酒不沾,那时候姜冉喝蒙懵了身边还能站着的除了她也没别人。】

赵克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喉结滚动,知道自己这时候就不该跟她计较,于是他“嗯”了声,算宽容地应了她。

然而想了想,漆黑的瞳眸里有光闪烁,他忽然又改口,这次用上了半诱哄的语气:“不对,不是林霜。你不是还有另一个徒弟吗?”

来。

叫我的名字。

“没有了,就一个的。”

仿佛潜意识里就要这样认真的强调,姜冉翻了个身,发出一声疲倦的长叹——

“不要徒弟了,徒弟不听话,随随便便受伤,就会要人伤心。”

她说完,又叹了口气,缓缓合上原本便是半瞌着的眼。

蹲在沙发前,盯着她侧睡过去的背影看了很久,直到听见她发出再次熟睡的匀长呼吸。

“……”

少年低下头,对着空气自顾自地无奈地笑了笑。

“真牛逼,连当个徒弟都捞不着。”

打横抱起她回到她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回床上。

姜冉是睡了。

北皎却整夜噩梦缠身。

闭上眼就是想到姜冉抱着林霜的胳膊,捧着她的脸痴痴笑着说“亲亲”,梦中他就站在一旁看着,嗤之以鼻:亲什么亲?

然后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的,酒店的背景变成了姜冉家里,林霜的脸就变成了他自己的……

她柔软的双臂缠绕上来,鼻尖轻蹭他的劲动脉,呼吸时温热的气息伴随着着他的脉搏跳动。

柔软的指尖轻轻摩挲他的头发,她歪了歪头,笑着对他说,亲一下吗?

然后下一秒,在唇要落在他鼻尖上之前,她停了下来,笑脸消失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可是你不是我徒弟,你是谁?

——一个激灵,北皎吓醒了。

梦境的内容过于惊悚,被他直接规划到了噩梦的行列。

屋内空无一人,没有满地横七竖八的人和散落一地的酒瓶,只有失魂落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少年。

额头上的汗几乎都能够凝成汗珠,他爬起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看墙上的挂钟,距离他以为自己睡着不过才过去半个小时。

他再无睡意。

他甚至都不敢主动想起她的脸。

心里究极空落落的,像是被人活生生挖走了一块。

……

第二天早上。

姜冉迷迷糊糊地睡着感觉有个人狗狗祟祟地掀开了她的被子——很克制地只掀开了一只小角角,把她的脸从被子下面解放出来,然后几秒的停顿,温热干燥的手贴上了她的额头。

“退烧了。”

她睁开眼,平静地告诉他。

“……”

床边蹲着的人一下子呼吸都没了,吓得直接往后坐地,然后屁股着地的姿势四肢并用往后退了两三米!

这就很莫名其妙,大清早做贼似的偷偷进别人房间的人是他,现在他却一副被她吓破胆的模样。

此时此刻,少年整个人定格在几米远的地方,沉默了半晌,他眼皮子抖了抖,飞快地转头,把可能会与她对视的视线挪开到安全方位,盯着房间某个角落,木着脸说:“九点了,起来吃早餐。”

姜冉的目光在他泛红的耳根打了几个转。

低头看了看,她衣衫完整,没有丝毫的不得体——就连睡衣的肩带都很难得地挂在它们原本该在的位置上。

莫名其妙这人怎么回事,干什么一副受到了巨大精神冲击的样子。

“你怎么了?”

“没事。”

“你为什么不看我?”

“你到底吃不吃早餐?”

在他逐渐不耐烦的语气中,她也没有想太多,因为此时她确实饿了。

前面几年都没见过中午十二点前太阳长什么样的人,现在却因为到点该吃早餐却晚起了半个小时感觉到饥饿,姜冉觉得被潜移默化驯化的人搞不好其实是她。

早餐已经买好了放在桌子上,油条,豆浆,黑米粥,咸菜还有几颗咸鸭蛋,桌子正中间摆着白米粥,粥大概是自己熬的。

姜冉坐下来,发现自己大概是手断了也可以活——

因为在她坐下来的那一刻,不用她说话,白米粥和黑米粥各自添了一碗放在她面前;

所有的小菜在某人犹豫了三秒后,也被从桌子中间挪到她抬手就能够着的地方;

油条被仔细地切成了一口大小;

他挨着她坐下来,垂着眼,那长而浓密的睫毛扇啊扇,一边非常有耐心地剥咸鸭蛋,剥完后用筷子把蛋黄掏出来放到白瓷小碟里,推到她眼皮子底下。

他把剩下的一半蛋白随手扔自己的碗里。

姜冉看着他一举一动,突然出声:“我也想吃咸蛋白。”

北皎:“……”

北皎正要把剩下的一半蛋白也抠出来扔自己碗里,闻言一顿,二话不说,手转了个方向,然后半个完整的咸鸭蛋白落入原本放蛋黄的瓷碟里。

………………姜冉当然不吃蛋白,齁咸的玩意儿吃了干什么,她就说说而已。

“你干什么呢?昨晚又喝多了?现在脑子还不清醒?”她瞅着捧着碗埋头喝粥的少年。

“谁喝多了?”北皎头也不抬,“猜我回来收了一地谁造的酒瓶?”

“……”被无情揭穿,姜冉干脆用冷酷的声音道,“我今天还是不舒服,痛经加宿醉晓得吧?不合适去冰箱,你就算是亲自给我穿鞋我也不会陪你去的,我要休息。”

她讲了一大串,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平日里这个任性妄为的东西今日却一反常态没有跳起来骂她,他的脸都快埋进碗里了,“哦”了一声。

然后乖到无与伦比地说,“你睡吧,我和宋迭玩。”

……你和宋迭玩?

这话说的就有点疯了。

人家宋迭要不要和你玩?

姜冉怀疑北皎昨晚在酒吧被人夺舍了,否则这一大早上的他发什么神经啊?

生怕他还留着什么后招要作妖,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她吃完了一顿早餐,坐在沙发上看他飞快地捧着清理好的碗筷穿梭于厨房和餐桌之间,“哗哗”流水声和洗碗的声音相互交替,没一会儿,他从厨房里走出来。

姜冉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听见脚步声回过头,只来得及看见他冲向玄关的背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真的已经背好了装着他滑雪装备的背包,滑雪鞋挂在背包两侧晃啊晃,他一只手撑着墙,在穿鞋。

姜冉:“?”

这就真的要走了?

昨天还一副离开她活不了的样子呢?

搞什么?

姜冉站了起来,踩着拖鞋慢吞吞地走到少年身后。

她故意放重了脚步声,并确定他听见了她走过来,因为站在玄关背对着她的人,背影明显地僵了下。

“北皎。”

她叫他的名字,就看见原本一只手撑着墙保持平衡穿鞋的人,放在墙上那只手无声地在墙上挠了下,手背的青筋暴起。

“转过来。”

她平静地命令。

少年犹豫了几秒,然后像是放弃了挣扎,原本紧绷的肩膀突然放松,他垂着脑袋,转过身,低着头,盯着她拖鞋的尖尖,不说话。

“你知道从今天早上我睁开眼到现在你都没正眼看过我一眼这件事吗?”她温和地问,语气就好像他真的是无意的,“嗯?”

语落,她看见他的睫毛剧烈颤抖了下,就像是一瞬间产生了极大的心理斗争。

三秒后,他掀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

就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