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以前北皎在雪道上算是不务正业的,摔了就原地坐着等姜冉来拉,要么自己滚两圈躺雪道边装个死狗……

你说他其实不喜欢滑雪吧,又天天很积极地抓着姜冉大早上顶门,抱着自己的雪板像是期盼多年终于来到的正缘情人。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姜冉的江湖地位,也不知道她的课有多难约。

这些天在雪场混久了,除了在厕所、餐厅天天听到她的尊姓大名,融创雪世界的员工也认识她,说到姜冉,还说今年她在广州待得多,往年她这会儿可能已经回哈尔滨,毕竟广州暑假总是人山人海——

今年为什么在广州待的多啊,还不是因为暑假刚开始那会,她在街边捡了个便宜阿弟。

这些讨论都被便宜阿弟听去了,并且记在了心里。

最后一趟滑完,宋迭刚走,姜冉就发现北皎整个人的气氛都变了。

球场上那个面对一米九的谢宇也照样面不改色、闷头要淦别人的篮球小王子又回来了,他无所畏惧。

三趟下来,他就能在高级道走着刃换刃了。

摔了手一撑三秒就站起来,动作利索得姜冉都来不及上前问问他摔疼没;

连续换刃节奏断了就自己趴护栏上沉思十几秒,哪儿起晚了哪儿下早了,脚踝是不是没发力,核心丢没丢,然后接下来,相同的错误肯定再也不犯……

第四趟的时候,北皎不仅能在高级道连续换刃走刃,就连换刃的时机都把握得很准备——

姜冉教过那种,前后刃都能摸着雪了,前刃换后刃的时候偶尔还会在快出弯才想起来摆后刃姿势的,北皎没有。

他就在前刃走一半、后刃入弯前就能转过来。

那天在山上摆一个姿势惊艳众人的天才回来了,这给姜冉有一种,前几天他都在跟她演戏,逗她玩儿的错觉。

第五趟,上山的缆车上,姜冉给他说了前刃的反弓和压胯,反弓其实就是折叠姿势的情况下,把自己的胯往雪面贴,形成高施压最终得到高立刃的结果——

然后第五趟下来,在稍微陡一点的地方,他手套尖尖都能刮着雪面了。

不是之前那种弯腰主动去摸雪的丑姿势,而是正儿八经地就是把jsba体系下的折叠前刃做出来了。

“这雪道拢共就几百米,”坐在缆车上,她十分困惑,“打从宋迭走之后,你每趟都能出点新活。”

北皎心想她这是要夸他吗?进步快是该夸啊……

但是怎么听着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正琢磨,就听见她说:“那你前边儿几天,天天弯腰撅屁股瞎滑,摔了赖在地上等着人来拉,都是在干什么?气我玩?”

“当然了,”坐在缆车上,踩着阿黄的蓝树,少年晃了晃腿,“如果不是你刚刚都那样说了,我可能还是原本那个样子……但是你都那样了,我没办法,只能这样支棱起来。”

他一顿“这样”“那样”的,姜冉被他讲得迷糊得很,很想问他高考语文考了多少分,作文到底有没有及格。

缆车快到山顶了,北皎想掀开护栏。

一抬手没掀起来,他转头一看,是旁边的女人压着护栏,此时此刻正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不允许他糊弄的气氛:“你到底在讲什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次被严刑拷打的人换成北皎。

原本他还有点漫不经心,但很快地,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怕被姜冉这样一本正经地盯着的——她那双眼,平日里迷迷糊糊并不犀利,也没有什么锐气,然而直直看过来时,就是有本事让人心脏受不住。

有种“阳光猛烈”的同等效果。

他心跳节奏都乱了几拍。

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心虚。

北皎当下便被逼迫的有点着急,被关护栏里有些不知所措地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发现退无可退,只能狠下心扒拉开她的手抬起护栏,扶着缆车站起来——

“你问什么多干什么?”

“已经是出于人道主义把直接骂你这个步骤压后了。”

“……哎,你好烦。”

“你要没有个合理的解释,除了很烦的我,一会儿你还能看见一个暴躁的我。”

被她威胁,耳尖微微泛红,他停顿了下。

“就是,”他目光闪烁直接回避了她的目光,用完全没有必要的含糊低声,做贼似的说,“你不是都求我当你徒弟了?”

说完,他手里撑着的安全杆烫手似的一下子往头顶一甩,呲溜一下,蹿出去了。

留下姜冉坐缆车上晃阿晃,满脑袋的问号。

姜冉:“……”

此时此刻,她确实是满心的疑惑,心想:什么?我求着你当我徒弟了?什么时候的事?excuseme?

“跑什么?你给我回来!”

小崽子自从滑会了,就跟个泥鳅似的。

姜冉有时候走个神都不一定能撵上他。

这会儿他先站在山顶出发地的椅子旁边咔咔穿好固定器,一抬头看着姜冉单脚撑着板慢吞吞往这边挪,一边挪一边凶,他“嗖”地收回目光——

活生生像是刚才他不是跟她讨论师徒关系,而是抓紧时间跟她求了个婚。

“别脸红了,”姜冉靠近他,冷冰冰说,“无论你在想什么,我不愿意。”

但是不重要。

只要她语气不够严厉,那她说的一切在北皎的耳朵里就跟她那没有上锁的房门一样,是欲拒还迎,是放屁。

他穿好板,理都没理她,就出发了。

滑雪这东西就是,某一趟突然有一个刃能摸着雪了,哪怕只是狗屎运,接下来再碰到雪的几率就会呈几何概率上升,直到每一个刃都能摸到雪。

这样,刻滑前刃的基础也就有了。

每一个学刻滑的人都是前刃能先摸到雪。

又一趟下来,北皎的手套上已经划拉得全是雪了——他一边拍着手掌心的雪,心知肚明自己的进步,而明天宋迭来雪场会发现世界已经和他离开的时候大不相同,只是想着这个,他就觉得自己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劲……

等姜冉再下来,还没站稳,就要拽着她再上缆车!

还缠着她再给他录像。

第七趟下来,一番折腾,北皎越发精神,姜冉反而累得够呛,抬头看着熟悉的雪场缆车,居然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她腰酸背疼,开始还琢磨不至于啊她体力没那么差,直到拿出手机看看日期,掐指一算,哦豁,日子要到了。

于是姜冉一只手撑着闸门,死活不肯再进去了,她觉得自己需要一杯热巧克力。

此时北皎已经刷卡进去了,半天没听见身后的动静,奇怪地回头看她,用目光催促她快点儿,缆车要到了。

“我休息一会儿,”她很含蓄地说,“肚子疼。”

令她震惊的是北皎居然一脸震惊:“你就扔下我不管了?”

姜冉被他震惊得莫名其妙:“……我管你什么?从一个小时以前开始,你每次从山顶到缆车口,除了到闸机口回头看我一眼知道要等我一起上缆车之外,回回都跑得比兔子还快——”

北皎:“你是在生气我刚才没等你吗?”

姜冉想死,她和这人没法沟通:“不,我就是真的累了。”

北皎这时候已经回头了,此时缆车没什么人,蹭回闸机旁边,隔着个闸机门,他趴在机器上面,胳膊长长地伸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狗爪子又爬上了她的滑雪服,就好像对她雪服的口袋拉链有执念似的,这会儿又开始拉扯着玩。

有那么个人跟在身后时候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等到她说要扔他一个人了,他才反应过来身后少一个人,好像不太安心。

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那你还回来吗?”于是他开口时,语气显得有点粘人。

“……”姜冉拍掉他的手,十分冷酷地反问,“你现在已经不是要手拉手推坡的人了,前刃都能摸着雪了……能不能不要那么粘人?你要不看看雪道上现在有几个有你滑的好的?”

下午雪没那么好了,大佬都回家了。

现在在雪道上扑腾的都是半吊子,大部分人只能中、高级道流畅换刃,连能走刃的都不太多。

北皎自动忽略了前半句,真的回头看了眼身后雪道上的人——

观察了一会儿,双眸越发地亮,他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吧。”

总算劝走了这个烦人精,姜冉松了口气,弯腰脱了雪板拎手上,随意扫了扫上面粘着的雪,刚想转身走。

又听见身后动也不动,趴在闸机上目送她离开的人问:“那你一会儿会进来接我吗?”

姜冉头也不回,脚下加快了逃离的步伐。

面无表情地推开雪场大门往外走时,她就琢磨一会儿要不要带个棒棒糖进来——

听说这是接幼儿园放学的儿子应有的仪式感。

……

姜冉走了,身后那板刃切雪犹如哥斯拉经过的大动作没了,录像的没了,陪他说话的人也没了。

北皎一个人坐在缆车上晃腿,莫名感觉有一丝丝的空虚。

具体空虚到什么程度呢!他到了山上都没像之前那样急着穿板往下滑,而是坐在长椅上发呆顺便看别人摔跤……原本以为看别人笨拙地重复自己滑雪启蒙期犯的错误会比较有趣,没想到他只是看了五分钟就开始走神。

他认真的考虑要不要这趟滑下去去餐厅找姜冉,盯着她休息十分钟然后再把她拖进雪场。

他想着拿出手机想问她在哪,还没来得及打字,就看见她的头像率先因为新消息跳到了最前排——

她给他发了一段语音。

【是谁的冉冉鸭:滑之前先想想你的问题,别闷头傻滑?你现在前换后虽然能摸雪了,但是后腿板尾老扫雪……为什么扫雪?就是因为转到后刃出弯那一会儿没走完路线呢你急着换进后刃,后腿蹬它了,你别蹬它,乘着板走!视线也是跟随,别主动往后刃方向看,那是saj滑法的视线才往那看!】

三十几秒的语音,嘈杂的背景音夹杂着餐厅服务员问她需要点儿什么。

鬼使神差,北皎按着她的语音听了两遍,第一遍认真听内容,第二遍纯粹听她的声音。

又转文字看了遍文字。

之后才回复她。

【北皎:这才分开五分钟。】

对面显然很懵逼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是谁的冉冉鸭:五分钟怎么了?】

【是谁的冉冉鸭:别告诉我你的下一句是“我就想你了”这种土狗骚话?】

【是谁的冉冉鸭:姐姐不吃这套!】

北皎的雪板踩在雪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低低嗤笑一声,掀起眼皮子扫了眼雪场大门的方向——

在山上刚好能看见,尽管那空无一人。

【北皎:不。】

【北皎:我意思是才分开五分钟你就要给我发微信。】

【北皎:现在看看是谁比较粘人?】

他发完这句话,带着对自己扳回一城的满意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弯腰“咔咔”穿固定器。

他确实扳回一城。

因为与此同时在雪场外,餐厅里,瞪着屏幕上那两行新跳出来的信息,姜冉重复八百次想要把手机直接泡进面前的热巧克力杯子里洗洗——

洗洗晦气什么的。

……

玩笑归玩笑,姜冉说的话,北皎还是往心里去了的,他自己滑的时候,看不到板尾是不是扫雪,只能尝试着来。

让把前刃路线走完,他就尽量不要着急入后刃。

然而每次等他刻意注意这个问题,他的提前换刃又总是做不出来,甚至经常走前刃走到没速度了,他才反应过来别说什么主动蹬板强行改路线,这个前刃都他妈走得透透的了,他都没反应过来换刃——

这一下午突然就遇见瓶颈了。

少年微微弯下腰看她,见脸色有些泛白,有些不明所以。

北皎试图在“不要主动提前改变雪板运动轨迹”和“但是要提前换后刃”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北皎心想,有个宋迭他都嫌烦了,还三五个人一块儿滑?

姜冉拎着自己的雪板等在正对大门的方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