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还好姜冉会滑雪、能赚钱,还有个有钱的亲爹,否则以她的行事逻辑,这会儿不是被别人打死,就已经蹲在监狱牢底坐穿。

毕竟讲话没素质还理直气壮的人,多少都沾点反社会人格。

北皎揉着被她踹疼的手,有点想发火,因为真的很疼——

本来滑雪的人别的不行腿部力量绝对达标,更何况她那一脚踹的真情实感,他几乎听见自己的骨头“咔嚓”一声。

差点就断了!

但是在他来得及发火前,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去给他洗了樱桃。

一碗红彤彤、圆滚滚、前所未有巨大的樱桃摆在面前,他嘴里被强行塞了一颗——吐也不是吞也不是,最后勉勉强强咬了一口……

很甜,鲜红的果汁新鲜得很,伴随着催嫩的果皮被咬碎在他犬牙牙尖炸开。

他突然就没那么生气了。

姜冉看着少年满脸严肃认认真真吃樱桃,又看了眼垃圾桶里的薯片袋子,叹息:“你居然真的还吃得下,胃是无底洞吗?”

北皎“呸”地往垃圾桶里吐掉樱桃核:“你小时候吃不饱饭的话,长大了也会很能吃。”

姜冉眼神变了:“你小时候吃不饱饭?”

北皎“哦”了声:“吃得饱啊。”

姜冉:“?”

北皎:“我就随口一说,你怎么会觉得我吃不饱饭?我妈再离谱,我也是她亲生的。”

姜冉:“……”

你问我我问谁?可能是因为刚才吃饭的时候要不是我拦着你能把整包龙口粉丝全扔下去?

姜冉叹了口气,看着抱着一盆樱桃满脸挑衅写着“没错我就是找事”的少年,良久,突然毫无征兆抬起手轻揉了下他的头发。

他反应很快,向旁边偏了偏头躲开了她的手,与此同时轻而易举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拉开到安全距离,“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他声音冷漠又抗拒,如果不是还牢牢抱着那盆她给的樱桃,可能很有“拒人千里”的说服力。

姜冉的手腕还被他捏在手里。

软的跟没骨头似的。

她也不挣扎。

甚至顺着他的力道,她还放柔了嗓音,连哄带骗一般问:“就乖乖跟我学刻滑,行不行?”

“你在跟我商量吗?我想知道我如果说‘不行‘是什么后果?”

姜冉微笑不语地望着他。

他就懂了,抿了抿唇,一脸不爽。

“你连推坡的时候都学一顺推的,满脑子都是折叠和低姿态和摸雪,你回忆一下那些玩儿公园的哪个不是八字站位,上台子也不是开放式站姿——”

北皎从一开始就落入了她的圈套,对此,姜冉丝毫没有任何愧疚之心,“你见过几个人一顺站位、踩着刻滑板去飞台子、呲杆子的?”

“无所谓,”北皎面无表情地说,“反正我滑雪板和固定器都是租的,现在改还来得及。”

姜冉的微笑甚至没有变过:“买。明天就带你去买。”

“我没钱了,”北皎抱着价值至少五百块的樱桃,相当违和在算一毛钱一毛钱的账,“今天买护具花光了我七百块,一条裤子七百……一滴都没有了。”

姜冉动了动唇。

“我也不会再花你的钱买装备,”他飞快打断她,“死心吧!”

“……”

其实雪圈这么大,伴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物种多样性也逐渐丰富起来……别看什么网上天天说“捞女”“雪媛”这些带着性别标签对女性歧视的话,好像搞事的都是女的。

实际上都是放屁。

各大俱乐部会员群或者是滑雪民间组织群里,关于各种男人软饭硬吃的故事天天也有上演——

上次姜冉还看了个,连滑雪的衣服和鞋都要硬穿女朋友的,还在那凹富贵公子人设,叫人叹为观止。

所以像北皎这样,真情实感一脸抗拒、每多花一分钱都生怕自己以后还不清的鬼样子,属实不太多见。

非常有自尊。

姜冉正感慨他骨头硬,就感觉到手腕又被轻轻拉扯了下,斜下方蹲着的少年方向飘出来一句不卑不亢、甚至有点居高临下的声音——

“你的板借给我用倒是可以考虑。”

“……”

有自尊,但不完全有。

“我的板157mm的,大哥。”

姜冉抢回自己的手腕,垂眸扫了眼他手一空后下意识搓搓的手指……注意到她的实现,他停顿了下,迅速把手背到了身后。

姜冉没拆穿他,淡定地挪开了视线。

“我多高,你多高?正常选入门板是身高减20mm,但刻滑板都偏长,哪怕是垂头板,有效边刃长,能稍微放宽直接减20mm,那你也至少得用163mm的板。”

“少6mm而已,”他无所谓地说,“不会死的。”

“多个无用器官而已,天这么热,你怎么不去穿超短裙?”姜冉面无表情,“不会死的。”

北皎一颗樱桃刚递到嘴边,一听,樱桃瞬间不甜了。

挑起眉,立刻重点跑偏跟她争:“我这是不是无用器官,你又跟它不熟,没有发言权。”

你、又、跟、它、不、熟!

姜冉:“……”

他怎么什么破玩意都想争?

当时可能就是靠着这股像牛一样的犟考上名牌大学的。

……

吃过饭之后,因为在买板的事上无法得到统一而且过于发散跑题,最终两人不欢而散,姜冉从沙发缝里抠出了自己的手机,回到房间睡回笼觉。

睡前看到老烟给她发来的前方视频,单崇已经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等候区外,除了看似憔悴的中年夫妇,剩下满满当当挤了一堆年轻人。

个别几个身上还穿着滑雪服,各个脸上如丧考妣。

姜冉再次骂了他们一通晦气,要是沮丧着个脸就别蹲在手术室前面碍眼了,还嫌人家家里人不够烦么?

老烟可怜兮兮地发来语音——

【ck、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很担心。】

【是谁的冉冉鸭:现在医学科技那么发达,有机会进医院做手术就会没事的。】

老烟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ck、烟:qwq】

【ck、烟:冉姐啊!】

【ck、烟:对不起,我之前脑子乱七八糟的不顶事儿,就他妈忘记了……是不是害你想起霜霜姐的事了?】

时隔多年,再次看到人堂而皇之地提到这个名字,姜冉有些恍惚,不可否认,她是想起林霜了——

在单崇出事传入她耳朵的第一秒。

但是没关系,甚至也没人需要对这件事道歉。

对姜冉来说,林霜这个人曾经存在过,并不是什么痛苦的回忆。

……

午觉的梦境杂乱而剧情离奇,醒来之后窗外已经是黄昏。

梦中的剧情记不住了,但姜冉隐约记得那不是什么愉快的剧情,这导致她心情不太好。

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这个时候她并不想一个人呆着。

洗了把脸,微信随便摇了一波人,一个小时后,她素面朝天地坐在「无我」吧台后,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手里把玩着小兔子形状的苹果,用手里那只的尖脑袋去撞面前盘子里另一只的长耳朵,她头也不抬,用百无聊赖的嗓音问吧台后忙着擦杯子的少年:“吃饭了没?”

埋头擦杯子的人理都不理她。

她也无所谓,自顾自地笑了笑,又问他:“要不要给你点个外卖?”

还是热脸贴冷屁股。

等姜冉以为他今天晚上就打定主意不肯跟她讲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吧台那边飘过来小小声的一句:“不用,中午吃的太饱,我歇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