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等戴好了头盔走进雪场,北皎依然不肯用正眼看姜冉,哪怕她用一种相当息事宁人的语气说:“我是觉得你昨天第一次上雪,用小王八过渡一下问题也不大……谁知道你摔得那么狠呢?问你你又说你能扛住。”

她在他耳朵边碎碎念,进了雪场,洗脑的音乐响起,走在前面的少年才稍微脚下一顿,后退半步凑到了她的耳边:“嘘。”

姜冉莫名其妙:“怎么了?”

北皎直视前方,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下:“我不和叛徒说话。”

“……”姜冉默了下,“小气死了你。”

“出卖我还骂我,”北皎叹息了一声,“果然得到手的就不容易珍惜,不该那么随便跟你回家。”

“买买买!”姜冉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回家就给你买内穿护具,行了吧!”

说话期间,他们已经走到了雪场缆车闸门门口——

昨天他们在初级道练习前刃和后刃推坡以及落叶飘,已经滚遍了初级道所有的角落。

所以姜冉来的路上就跟北皎说好了,今天先上高级道练几遍落叶飘,带点速度的热身,然后再回低级道学换刃,速度慢下来,就有降维打击的感觉,说不定就不会觉得换刃时视线没来得及顾全的那一瞬间很可怕了。

这会儿北皎刷了卡进了闸机,看着对姜冉要给他买护具这事儿并不心动,只是在缆车跟前,他抱着板,打从进雪场开始头一回回头看了她一眼。

……看什么呢?

融创雪场的缆车吊椅一张椅子只能坐俩人。

而这会儿他们有三个人。

姜冉把雪板扔地上,问他:“看什么?穿板会上下缆车吗?”

北皎当然不会。

“穿板上下缆车是单板滑雪基础技能,国内雪场管的地方松就还好,遇见管的严格或者是国外雪场,一般很少允许滑雪者抱着雪板上这种吊椅缆车。”

“这听上去确实很基础。”

“因为它就是基础。”

“那你昨天怎么不教?”

“因为我乐意,不许对我的教学进度把控指手画脚。”姜冉语气相当淡定,一边说着一边示范,“把你的主动脚也就是右脚穿上板,后脚留着,在空地上做支撑,往前稍微蹭一蹭——”

她后脚在雪地上一蹬,单脚踩着板往前滑了二米不到的距离。

“缆车快要到的时候会经过一片平地,到那时候你就抬安全杆,站起来——把你的完全自由的后脚踩在板上,靠着固定器内侧站稳,板完全竖直平行于前进方向,自己扶着缆车吊椅慢慢站起来,然后让缆车推着你走。”

她一边说着,一边让北皎单脚穿上板,拖着板试试单脚滑行。

他试了试,就觉得压根不用学,他好像随便一蹬就能往前呲溜,天生就会。

遂抬起头,望着姜冉:“上缆车吗?”

“单脚控板滑行”这确实第一课的确认主动脚之后的教学内容,但是姜冉没完全严格按照那个顺序——留到现在要上缆车才教,因为昨天北皎已经相当熟悉滑雪板在脚上的感觉,所以其实今天他学的很快……

或者说压根没学。

上来基本照葫芦画瓢就能滑会。

等于免去了在这种基础上浪费时间。

话语间,他已经能自己拖着板,刷卡过闸机,站在缆车准备乘坐的那条线旁边,再次回头看姜冉。

姜冉无声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里盘算着北皎第一次上下缆车确实需要人看着,所以拍拍宋迭的肩便踩着板来到他身边,跟他上了一趟缆车。

宋迭独自一人跟在他们后面那趟。

两人肩并肩坐着,姜冉能感觉到身边的人散发着一种满意的气氛。

”你别老针对人家宋迭,”姜冉劝他,“你看人家就没有天天跟你急眼,让一个人坐缆车也乖乖坐了,哪像你。”

北皎正弯腰,扒在栏杆上认真盯着下面雪道上玩儿刻滑的人——

广州融创就是大清早顶门进来霍霍面条雪的,一般都是玩儿刻滑的……因为他们玩的就是专研进阶滑行,雪好不好对他们的标准动作、分神抠细节都影响很大,好雪和烂雪完全就是两种体验。

他正看得认真,听见身边的人教训他,眼皮子都没抬下:“你这么跟我说的时候,他已经赢了。”

姜冉:“什么?”

北皎:“《道德经》看过没?”

姜冉:“啊?”

北皎晃了晃腿,语气很淡定:“不争就是最大的争。”

姜冉陷入沉默,半晌有点茫然地问,“抢我还用得上《道德经》?”

“我是觉得用不上,不如你问问宋迭,”少年阴阳怪气地说,“说不定他已经开始连夜在背《孙子兵法》。”

……

可能是因为宋迭在后面,这个缆车北皎下的很认真,格外遵循姜冉教的一切步骤——

抬杆,屁股侧着往外挪,板落地,右脚在前,左脚靠着固定器踩在板上,扶着缆车站起来,让缆车推着走。

到了缆车站下坡位置,顺势往下滑就行。

他没摔。

比较遗憾的是宋迭也没摔。

……

到了山顶,姜老师开课了。

“知道什么是刻滑吗?”她问。

“好的,你们不知道。”她自问自答。

北皎、宋迭:“……”

“刻滑,一开始说的就是贴地滑行,有欧美的ec,也就是纯贴地滑行,我们俗称叫腋毛大回转。”

她抬了抬胳膊,“这个腋毛。”

北皎、宋迭:“……”

北皎:“如果可以我真的想选个优雅一点的老师。”

宋迭:“95的情况下她还是优雅的。”

姜冉根本懒得理他们:“ec的滑法就是他整个手臂,整个身体侧,几乎全都贴到了地面,这种玩法,就是所谓欧刻……后来有日本人把这种玩法跟他们正常的自由滑行一结合,最后形成了我们俗称的,刻滑。”

“实际上刻滑也叫技术滑行,技术滑行就是大众滑行,就是适合大众的,不是很专业的一种玩法风格——在日本,刻滑大体分为两类,一种叫saj,一种叫jsba。”姜冉抬脚提了提北皎,“刚才你趴在缆车上看别人滑,有没有发现虽然都是摸地刻着,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姿态并不是完全一样的?”

北皎想了想,点头。

“saj是追求这个线路自由的风格,在滑行的过程中,伴随着换刃,重心不断转移,平移路线长,姿态比较飘逸;而jsba,追求高速、稳定,在滑行的过程中,身体重心始终保持在雪板中央,核心发力,依靠大折叠和低重心,获得高速度中的稳定,相比较于saj,jsba的滑行速度就是快。”

姜冉说,“我的滑法就是jsba,所以以后你们也会是jsb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