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北皎确实是这样的,他眼里只有搞钱,万物皆下品,搞钱为正道。

如果他有尾巴,现在已经在摇了,一双眼睛非常执着地盯着姜冉,手机放在她面前,等着她扫码,脸上写着:如果你识相,应该给我这个搭线的至少分个一百块。

姜冉跟站在门口的小姐姐眼神交流了几秒,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高马尾:这人怎么回事?你男朋友?

姜冉:不是,只是纯纯的脑壳有问题。

高马尾:其实我也没那么想学刻滑。

姜冉:好的好的。

高马尾:再见(友好)。

姜冉:再见(友好)。

这个交流的过程大概用了十几秒,在她们的视线断开连接时,非常应景的,北皎手里的手机因为太久没有触碰,屏幕自动灭掉,“咔嚓”一声锁屏了。

他察觉了,伸头看了眼锁掉的手机屏幕,嘟囔了姜冉一声“你发什么呆”,又转身把手机还给高马尾,原本是想让她再解锁一次……

但是高马尾拿了手机后,冲他微笑了下,随后转身推门离开了雪具店。

北皎一开始没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姜冉大包小包地把给他买的东西全部都打包好了塞到他手里,他拎着沉重的袋子摇摇晃晃跟在她身后——

加上宋迭和老烟,一行人都快走到地库姜冉的车了,他才慢吞吞地问了句:“刚才那女的是不是其实想加我微信?”

宋迭相当诧异地望着他,他还以为刚才他是故意的,甚至有点高看他一眼……

老烟早就乐开了花。

姜冉打开车门驾驶座爬上去,用相当淡定的语气对那些幸灾乐祸的少年们说:“他能反应过来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一片和谐且心照不宣的气氛让北皎不太愉快,有一种他们都抱团在排挤他(误)的感觉,微微蹙眉,他说:“别笑了。”

嗓音有点低,就像生气的野兽从嗓子眼发出的低低警告。

宋迭和老烟条件反射收了笑,前者反应过来后轻轻“啧”了声说他脸皮薄,而姜冉根本懒得理他。

伸手降下副驾驶的窗户,看也不看副驾驶外站着面沉如水的少年,更不要说被他吓到或者被他威胁……女人只是抬起手,“啪啪”拍了两下副驾驶空着的座椅。

北皎犹豫了三秒,回头看了眼站在他身后也等着上车的两名不速之客,最后还是伸手拉开了副驾驶的门,自己坐了上去。

扣上安全带,他试图挽尊,对姜冉说:“我只是不知道她加我微信有什么意义,我又不会滑。”

“她以为你会。”

“以后我会了可以教,”北皎点点头,重点完全跑偏,“到什么程度可以单独带学生?”

说到这,从上车开始姜冉终于给了他一瞥,上下打量他一圈:“以前没滑个四五年一般不太好意思出来上课,现在……三亿人上冰雪么,三亿里面怎么着也夹杂着百十来个不要脸的骗子,刚会换刃出来教课的也不少。”

北皎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屑,也不觉得这是在敲打他或者是怎么样,只是把玩手里的手机,懒洋洋地说:“那确实是骗。”

“是骗啊。”

“我不赚这种钱。”

他斩钉截铁。

姜冉满意地点点头。

本以为素质启蒙教育到此结束,没想到后排的人却不想错过这个话题。

“等过两年北哥能自己上课了,生意应该挺好的,”老烟说,“到时候也可以收一千二一个小时,别的不说,光这张脸就值六百块钱。”

现在这个社会,上哪去找时薪一千二的工作啊,对于普通人来说,好像都是天方夜谭。

但老烟说的真情实感,北皎终于有点信了……

说别的他没兴趣。

说钱他可就支棱起来了。

他问姜冉:“所以,你上课真的收别人一千多块一个小时?”

之前她把“我分分钟千把块上下”挂在嘴边,他都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随便吹个牛,没想到现在老烟也轻而易举地说出这个数字。

没等她回答,他又有点儿显得等不及地回头去问后座的宋迭——少年整个人的身子都拧巴得快要抱着座椅靠背了,车窗外暮色降临,唯有一双黑眸亮的如同夜间犬科动物,泛着绿光。

宋迭从未被北皎用这种热情的眼神看过,所以作为报答,他抛去了富贵公子的优雅好脾气形象,冲他翻了个白眼。

姜冉沉默了下,主动接过话题,特别慈爱的说:“我确实就收这么贵。”

“不是吹牛的吗?”

是毫不掩饰的“别逗乐了”的语气。

姜冉完全被挑战了:“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个年过二十依然在吸爸爸血、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

“是。”

“……”

好想揍他。

“我会滑雪,不仅会,而且光刻滑这块,你在全国能找着三个以上比我厉害的,我管你叫爸爸。”姜冉仰了仰下巴,面无表情地说,“跟我上课要提前预约,夏天室内融创我收七百一小时,冬天室外滑雪场通常在吉林,偶尔会去崇礼或者新疆,那时候我收一千二一小时,今年行情好,我可能考虑涨价。”

她叭叭数完,一脸挑衅地望向她的辛德瑞拉阿弟——

然后发现这家伙说到钱可就没有抗拒心了,这会儿前所未有用友善的目光看着她,就像她已经不是香喷喷、软乎乎的(以上属性对北皎来说毫无意义)女人,而是一块行走的金砖。

“所以这一千二纯纯都是技术含量,”姜冉强调,“和脸没关系。”

“加上脸你不是得收二千?”

姜冉握着方向盘,看他这个条件反射的回答,趁着红绿灯停车冲他笑了笑,伸出手拍拍他扒在副驾驶靠背上的手,温和地反问:“所以你觉得我的脸值八百块钱?”

北皎愣了愣。

下一秒猛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黑暗的车内很好地替他掩饰住了脸上的细微情绪变化,于是车内众人只能感觉到他紧绷的呼吸和片刻的沉默。

“倒不是那个意思。”

几秒后,他冷静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你想太多。”

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好好坐回了位置上,目视前方,且面无表情,和上一秒的他表现得非常割离。

“你就是这个意思。”姜冉的手还悬空在他手抽走的地方,“现在不承认才显得心虚。”

北皎不说话了,明显进退两难,于是干脆又变成了哑巴。

和他的闭麦死活不肯说好听的话不同,宋迭在后面叠腿,往后一靠,轻笑了声缓缓道:“我这钱给的是心甘情愿,确实是跟姐姐长相没关系,她滑的还不好吗?”

老烟心想这孩子谁啊,也挺会说话,知道姜冉喜欢听什么。

果不其然见到姜冉从后视镜投来赞扬且舒坦的一瞥。

“拍马屁。”北皎不装哑巴了,冷笑。

“姐姐对我好啊,”宋迭笑眯眯地,在姜冉面前完全不同他吵架,“你见过几个上课的能照顾学员上课状态,注意他需要什么,给他置办装备的?她给我买了护脸,也给你买了,不是吗?”

一句话显得他多通情达理似的。

北皎隐约觉得自己简直是亲手给他递了梯子,刚才在雪场他明明对那个护脸态度就是无所谓的——

这会儿装的感恩戴德。

“一个护脸把你高兴坏了。”

“知足者常乐。”

“我还有鞋和头盔,是不是得高兴的现在就打开窗户跳出去?”

“你跳啊,”宋迭微笑着说,“我是你我就跳。”

北皎想了想,转头盯着姜冉:“我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