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大学暑假总是满打满算放够两个月,这才刚开始,日子还长。

姜冉盘算着不能让人用一次性洗漱用品用两个月啊,拖鞋也得买,浴巾也少不了……而且这破布行李包又是怎么回事呢,回家塞进橱柜里都嫌画风突兀。

一脚油门直接开到了附近的百货公司,进了卖家居用品的店,看着什么都往购物篮里扔……北皎知道是给他买的,并且让别买她也不会鸟他,所以一开始就乖乖跟在她身后。

拿起一把姜冉刚扔进购物篮里的牙刷看了看价格,看一眼不够还看了第二眼,认真数了下小数点,他沉默了。

放下牙刷,他出门左转门外蹲着去了。

眼不见为净。

他很少来这么高档的商场……啊不对,是从来没来过。

蹲在玻璃护栏旁边往下看,金碧辉煌的,映照得他的眼睛也很亮。

他正往下认真数这商场一共有几层,不知道在他身后,姜冉正挎着塞的满满的小篮子正跟姜怀民讲视频电话,电话里,她老爸好像是在泡温泉,一块毛巾顶在头上,摄像头水汽腾腾。

“接到北皎了?”姜怀民问,“反抗的厉害不?”

“我开着公放,你能不能不要用人贩子的语气同我讲话?”

姜冉挑了挑眉,手机挪动,给姜怀民看自己篮子里的居家杂物,又调转摄像头,对准了门外某个角落——

在那里,少年安安静静地坐在商店外面的休息长椅上,也不玩手机,就是盯着下面楼层各式各样的商店一家家的看,还有在认真观察手上拎着购物袋来来往往的人群。

有个年轻的女人拿着手机凑过来跟他搭话,他一抬头,那女人就被他黑漆漆的目光吓得一愣,改为随便问了个时间就迅速退散……

狗崽子全程一脸冷漠,送走了莫名其妙的女人,压根没放心上,转过头,继续看他的商场风景。

姜怀民在视频里叹息:“长得是真好,就是性格别扭了点。”

姜冉挑选完必需品,转过去逛零食区,闻言冷笑一声:“又不是你儿子,操什么空心。”

“我怕你祸害他,如果要负责的话,那他就是我儿子了,”姜怀民很坦诚,“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几个月,很难讲不擦枪走火!”

姜冉扔了一包豌豆进篮子里,顺嘴说了句:“我又没疯,你能不能有点素质?别惦记着祸害完当妈的连当儿子的也想收进户口本,人家干了什么坏事还得被判个满门抄斩——”

姜怀民被女儿劈头盖脸一顿训,也不敢顶嘴,正想说什么,这时候从商店后门探出来个脑袋,少年面无表情地问:“你要把整家店搬回家去?”

大概是看够了风景,不耐烦了。

姜冉匆忙挂了她亲爹的电话,拎着篮子去结账,出来的时候北皎已经站在门边换过第三个站姿。

整个人沉浸在躁动的气愤里。

她从购物袋里挑出一包棉花糖塞给他。

他总算安静了下来,撕开密封往嘴里扔了一块,咀嚼了下,想了想问:“账单留着。”

姜冉总有习惯性扔小票的习惯,出门之前小票账单就扔了,闻言瞥了身边的人一眼,问:“怎么了?”

“给钱给你,”北皎说,“不白吃白喝白用你的。”

姜冉“哦”了声,打开微信,给他看了眼支付记录。

北皎探头一看那个数字,脸色变了:“你都买了什么!”

姜冉把他手里的棉花糖抢过来,塞了两颗进嘴里:“所以闭上你的嘴,没问你要的钱就别想硬给,那么有钱?下学期学费攒好了吗?”

北皎彻底不说话了,上了车,席上安全带一个翻身侧坐着,面朝车门方向,再也不肯理她。

……

当天晚上,躺在柔软的床垫上,北皎还有一种现实魔幻的感觉。

一翻身,手机屏幕亮了,很久没动静的微信头像亮起来因为新消息置顶在了最前面。

【张女士:我听你怀民叔叔说,她让姜冉把你接去她家,是不是有这件事?在别人家里要听话,不要觉得什么都理所当然,有礼貌一点,惹人讨厌就不好了。】

北皎盯着屏幕,抬起手默默地摸了摸心脏,倒是没有很难受的感觉,就是有点厌烦。

没有像以往那样随便回复个什么表示已阅,他抬手直接删了这次的微信对话,然后放下手机。

关了灯,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

脸埋进柔软的被子,是干净的洗衣粉味。

……

第二天,姜冉中午睡醒,打着呵欠想要开门去客厅。

手放在门把手上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反应过来,她转身回房间抓了件衬衫当做外套穿在吊带睡裙外,再出房门……

发现此举属实多余。

北皎的房间里早就没人了,被子整整齐齐地铺好折起一角放在一边,房间里摆放整齐的个人物品和衣柜里的衣服说明房间的主人还会回来。

姜冉打着呵欠晃到客厅,发现餐桌上放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还有一杯豆浆,一根油条。

粥已经凉了,但是打包的很好,一看就是留给她的。

站在餐桌边,姜冉唇角弯了弯,自从成年自己一个人住,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睡醒之后有食物放在餐桌边等着她的好事,此时此刻突然拥有,属实让她心情变得有些不错。

电磁炉热了热粥,豆浆里加一点冰块,姜冉边吃她的早午餐,语气和态度非常好的跟宋迭约了今天去融创大冰箱上课的时间。

……

这一年是2019年的夏天。

而我国2015年申办冬奥会时向国际奥委会承诺的“三亿人上冰雪”并未被忘记。

伴随着冬奥会逐渐逼近,国内冰雪气氛越发热烈,下午姜冉到融创冰雪大世界,远远的就看见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与融创雪世界吉祥物组团在门口蹦跶。

她拖着滑雪板包来到门口,融创雪世界吉祥物凑过来,用带着广谱的声音说,冉姐,你来啦,今天起得比昨天早一个小时。

姜冉:“……”

不晓得是哪个认识的工作人员被抓了劳动力套上这玩意在门口丢人现眼,姜冉回忆了下没把声音和人对上号,敷衍了几句往里走。

这时候她手机响了,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宋迭说在她身后,已经看见她了,让她等等自己。

姜冉挂了电话,一回头发现刚才因为急着翻手机接电话被扔地上的滑雪板包被捡起来了,这会儿冰墩墩正拎着她的板包,熊猫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她。

姜冉正想道谢。

宋迭从大门口进来了,喊了声“姐姐”。

冰墩墩和姜冉双双扭过头,姜冉抬起手招招手打了个招呼,与此同时突然听见“啪”地一声,扭头一看——

刚才还在冰墩墩手里的板包这会儿又躺回地上了,而奥运会吉祥物已经扭头走开,留给两人一个圆滚滚且傲娇的后脑勺。

“……这冬奥会吉祥物脾气有点大?这符合奥运会‘和谐友善共同进步‘的伟大精神不?”姜冉幽幽地说,“还是我八字和穿玩偶服的人犯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