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这个时候,被人家占据上风其实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好歹人家穿着裤子,而她打着光腚。

但是姜冉就不。

她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二字,眼神儿变了又变,确认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矿泉水),过河拆桥执行力点满的她终于开口,在少年挑衅的气氛中,用平静得十分有攻击性的语气问了句:“你在得意什么啊?”

北皎收了刚才的半嘲讽的神态,垂眼望着她,安静等着她下半句。

果不其然,就听见她慢吞吞继续道:“今儿站在门外的就算是只噶了蛋蛋的公猫,我也不会在它面前不穿衣服瞎跑,这是因为我有羞耻心,人类之所以为人类而不是类人猿——”

姜教授开课了。

从物种起源讲起,马上就要扯到伟大的达尔文。

北皎懒得听她废话,果断扭头就走,回房间,摔门——

虽然他一个字没说,但在那坚决离开的背影里,“我再多看你一眼我就真的是噶了蛋蛋的公猫”画风很浓烈。

姜冉躲在门后听他震天响的关门声,大获全胜时不忘记骂他:“有点素质,大半夜的,邻居该投诉了!”

紧闭的房门里没有任何回应。

她侧耳听了一会儿,半晌嘟囔了句“心灵怎么这么脆弱”,一边拉开了浴室门,湿漉漉的白藕胳膊伸出来,将放在门边的两瓶水一边手一瓶拖了进去。

………………用上“拖”这个字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妙。

平日里从矿泉水瓶往杯子里倒水,顺序是拧开瓶盖,然后两只手抱着瓶身往外倒水。

而现在让她一只手握瓶身,另一只手捋头发,她发现好像有点做不到……

姜冉用手比划了下,她单手最多只能握住三分之二的瓶身。

更不用说2l的水还很沉。

两只手握着,把水瓶高举过头往下倒是可以,但是她头发很厚还长,这样胡乱冲洗根本冲不干净,最后也只是白白浪费水罢了。

显然现在留给她的!也没有太多其他选择。

她索性扔了浴巾,光溜溜蹲在浴室,姿势不太符合她冷艳高贵的基础人设然而没关系毕竟没别人旁观……

默默拧开瓶盖,左手使劲儿抓起矿泉水,试图往头上倒——

刚开始三秒是能坚持的,水顺利被倒出。

第四秒她的手腕开始发酸。

第五秒她的整条胳膊都在抖。

第六秒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连瓶带水,沉甸甸的矿泉水瓶脱手,结结实实砸到了她的头上——

突如其来的剧痛,她被砸的眼冒金星,连一声痛都叫不出来,本来喝了酒腿有些发软,此时身体一晃,干净利落地跌落!

背撞着身后的墙,屁股上的肉仿佛压根白长,哪哪都有的钝痛一下子蔓延开来——

双眼生理性的眼泪立刻挤满眼眶,模糊了视线。

她捂着脑袋蜷缩在浴室角落里,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大概是全世界最可怜的人。

……

浴室外,客房中。

北皎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

牛仔裤还是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腰间,鬼使神差的他就没脱,总觉得这事儿还能有后续。

而此时,他在短视频软件刷到了互相关注的赵克烟刚刚发出来的单板滑雪的教学视频,虽然他不会滑雪,但是会玩儿一点滑板,赵克烟说的东西他发现和滑板挺像的——

有点意思。

就没划走,多看了一会儿。

别看赵克烟本质上是个残渣海王,但是海王的基本外在条件外加他优秀的运动神经,让他在短视屏平台上成为了个半火不火的小网红……

动态教学视频刚发出来不久,就有小几千的赞和几百评论。

北皎点开评论区,看到有不少人评论“找你上课多少钱”,下面还有赵克烟回的“私信”。

北皎从床上坐了起来,主要是看见“钱”字双眼发光。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见厕所传来“呯”一声巨响,他愣了愣,条件反射抬起头,隔着关闭的次卧房间门,望向门外。

可惜门外再也没有了动静。

他躺回床上,正琢磨浴室里的人又在作哪门子的妖,这时候手机“叮”地响了一声,进来一条新的微信消息提示——

【是谁的冉冉鸭:你进来。】

……

北皎重新回到浴室门前,不急着进去。

这回知道她还活着,至少还能发微信,说明没什么大事。

懒惰地斜靠在门边,隔着磨砂门,视线落在那拥有毛玻璃的浴室门上,没看到里面有晃动的人影,少年停顿了下才问:“人呢?你趴地上了?”

纯纯嘲笑的语气。

里面的人难得没回嘴,不一会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听见她闷闷道:“你把灯关了——客厅和玄关的灯也关了,就留鲸鱼灯,然后进来。”

北皎挑眉,对她的要求很莫名其妙,关灯干嘛?

然而他还是双手插兜,赤着脚,乖乖地去把客厅和玄关的灯关了,屋子里一下子暗下来——

窗户外暴雨争先恐后拍击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要生生将玻璃击碎。

客厅里,木质鲸鱼再次成为了唯一的光源,中央空调在运作,暴雨的白噪音中,屋内忽然沉浸在难言的静谧中。

浴室里的人像是突然哑巴,一点声音也没有。

屋子里很安静,那种让人昏昏欲睡带着暧昧昏黄的安静让北皎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他转身回来浴室门前,手都放在浴室灯开关上了,想了想突然觉得很不对劲——

电光火石,他想到了张梁,那货一脸悲痛,西子捧心地跟他吼:真的不提倡!!!

“……”

搭在浴室灯开关上的手缩了回来。

“你最好别玩花样,姜冉。”他一只手扶着门框,非常不客气地直呼她的大名,警告门里的人,“你要是觉得把灯关了气氛很好骗我进去就能干点什么那我劝你最好还是——”

“能别耍弱智吗?”

浴室门里传来她冷静的声音,因为隔着空间,听上去有点发闷。

“关灯,进来。”

这次的指令直接省略到了四个字。

北皎沉默片刻,琢磨了下她要是想干点什么估计也干不过他,大不了他可以跑么……她还能跑的比他快?

合计了下,他便伸手利落关了灯,手握着门把手一拧,门“咔嗒”一下就开了,她没锁门。

浴室里的一切映入他眼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