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野犬 > 第6章 辛德瑞拉阿弟

第6章 辛德瑞拉阿弟

手机顿时像疯了似的,嗡嗡嗡震个不停。

越洋电话打来了,没接就微信继续疯狂滴滴。

【爸爸:说话啊!】

【爸爸:怎么个情况?打错字了还是脑袋发昏?】

【爸爸:啊?】

【爸爸:我听他妈的说法他脾气可不太好啊,这么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为什么吃多要给你烫碗?姜冉,我劝你不要作死。】

【爸爸:还是你发嗲功夫深厚到是个人都能买你账?】

【爸爸:我怎么不信?】

【爸爸:……】

【爸爸: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已经在被打了?】

姜冉没再看手机。

如果看到了,大概从倒数第四句开始就要和她爸扣字大战三百回合。

这会儿她注意力全放在北皎身上,满脑子震惊和她表面上的镇定相当割裂……混乱之中她开始羡慕起毫不知情的北皎本人,看他拎着滚烫茶壶的手多稳?

知道真相怕不是得连壶带里面的开水一块儿扔她脸上。

整个烫碗的过程特别长久,就像是一切被刻意放慢了节奏似的——

他可能不怕烫,外面接近四十度的天,两根修长的手指就捏着盛满了热气腾腾滚水的白瓷碗,手腕抬一抬,水从边缘流淌出来。

滚水有一些从他指腹蔓延而过,他却不知烫一般,只是修剪的很整洁的指尖有些微微泛红。

动作不算熟练……

应该也是很少有客人发疯喊他帮忙烫餐具消毒。

在看那张精致的脸,无甚表情。

反而是坐在小桌子旁盯着他一举一动的姜冉,尾椎像是被那滚水烫着了,发麻发酸。

不动声色地紧了紧背,姜冉又自认为隐蔽地掀起眼皮子偷偷看他,发现他低着头似乎是专心于手头上的工作……

不确定他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放慢动作。

当然不排除是因为她做贼心虚。

一只手撑着脸,她的目光在他脸上来来回回打了几个圈,手指微曲敲了敲桌子,她开口时,声音带着沙哑:“你怎么到处打零工?”

就好像她昨夜的酒还没完全清醒,她声音里带着不自觉的亲近。

然而没有得到回答。

他烫完餐具里最后一个玻璃杯,往她面前一放。

“啪”地一声。

可比他消毒碗筷的时候动作重一些,不能说是没有情绪。

她条件发射闭上嘴,伸手去碰杯子,然后被杯壁上残留的温度烫着了,矫情地“啊”了声,缩回了自己的手指尖。

伴随着她低低的呼声,北皎的目光落在她被烫得泛红的指尖,眼底是死水样的黑邃,心中平静地给了四个字的评价:娇生惯养。

她揉着自己的指尖,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又仰望着他看上去欲言又止……

少年却没有给她再开口提出荒谬要求的机会,直了腰把她点的单隔着灶台递进厨房,转身离开空调房,坐在门外树荫下的水池旁,打开龙头开始洗碗。

姜冉没办法,只能猫在矮矮的桌子旁,眼巴巴地瞅着他的背影——

宽阔的肩和窄腰,捏着碗的手臂不怎么用力自然便有肌肉隆起……

大概是每天都游走于各种不靠谱的零工,但他皮肤像是晒不黑,挺白的,尤其是脸,众人追捧的什么早c晚a在天然优势面前像个笑话。

扶着脸的指尖在脸上点了点。

姜冉陷入沉思。

正是午休时间,外面商业街人挺多的,姜冉注意到,偶尔门前有路过的大学生小妹妹,不约而同都会回头看他。

有些窃窃私语经过,有些会犹豫一下干脆推门进店消费。

一会儿又进来几个抱着篮球的男生,店内这就热闹起来。

但是他再也没站起来招呼过其他人。

……当然也没人敢使唤他。

然后由老板亲自把煲仔饭上来了,打开盖子,喷喷香。

拿勺子翻了翻,底下一层焦香的锅巴,沁满了牛肉和滑蛋的汤汁,食物香味围绕中,姜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早就饿得不行。

此时店门又被拉开,原本蹲在外面洗碗洗锅的人抬着一筐干净的砂锅走进空调房,汗珠顺着他背心之外的肌肉滚落……他路过某个桌子时,被人从旁边精准地揪住了裤脚。

前进受阻。

他低下头,对视上一双乌润的杏眸。

作为拦路虎的罪魁祸首笑了笑,眼角微弯。

他却一点也笑不出来,沉默三秒,在她开口前难得率先出声:“又怎么?要喂你?”

整个因为他进入又有点儿热闹的店内大概是安静了那么三秒。

姜冉强装的和善多少有些装不下去,周围人打探的目光……她还是要脸的。

撒开揪着他牛仔裤的手,面无表情:“我只是想要辣椒酱。”

“哦。”

“你怎么攻击性这么强?”

她声音带着鼻腔音,闷闷的,一点点矫情的抱怨。

北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绕进厨房放了洗好的锅碗,拿着辣椒酱放她面前。

店内叮叮当当的声音中,他又推门出去洗新的一批砂锅。

……

北皎坐在外头洗碗,哗哗的流水,手浸在水中,稍微驱赶走一丝丝的燥热。

外面人来人往,店内偶尔有交谈的声音传来,他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头机械地重复洗涮的动作。

突然在某一个低头的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好像嗅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钻入鼻尖。

他愣了愣。

借着放下手中洗好的餐具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将腰下压了些……于是精准嗅到在自己身上汗液混杂着空气中浮动的炙热里,从牛仔裤膝盖附近某处,传来若有若无不属于他的香味——

胡椒洒在牛奶上,本应该不融合的气味混杂一谈。

辛辣带着一丝丝隐藏的很好、不易察觉的甜。

这气味仿佛无意中被烙印在了鼻腔的软骨上——

在他所熟悉的自我雄性氛围中异常突兀地蠢蠢欲动。

脑海里随之浮现一只白皙的手拽着他的裤脚轻轻拉扯,或是昏暗的酒吧洗手间门前,拎着裙摆的女人站在他身边无情地嘲笑。

微微一顿,他面无表情地直起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