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38章 胸针

第38章 胸针

杜壹突然回神,闭了闭眼,她在干什么?接着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故作淡定,“所、所以,刘栋那边的赔偿金入账具体时间,你这边,方便给问下么?”

“嗯。”宋铭呈淡淡应了声,别的什么话也没有。

“那——你问好了,微信发我就行,我挂了?”她语气透着试探。

“嗯,挂吧。”

“”

杜壹凝眉,犹犹豫豫的将电话挂断,然后收起手机转身就对上了方大钟的那张大圆脸,她啊的一声,吓得魂都要飞出来了,手机差点脱手而出扔出去。“大钟哥?你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

“你猜。”

“”猜?猜你个头啊?

方大钟说完,冲她挑了挑眉,抿了口手里捧着的咖啡转身回办公室方向了。

“”挑眉又是几个意思?

杜壹心里一阵咯噔,想着,他到底听到多少?刚刚,她跟宋铭呈,应该没说什么出格露骨的话吧?

不对!她喊了“铭呈哥哥”,还是那种娇滴滴她从来都没用过的语气。

杜壹清了清嗓子,将手机装进衣兜同样往办公室走。

坐到位置上,往方大钟的方向看了眼,他自顾自翻着资料,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刚刚难道是她挂完电话,他才过去的?

算了,还是先不管他了。

杜凯明过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众人齐齐望过去,他招手示意大家过去会议室开会。

于是他们一组一个个拿着笔记本和笔过去了。

“今天呢,我们开个月末总结会。针对咱们近期负责的各个案子,和你们的表现,做个分析。”杜凯明这次还认真的做了个ppt,把各个员工的名字打到了公屏上。“首先廖晴,你是一组组长,总体进度都不错,重点就是呈祥的那个案子,”说着他特意加重了语气:“你最近几天状态不是很好啊,要是跟项目有难度,就移交给其他同事分担一下,啊?”

“好的杜总。”

“还有大钟、云娜、”云娜是三组的一位同事,“都不错,等下散会,做一份报表,将近期手头上的工作进度给写清楚了,交我这里看看。”说到这里,杜凯明目光转而移到了杜壹,“这次,我重点要表扬的,就是咱们一组的杜壹同学。为什么呢?因为起初,说实话,我对承接软科中心的那个案子是没有信心的。想着即使顺利,那也得估计让我们扒层皮,不过说出去倍儿有排面是真的,可以提高一下咱们公司的知名度,我呢,是奔着这个宣传机会去的。毕竟,你们也知道软科中心在国内的影响,能跟他们单位沾上边,咱这以后的路可是好走的多。去年宋铭呈驳了美丽创设一百多次的方案初稿,一百多次,什么概念?关键是最后项目进行的怎么样呢?”杜凯明说着喝了口水,“还被叫停了,对吧?”

杜凯明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口干舌燥,端着水杯又多喝了几口方才作罢,然后继续说:“那这次我们跟软科中心合作呢,初期被驳回了多少次?”他说着问过杜壹。

“有五六十次吧、”杜壹回他,前前后后,大小改动,真的有这么多。

“哦,”杜凯明神情显然对这个数字没有预料到,“有那么多次呐?”

台下有人偷笑,原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嘛。

“嗯,有的杜总。”

“那咱不也比那美丽创设强嘛,你看,我们至少现在顺利的很,对不对?如果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上市,那咱们公司在业界的知名度,可不是提高一个两个档次那么简单了。总之呢,前期工作做得不错,这后续,一定要跟好,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好吧?”

“好的杜总。”

“我觉得也挺好的,一一分享下经验呗?听说去年美丽创设对接软科中心案子的还是他们的总监呢,都被驳回了一百多次呢。”二组一同事发言。

“对对对,就是他们总监亲手操刀,结果——你们都看见了。”

“就是,一一分享一下呗?”

“对啊,那可是软科中心的案子啊?听说他们最近自主研制的一款监测网络犯罪痕迹追踪的软件已经由公安机关全面在企事业单位内部广泛应用了。”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

“就是,一一你这是有什么技巧吗?听说跟宋铭呈这个人见一面都是挺难的?”

众人齐齐看向她。

杜壹:“”

头大!

杜壹:“其实——宋铭呈这个人他吧——就——”

众人:“???”

杜壹:“还、还、不错。”

同事1:“不是让你评价他一一,就是你怎么一次又一次跟他能协调出时间的?”

同事2:“就是就是,用的什么方法,说说呗?”

这让她怎么说?

杜壹:“就,常联系,多沟通,锲而不舍,软磨硬泡。”说到这里,内心又加了句:最重要就是,维持一段稳定的晦涩关系。她清了清嗓子,接着尴尬的笑了笑,“我其实也没什么好方法。”

同事3:“真的假的?谁都知道宋铭呈不吃这一套好吧。”

“行了行了,”杜凯明打断了他们,想到前段日子那场报告会议的事情,因为没让杜壹上去做报告,宋铭呈差点把他给吃了。心里想着,一群傻逼,这是要看人的,“说点别的,那个志峰你那边跟成总的项目怎么样了?”

杜凯明岔开了话题。

之后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就散了会。

临近中午的时候杜梅给她打电话,说她们工厂老板听说她做设计的,办公软件方面有点问题想问问她。

杜梅工作期间偶尔会跟同事说起自己女儿的事情,口气估计过于自豪,让老板找了上来。还说请吃饭,她一时不好推脱,问杜壹能不能抽个时间过去一趟,吃个饭。最后又加了一句,说这是她老板,不好推什么的话。

杜梅这个年纪有个稳定的工作也是很难得的,杜壹当然是要给这个面子。

“那妈,你们老板说具体一定什么时间了吗?”

“尽量这两天吧,我看他挺急的。”

“行,那我下午过去吧,饭就不吃了,你就说我们单位临时中午有点事,我走不开,然后下午就过去。谈完刚好我可以直接回家,就不回公司了。”其实这件事情可以不用请假,毕竟谈的也是工作方面的,可以打个出差条,杜壹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中午吃过饭,下去坐电梯的时候,一女员工手捧手机激动的在看一采访,杜壹无意间看过去发现又是宋铭呈的采访,衣服就是那天他穿的那一套戴胸针的西装,对面坐的周蔚然,冲他笑着款款而谈。

杜壹深出一口气,她是真的,不喜欢她。此刻、甚至说的上讨厌。因为独身一个人在外,她做事都很谨慎谦让,处理人际关系上也尽量避免冲突结仇。

但是现在,她真的,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

从刚刚知道她那一刻的没怎么上心,到现在,她甚至连宋铭呈都要一起讨厌了。

宋铭呈,你不要忘了,你可是、有妇之夫的——

杜壹手机嗡的一声响,在她满心酸涩时,宋铭呈给她来了条微信,她翻开,是关于她上午时间给他打电话说刘栋赔偿金的那件事:

铭呈:【赔偿金具体入账时间是在一个星期后,也就是4月23,你们注意账户入账信息就行】

杜壹啪啪敲了几个字进去:【宋铭呈,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跟你离婚?】

宋铭呈:

半天,宋铭呈像是慢条斯理的回复了一条:【杜凯明要是嫌入账慢,刁难你,把他账户给我,他不是缺钱么?我现在翻一百翻给他打钱。只要他敢收。】

杜壹:

???

好败家啊他!

宋铭呈指尖敲着桌子,想着杜壹会回复一条信息给他,但是等了一二十分钟,都没有等到。

之后赵亚东不知怎么想起他了,给他打电话,宋铭呈将电话接通:“喂?什么事?”

“就是,给介绍家靠谱点的软件开发公司呗,改天请你吃饭。”

“我是那么好请的吗?”宋铭呈原本就郁闷着。

“”赵亚东抽了抽嘴角,知道你难请,能不能不要这么自卖?突然他想到一件事,“哎,听说杜壹妹妹也是弄这方面的,要不你这边搭搭线,让我跟杜妹妹联系联系呗?”

宋铭呈纳闷:“谁告诉你的?”

“陆杨啊,他跟我说的,我还纳闷呢他怎么知道杜妹妹知道的那么清楚。那他俩应该联系着呢吧?算了,我找陆杨牵线去吧,先不打扰你这个大忙人了。”

接着电话给挂了。

宋铭呈:“”

呵!

陆杨?就是那个同学聚餐在他眼皮子底下加了杜一一微信的那个陆杨吗?

贼心不死啊。

宋铭呈随手将高三五班的同学群翻了出来。

找到了赵亚东的号,他了他一下:她不是你杜妹妹了,以后喊嫂子。

一句话炸出了一窝潜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