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36章 画册

第36章 画册

杜壹蹲在马桶上,将链接点开,手机声音顺带调小,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网络空间是一个虚拟的存在,但它的展现主体是现实。网络安全更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小到会涉及个人的衣食住行,往大了说就是国家国防安全——】

宋铭呈穿着那天她在软科中心见到的那身西装,两腿交叠,颇显闲适的坐在被采访的席位。他的侧面,坐的是周蔚然。妆容很精致,很漂亮。接着她面向观众机位:【不瞒大家说啊,我跟软科中心的宋科,其实是老同学,所以相对于别人来说,我们彼此之间还是很了解的。宋科当年撇下在华尔街捞金的黄金时期,毅然回国,我都挺佩服的。】

【没有,我纠正一下,捞金黄金时期还真没错过,我也是个俗人。】

台下观众哄得传来一阵笑。

与此同时,卫生间砰砰砰传来一阵敲门声,“杜一一,你掉进去了?”

“”杜壹啪的一声将手机关了,“马、马上就出来了。”

“嗯,早上别太久,容易低血糖。”

“哦。”

听到人脚步渐远,杜壹又将手机打开,公司群里蹦跶出来几人八卦:

【这俩人该不会有点什么吧?还老同学,彼此之间很了解】

【很正常好吧,人就是私下有牵扯又怎么了,又不是小学生了】

【周蔚然啊,宋铭呈不见得能看上吧?】

【周蔚然还行吧】

【听说宋铭呈不喜欢这种场合,采访很难约的,这么给面子】

【你从哪儿听说的?】

【切!资深业内人士很多都知道的好吧。】

【说不准谈过又分手了,给个前女友面子嘛,多的是你们不知道的事】

杜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宋铭呈穿着家居服在厨房做早餐。

看上去颇为慵懒。

星期六起这么早,有点浪费的感觉。

“你做的什么?”杜壹上前,“我来吧要不?”

“三明治,马上就好了。你要煎蛋吗?”宋铭呈将烤好的面包片拿过,然后又端过盘里的几片生菜去冲洗。

“我来煎吧。”杜壹顺手将旁边的番茄递给他一块洗。

之后她转过身从冰箱里拿了两枚鸡蛋,做了个煎蛋。

又拿出牛奶,给各自倒了一杯,放到微波炉里叮了一下。

之后两人开始吃简单的早餐。

杜壹咬了一口三明治,盯着宋铭呈看,他吃饭还挺好看的,不紧不慢,慢条斯理。这件事早在她十年前在他家住的时候就发现了。

“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出趟差,”宋铭呈喝了一口牛奶,“不过我们婚礼之前会赶回来的。”

“宋铭呈,”杜壹捏了一块吐司片抿在嘴里,犹犹豫豫的开口,“周蔚然是你前女友么?”

“咳咳咳——”宋铭呈被刚到喉咙口的牛奶给呛着了,掀起眼皮淡看了她一眼,说:“不是。”

“那——她是不是追过你?”

“没有。”

“她救过你?”

“呵。”

“她是你的白月光?”

“杜一一!”

宋铭呈放下三明治有要将她拎走丢出去的架势了。

“该不会是,你暗恋她吧?”这件事情,跟以往的不同,她堵在心里过不去。胆子也是——越来越大!

“”

宋铭呈顿了几秒钟看过她,这次没直接回她。

所以,宋铭呈暗恋她!

杜壹干咽了下口中的食物,有点食不知味。

在杜壹以为宋铭呈居然是真的暗恋过周蔚然的时候,他开口了:

“如果说,我暗恋的是你呢?”

“”

杜壹扯出一个牵强的笑,“没跟你开玩笑,说正经的,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们——”怎么就没成?杜壹扪心自问,周蔚然要相貌有相貌的,如果对宋铭呈有意思,怎么的,也轮不上自己吧?“大家都说,你那么给她面子,她可能是你前女友,我就是,好奇。”

杜壹将盘子里的煎蛋,用筷子戳破一道口。

“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

宋铭呈重新拿过三明治,咬了一口,嚼了两下,开口解释:“我不是给她面子,而是,给她父亲面子。周叔叔跟父亲早年参军是一个连的,两人共生死过。”周蔚然想做这期的节目,把她老父亲都搬出来了,还专门打了电话,他说来,是晚辈,也就应承了下。

杜壹没想到周蔚然家跟宋铭呈家会有这一层关系,捏了一口三明治塞到嘴里,哦了一声。

“所以,不是前女友,也没有救过我,更不是白月光。”宋铭呈看过人,也不知道她打哪儿来的这么多猜想。“杜一一,我给你说过的话,你是不是转脸就忘了?”

杜壹啊了一声,他说过什么?

“我们第一次在床上做的时候,你要不要再想想。”

“”杜壹腾的脸涨红。

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可以,用这么平淡如水的表情,从口中说那种事?!

第一次的时候,她说她没交过男朋友。

他说,他不会让她吃亏。

最近一直追问他有没有前女友,不是忘了是什么?

问的那么坦然,出了这种八卦,她还参与?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不生气,不难过,不吃醋。只是好奇。

杜一一,我不要面子的么?

“下次记得打开手机录音。”

“”啊?做那个——录音?

-

虽然起的早,磨磨蹭蹭九点多才出了门。

“手机等下换个新的。”

“我刚买没多久,用还没半年呢。”刚来忘川时候她刚买的手机,她记得买的时候还挺贵的。换新的,有点舍不得。

“不用给我省钱。”宋铭呈看过去一眼,修长分明的手指磨转了下方向盘。

星期六的早上九点路上车并不多,汽车鸣笛声稀稀落落的稍远。

那要换部新手机吗?

杜壹抿了抿唇,翻转着手里的手机来回看了看。她这个人,其实比较念旧,有时候,不是钱的事情,就是用顺手了而已,而且重新换一部手机,各种数据还要导入,也很麻烦。“换个屏吧,我想再用段时间。”

“随你。”宋铭呈没强求。

说起念旧,杜壹想起来前段时间在宋铭呈办公室看到的那个蓝色笔筒,有十多年了吧,不也还留着。他、明明不像是什么念旧的人。

那么一个笔筒放在办公桌上,漆都掉了,还挺格格不入的。

杜壹在手机店换屏,宋铭呈坐在旁边大厅的休息区玩手机。

换屏用了半个小时,开机后发现来了一通电话,是杜凯明的,杜凯明在休息时间可是鲜少会打电话给她,会是什么事?这么着急。

群里边还她了,让她回个电话。

杜壹将电话拨了出去,很快接通:“杜总?”

杜凯明:“杜壹,是这样啊,就是给你说个事儿,刘栋那边剽窃你作品的事情他自首了,不打自招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说是会给你个人还有公司一笔赔偿金,你具体情况去交涉一下。我也是刚不久前接到一通公安局打来的电话,不太清楚什么情况,你不是负责他案子吗?你去啊!不要耽搁。”

命令下完就挂了!

关于钱的事情杜凯明真的是斤斤计较,毫不含糊,能催死个人。

“怎么了?”宋铭呈走近。

“杜凯明说刘栋那里有进展了,他自己承认剽窃了方案,还说会付一笔赔偿金。”

“这个我知道。”宋铭呈往门口偏了偏脸,示意如果弄好,就走了。

“你知道?”杜壹跟上他的脚步,转而想想也是,冀括明在公安局呢,他亲表弟,消息总能比她灵通,“那、他那种人,不太可能会自己承认吧?”

“怎么不可能?”宋铭呈推开门出去,两人往车边走,“那个东升贸易一直遭客户投诉,上次他进去公安局前其实已经查出来他不少私自违规经营偷税漏税的罪证,还有私吞公款,他顶头上司也不会坐视不管,让自己的产业坐以待毙的。各方压力,他的罪证只会越来越多,这种情况,自首是减轻惩处的唯一途径。墙倒众人推,不说会被查出来或者被相关人举报查处,说了可以给自己减罪。他不傻。”

也是。

宋铭呈说的好有道理。

“那他应该恨死我了。”杜壹喃喃。

宋铭呈轻嗤:“偷鸡不成蚀把米,怨不得别人。”

“杜凯明让我现在过去了解情况。”

“你不用去,听说剽窃方案的判审结果已经出来了,系统已经公示,我联系冀括南发一份过来。你去了也见不到人,刘栋肯定在看守所等待下一步审判呢。”

“好,那我们现在去4s店。”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