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35章 石台

第35章 石台

杜壹有一瞬的走神。

赵科研喊她她都没听到。

项目收尾工作是最难的一道程序,事无巨细,从ui视觉效果,到程序数据的植入都要清楚细致,客户还要当场体验成品,各项都满意了,不挑刺,那最后的未金,就会入账的利索点。

但是不乏吹毛求疵的客户会挑一些就算满意,也会不满意的小毛病。

赵科研就带着这种面相呢,杜壹做好了跟他死磕一整天的准备。

其实如果不是方大钟说那些个有毁三观的话,她肯定会央求一下他跟着一起过来,两个人的话,效率至少比一个人要高一些。

“您先体验一下,之后我再详细点给你说。或者说体验中途有什么问题了,直接问也行。”杜壹传给他一个链接。

“行。”赵科研边说着,还招呼了他们公司一个技术过来一块看。

技术:“赵副总,听说你家表弟后天婚礼,是不是真的?”搞工作的同时,这小技术还不忘搞搞关系。

“嗯,”赵科研边体验边应他,“在名都酒店。”

“行,那后天就过去,我其实前几天见过您那表弟来着,跟他夫人很恩爱啊。”

“恩爱个屁,”赵科研嗤笑,“家里包办的,我表弟其实不怎么稀罕她,中间两人很长时间没见,这是又聚到一起来着,家里催,没办法,恩爱是表面的——我可太了解我那表弟了,一时新鲜罢了。不是我不看好,我是觉得婚姻还是要有感情基础才能走得长远。”

小技术呵呵呵打了两声哈哈,领导家里的事领导可以吐槽,他还是算了。

杜壹默默在一旁翻着资料。

之后两人就私事也没再多聊,专心工作。

如杜壹所料,他事情很多,问题很多。问了一个中午没问完,在他那破食堂吃了饭,午休都没有,继续干活。一直忙到晚上天都要黑了方才将人安排妥帖。

“杜小姐,我们这合作结束,该不会以后就见不到你了吧?”赵科研一改往日,口气颇为惋惜。他这个人虽然势力、眼瞎、精明过头,但是心里那点隐隐的好感是不得不承认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千方百计将项目给了创投科技来做。还硬塞给人家。“改天一起去看电影怎么样?”

“不了不了,最近——我看你也挺忙的,我手上好几个方案还在赶进度,实在不好意思。”这突如其来的大方,让杜壹有点无福消受。她抿了抿唇,清了清嗓子,“我其实——已经结、”婚字来没来得及说,赵科研叮叮来了通电话,他讪笑一声连忙去接的同时杜壹也直接转身往外走了。

杜壹原本就不打算跟他多做纠缠,可话说出去半截人接电话走了,禁不住干扯了下嘴角,想着,算了,说出去怕是他也会以为她在开玩笑。

离开他公司,周身轻松。

坐了一天,说了一天,肩膀都是酸的,杜壹抬手揉了把肩,她决定先不打车,走一段路,疏散疏散筋骨。

而且赵科研这破公司地方其实有点偏,来的时候打车容易,这大半天了,一条街上稀稀落落没几个人不说,车也没几辆,更别提打车。偶尔一声鸣笛,也是从老远处传过来的。

杜壹自顾自的往前走,想着路边要是有奶茶店了,买杯奶茶喝喝,干走着也挺无聊。

但是没有奶茶店,别说奶茶店,半天饭馆都见不到一家。

还越往前走越黑,这什么破地方?

铭呈哥也不知道下班没,她有点想打电话让他接接她。

有点偏僻,她有点害怕。

杜壹掏出手机,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刚点下去,远处几声狗吠让她从手机上抬头看过去一眼。

窸窸窣窣的人声伴随着一阵玻璃被打碎的声响从对面黑暗的胡同里传了出来。

紧接着是一道手电筒的亮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谁在哪里?”粗犷的男音伴随着拖鞋擦地的声响一点一点往她这边逼近。

“哥,她不会在报警吧?”旁边晦暗不清的地方又传出来另一道声音。

“警告你,不关他妈的你的事儿,把手机给我?”照着手电筒的男人伸出一只手往她这里。

杜壹心下一慌,握紧手机往另一方向跑。

照手电筒的男人跑的很快,纵然他们之间有不少的距离,但是隐隐能察觉到背后光线的拉近。

他们偷窃也好,搞破坏也好,那么黑她其实根本没看见什么。

但做坏事的避免不了自己心虚。

“前面是张家胡同,是个死胡同。”

“把她怼里边!”

“操!”

其中那个稍显年轻的声音冲前面拿手电筒的喊。

杜壹慌乱间将手机掉落在路边的一角,屏幕裂开一道痕,但是微微亮,通话中的界面计时显示【01:23】,并且还在一秒一秒的往上跳

前面越走越黑,远处的灯光根本不能够完全打到这里,杜壹觉得自己进了死胡同。

她手在口袋里摸了几次手机都没摸到,转而往外走,不能往死胡同里走。

“哥,别让她往那边跑了!”

“你他妈跑快点。”

拿手电筒的那个眼看却是已经跟了过来,伸手去拦她。接着另外那个也走了过来。

“这边死胡同,姑娘,你跑没用。”

“就是,来,手机拿来。”

死胡同里更黑,其实不管是杜壹,还是这两个男人都没怎么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

“我没报警,真的,刚是跟我家人打电话,让我家人来接我回家而已。”杜壹想着先脱身再说,毕竟这边太偏。“我手机刚应该是掉了。”她说的是实话。

但是这话说出来在这种情景之下,似乎很难让人信服。

尤其此刻犹如惊弓之鸟的他们。

“别他妈墨迹了,手机!快点!”

脚下磕绊,杜壹踉跄着往后退。她害怕了,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情形之下,如果有手机,她早给了。

“捣鼓谁呢?”

“我们有那么好骗的吗?不难为你,手机留下,你人走,明白?”

听上去还挺讲“职业道德”。

杜壹抬眼看了看周边。

“找什么呢?这里没摄像头。”其中一男的像是熟门熟路。

宋铭呈——

宋铭呈——

宋铭呈——

她心里重复喊着。

“手机应该是掉前面路上了,要不我跟你们过去找找,我真没有报警。那又不是我的铺子,我管那么多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准备好言相劝。

可恰巧远处传来几声警鸣。

让三人,包括杜壹,似乎都将扯在心间的那根弦绷紧到了极致。

面前两人是怕警鸣,而杜壹,是怕他们恼羞成怒。

不怪乎他们这么谨慎,而是两人原本就有案底在身,一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他们草木皆兵。

原想着这里偏僻,治安没那么好,手头紧张的两个人想去人门市上捞点东西就走,没成想会倒霉的遇到人。

刚刚杜壹手里拿着手机,那个姿势,他们想着,要么是在给他们拍照,要么就是打电话报警。

不然也不会这么紧追着不放。

杜壹其实当时就没注意到他们。

直到玻璃被打破了她才知道的。

但跟他们说这些,此刻如同废话。而且还会起反作用,更加的欲盖弥彰。

杜壹绕到一边趁他们因为警笛声失神而往外冲了出去:

“操!”

“还挺能跑!”

快冲出胡同口的时候被生扯了一下包,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真的是糊涂了,从包里掏出一个瓶子,然后将包扔给了他,开始猛喷!

“我□□个骚逼!”靠她最近的男的嗷的一声去捂眼睛,彻底被激怒了。

“妈的爱多管闲事,想死!”另外一个人很快就要抓到了她的肩膀把她的防狼喷雾给打掉,踢到了一边,接着伸手又去抓人,再接着一根闷棍从后直直敲向了那只手,疼的他哇哇直叫!

“我□□麻痹,少他妈的多管爷的闲事,都他妈想死呢是吧?”被打的男人情绪激怒膨胀,转脸向冲他动手的人爆粗口。

“操!”宋铭呈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少有的爆了声粗,胸前别着精致的胸针,像是刚从哪个宴会上过来,手上的棍子也像是刚从路边顺手拾的,然后转手朝人脸上又是一记闷棍,“我看想死的是你。”

一棍下去转身走到杜壹跟前,这种场合,她已经说不出来话,宋铭呈推了她一把:“去车子里——”

话还没说完后背就被人同样用棍子闷了一下,他转身上脚踢过,然后拖着人一路往胡同口里没监控的位置去。

之后胡同里便呜哇惨叫声一片,其中不时掺杂几声闷哼。

杜壹呼哧喘着粗气往车边跑,一人从胡同里叫唤着跑出来又被拽了进去。

宋铭呈车上有一部备用手机,她见过,进去车里先去找手机报警,但是却发现他原本的手机就掉在了座位上,屏幕亮着还没熄灭,上面通话记录里第一条就是110。

他报过警了!

刚刚隐约听到的警鸣声也愈来愈近。

原来是宋铭呈报的警。

宋铭呈从胡同口出来的时候挂了点彩,右边锁骨处最明显,手背也有点伤,还有额尖。

两名歹徒都挂了彩,宋铭呈出来后,两人拔腿往外跑,迎面就对上了警员。硬着头皮还往外冲:

“嘿,还跑!”

“哎摁住那个,别让他溜了!”

“够猖狂啊!又逮到你们了,死性不改是吧!”

“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行,干这些个偷偷摸摸的事情,是不是男人?”

“不判你们几年坐几年牢是不甘心了是吧?”

宋铭呈坐在路边的石台上,杜壹半蹲着闷声给他擦伤口。擦的疼了他嘶的一声看过人一眼。

杜壹对上他目光,“我轻点。”

“你还挺喜欢见义勇为?”宋铭呈以为是她在多管闲事,才惹怒了人。

“没有,我当时根本没注意到他们。我打不到车,想着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接我一下,然后被他们误会了。被他们看到,以为我在报警。”杜壹解释,她真没要去多管闲事,那店铺又不是她的,再说,她又不是什么活佛转世,救苦救难,路见不平一定要拔刀相助的大善人。

而且她又不傻,真要去当那个好人,倒也不至于豁命出去,肯定能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之下才行。

两人明显是惯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