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34章 领带

第34章 领带

片刻。

他几乎毫无预警的捏过人脖颈摁过撬开唇瓣,凉涩带着些许酒味的男性气息豁然闯入,卷占着唇舌。接着她唇角的软肉被扯着咬了一下。杜壹被这猝不及防的亲吻搅的脑袋瞬间一空,呼吸急促的有点喘接不上,嘴角突然而来的痛感直接让她禁不住闷嗯了声。

这个吻从撬开牙齿,到舌根吸扯,再到唇瓣含吮,最后结束在那一下咬合上,前后一分多钟的时间,宋铭呈将人松开了。

杜壹起伏着胸腔,唇瓣微启,细喘着气,脸颊微红,雾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人,手下抓着那衬衣布料抓的更紧了。像是刚刚的紧张还没缓过来劲儿。

“反正不会是这种‘盛情’。”宋铭呈最后用指腹抹了下她唇角的湿涩,像是一眼看穿了她问这个问题怀揣的心思。

他看起了此刻心情有点好。

“什、什么?”杜壹有点接不上刚刚的剧情。反应了足足有半分钟方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在用行动跟她解释吗?就是,他跟他那个“盛情难却”的美女主持老同学,不是能做这种事情的关系。

他、好会啊——

“脚伤怎么样了?”宋铭呈手搭过她脚踝的位置。

“不疼了。”杜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将脚轻抬给他看,“估计明天就会结痂。”其实如果她当时听话一点,伤了立马就去看,不让发炎的话,估计已经结痂了。

“今天还没换药吧?”宋铭呈轻碰了下。

杜壹缩了下脚,“还没有。”

“还说不疼,不疼躲什么?”

“没那么疼。”她轻咬了下被吮红的唇瓣。

宋铭呈将人从身上扯起,“去拿药过来,换一下药。”

杜壹哦的应声,很听话,过去卧室去拿药水。

重新回到沙发,她将脚支在沙发边缘,然后将纱布一圈一圈的拆下,露出患处,也的确是比昨天好多了。“你看,真的快好了。”

“是么?”宋铭呈捻出一根棉签,蘸取了点药水往上面敷,杜壹看着他轻微的动作愣得有点出神。如果说宋铭呈不是个称职的丈夫的话,她绝对不认同。至少现在,还挺好的。会不会是因为刚在一起的那点新鲜感的原因呢?这个问题,估计此刻谁也给不了她答案,她选择放弃。

“愣着干什么,缠纱布。”

“哦。”杜壹回神连忙去弄纱布。

缠好了纱布,杜壹原本准备起身,但是被宋铭呈拉住了,“怎么了?”

“你是准备去睡?”

“不,我还想洗个澡。”说完她想起了前天她□□着身体在浴池里被人抱着的场景,连忙又补充,“就,不怎么脏,不打算泡澡,然后简单清理一下而已。”

“去吧。”

宋铭呈知道她的那点心思,接着起身往另一边走了。

杜壹猜想他是换衣服去了。

其实也不是不愿意他那么帮忙着洗澡,就是,挺别扭的。单单那么一次,她每每想起来,然后特别是面对他的时候,都能自我心里建设个好长时间。

太羞耻了。

宋铭呈接了个电话,是荒野打来的,因为换着衣服,他放了外放:

“喂,兄弟,闲吗?啥时候出来喝个小酒?我的摄影展已经巡回到站了,现在又来了忘川,准备待两个月再走。”

“不怎么闲。”宋铭呈语气淡淡,随口的回。

“哎呀,哥们儿最近心情不好,受刺激了,操。有个女的说我床上功夫不好,妈的,哥们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翻手云覆手雨,哪个女人不是被我拿捏的服服帖帖?居然有一天被渣了!她就是在找借口你知道吧?你得出来安慰安慰我。”

宋铭呈嗤的一笑,“我怎么安慰你?是我能证明她说的不对?对不起,这个我证明不了。”他说着将衬衣扣子全部扯开,往下脱。

“去你的吧,搞得你床上很行还有人证明似的!”

卧室门口啪嗒一声什么东西滚落掉地上了,还滚到了房间里。

宋铭呈手抓着衣服,光着上身,下意识看过门口:“”

立在门口的杜壹:“”

杜壹抿了抿唇,干咽了下喉咙,然后将在地上滚动的像是沐浴露瓶子的东西弯腰拾起,接着直起身后,就颇为尴尬的、硬着头皮对上了宋铭呈的眼神,指了指里边抽屉的位置说:“我、我来拿件衣服。”

“操!宋铭呈!什么情况?大晚上的身边有女人?”旁边他外放的手机里还在哇哇大叫,这可是稀奇事儿啊。

宋铭呈直接将电话给挂了,往里偏了偏头说:“不是拿衣服?”

“嗯。”的确是拿衣服,不是有意偷听的。杜壹清了清嗓子,往里走。

宋铭呈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自顾自的换衣服,手机叮叮来了几条信息,在对方不依不饶,他不回复就誓不罢休一直叮叮的情况下,停下换衣服的动作转而又将手机拿过:

荒野:【深更半夜的,说话女人是谁啊?】

荒野:【你行啊宋铭呈】

荒野:【偷偷搞事情】

荒野:【说说说说,什么女人啊,在酒店?】

宋铭呈:【在家】

荒野:【操,谁啊谁啊,能让你带回家,什么情况?】

宋铭呈:【如你所说,有人能证明的情况。】

接着将手机丢下。

杜壹刚好拿了衣服路过他跟前,宋铭呈手机屏幕亮着,她真不是有意去看的,但就是看见了。

“杜一一——”宋铭呈喊她。

“这种事,没、没必要大肆宣扬吧?”潜台词就是,你很行是真的,但没必要人尽皆知吧?这是男人之间的恶趣味吗?她能不能不参与?

宋铭呈皱眉:“”她在想些什么?低沉的声音响起,“帮我拿下领带,在你跟前的床边。”

杜壹啊了一声看过他,拿领带?不是要她证明、那什么吗?

宋铭呈看着她一瞬不瞬:“”

她的表情出卖了一切。

“哦,”杜壹胡乱往床上一摸,扯过一个东西,给他:“领带。”但她递错了手,将拿着自己内裤的那只手挑着杵到了他面前——

“”宋铭呈眼神微睨,嘴角呷出一丝痞笑:“你确定让我当领带?”

杜壹顺着看过去自己挑着给他的内裤顿时闭了闭眼。

t、m、d!内心爆粗口,她想死,请问怎么才能死的快!

她将另外的领带塞给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一并淡定着神情说了句:“屋里,太黑了,这个你的,领带。”说着快了两步赶紧离开了案发现场,脚步很轻,试图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为最低。最后还帮他带上了门。

深出一口气。

好囧。

逃吧!

她将手里内裤攒成一团,快速没进了浴室。

关门的同时,这边宋铭呈也将卧室的门推开,他穿着一身黑色丝质的睡衣,看了眼远处合上的浴室门,转而去了另一边的淋浴间。

杜壹明显能感觉的到他去另外淋浴间的次数在逐渐增多。

杜一一你在怕什么,说不准人根本就没想过今天要帮你洗澡、这个忙的。

杜壹洗好出来的时候宋铭呈已经洗好了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她蹙眉,还不睡吗?

洗完澡有点口渴,杜壹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喝,路过沙发前面的时候看了宋铭呈一眼开口问:“你现在,是不准备睡是吗?”

宋铭呈两手怀在身前,等她往下说。

“铭呈哥,我们今天去你们单位做项目分析了,有个问题我不太明白,我能否,问问你?”她立在那里,一副求学好问的姿态。

“私人时间,没谈工作的习惯。”宋铭呈回她。

“那你现在不是没事干么。”私下想他给开个小灶,还挺难。杜壹说着走到他的跟前,表情很诚恳,如果他需要,她可以行个拜师礼。

“我不是在看电视?”

“”杜壹抿了抿唇,好吧,确定,她没那么大的面子。没那个什么、盛情难却的面子

“那、你看吧。”杜壹起身往卧室走。进去反手准备关门的时候,却发现人跟着也进来了,走路还没声,吓了她一跳。“你、不是看电视?不准备睡吗?”

她还以为,他会跟往常一样。

把她晾在床上让她先睡。

“睡。”

“”这口气,怎么一副被强迫的感觉。好像是——你不是想我睡?那我睡好了,的感觉。

一个睡字,酥酥软软的,杜壹耳朵一热,抬脚往里走。

宋铭呈在她身后,进屋用脚随意的勾上门的同时,顺势从后拦腰将人扯进怀里,没让她走。

后背用力撞向他的后背,杜壹禁不住闷嗯了声。

杜壹脑袋一阵空白,呼吸断接不上,“我、我脚还没好。”

他反手将人扣在门板上,低语直言:“我要撞的又不是你脚踝。”

她指尖扣着他环在腰间的手臂用力到发白,一句话辣的烫在她耳根。

耳朵红的滴血。

她恼的紧抿着唇角,斜了他一眼。

宋铭呈气音振出一声笑,颇为邪肆,手捏着她耳骨,顺着揉搓了几下。

手顺着向下,刚刚的“领带”被撕扯。

接着埋头在她颈间轻咬,亲吻,轻嘬,片刻,用气音淡淡不清的在她耳边说了三个字。

杜壹雾眼朦胧,伏在他肩头嘤咛轻喘紧咬着齿关。被他撩拨的浑身虚软,闻言更是又羞又囧,呼出的气息都在越发的滚烫。

“杜一一,其实你身体还是挺诚实的。”他就是不明白,她明明看不出来哪里不情愿,平时两人谈话,接触起来,也都颇为正常。可在这么多的正常接触中,总能有那么一两下,在你热情高涨的时候给你泼一盆凉水下来,让你清醒的认识到,她不喜欢你碰。

再本质一点,她不喜欢你。

一副委屈勉强的样子。不是欲拒还迎,是她本能的排斥抗拒。

无声的哭泣,让他心烦意乱。

被做哭和不情愿的哭,他还是分的出来的。

却又能无意间将火撩起,不负责。

宋铭呈的话太过露骨,她光是听着就心尖发烫。更何况他现在是直直的看着她眼睛在说。

杜壹被他磨的又麻又疼,神经被麻痹成了一条线。

“铭呈哥,你轻点,好不好?”杜壹颤着音求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