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30章 笔记

第30章 笔记

杜壹刚过去松阜上学的第一年很糟糕,从未有过的糟糕。

自从住院生了那一场大病之后过去的半年里断断续续的小病就没有断过,不是感冒,就是发烧,甚至住校在晚上出去上个厕所再回来都有可能生一场病,多天都不会好。

有半年的时间里,杜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不声不响的,死掉。

当时冯艳艳跟她是同班,还是一个宿舍,她跟冯艳艳友谊也是从高中那个时候开始建立的。之后又考了同一所大学,她性格大大咧咧,还成了杜壹班级的体委。

高中课程紧,杜梅每天上班工作又很忙,除了生病严重了会告诉她,一般她都是硬抗过去。

一次感冒后遗症一直咳嗽不好,高中课程又紧,晚上睡觉一个寝室六个人的床位,她咳嗽的声音大了自然会打扰到别人,让人心生不满。

杜壹也挺不好意思的,就睡得迟,起的早,每天睡眠不足,人整整瘦了两圈。冯艳艳看不过去说陪她一起过去医务室看,杜壹翻出来她从医务室抓来的药给她看,意思是自己有去抓药,就是咳嗽一直不好。

冯艳艳说她抵抗力太差了,一定是身体素质太差,于是每天早上督促她能去操场跑跑步。

她也真跟着冯艳艳跑了,两人关系也是在那个时候更加好的。

杜壹身体逐渐好转是直到一年以后,上了高二,那场住院昏迷带给她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方才缓解了不少。

那刚好也是杜梅跟陈伟声搬来忘川的那一年。

杜梅说到书,她想了想,期间杜梅也的确给她送过一些书,但她身体不舒服,每天课业又重,就没多问。

其实不止有书,还有笔记。

那个时候状态不好,那些笔记可以说是支撑她没能落后太多的唯一支柱。

是很清晰细致的笔记,她当时就有一瞬间的恍神,觉得那笔迹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现在那感觉愈发清晰起来,好像也的确是宋铭呈的字迹。

杜壹对他的字迹印象不深,主要还是之前在他家住,他的卧室和学习的地方都在二楼,课本什么的也都很少能在楼下见到。

所以能看到他字迹的次数少之又少。

要么是日历旁边特别日子的小标记,要么是偶尔签收快递时,她不经意间看到的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次签名。

杜壹抿了抿唇,垂眸看过盘子里的饭,用筷子扒拉了两下,夹了一颗很小的饭粒往嘴里放。

其实想想,这么多年,她离开他家之后的之后,方才逐渐有了突然长大的感觉。

毕竟,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脾气偶尔恶劣一下的大少爷,穿着拖鞋沉乏着声音,虽然看似不情不愿,却也依旧能礼貌绅士的去敲她的门,喊她:杜一一,出来吃饭了。

-

这么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吃完,单说话聊天就起码要占一多半的时间。

期间宋铭呈还给她夹了一次菜,贴着她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小没良心,你多吃点儿。”

杜壹皱眉,她真的不是故意不记得他送书这件事的。

关键是,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杜梅看上去心情很好,一直问东问西,期间还打了电话给梁婕妤,说铭呈跟一一过来她这里看她来了,问她羡慕不羡慕。两人巴拉巴拉的又说了好多。

陈伟声旁边干听着,因着宋铭呈,想插嘴却是无奈一句也插不上。

之后吃完饭杜壹他们又陪着杜梅在客厅里坐着说了会儿话方才离开,一起出去的时候,杜梅要送,但是被杜壹他们给拦下了。她腿不好使,也就没让再往前送。

正是星期六的下午,两人没有立马回家,沿路经过忘川最大公园山川公园的时候宋铭呈把车停在了门口,说是进去里边走走,反正回去也没事。

杜壹想着也是,刚吃过饭散散步也挺好的。

公园里绿树成荫,还有一条宽敞的大路。

其实这里宋铭呈之前就常来,空气好,环境好,适合散心独处。

两人默不作声并肩走着。

“你在想什么呢?”宋铭呈见她吃饭时候就魂不守舍的,一直想问,没找到机会。

杜壹看过他冲人腼腆似的笑了笑,“没想什么。”看了眼他抄在裤袋里的手,鬼使神差般的,就抬手挽上了他的胳膊。

宋铭呈撇头看了人一眼,杜壹则是垂眸看着地面。

她这么主动,还是第一次。

随即将手从衣兜里抽出,然后拉过她的牵住。

他宽大的手掌将她左手小小的手掌牢牢裹住,温温热热的。

杜壹禁不住右手过来又搭在了他的胳膊上,类似抱着的那种姿势,头斜斜的往上靠着。

突然就觉得,能嫁给他,如同杜梅所说,还挺好的。

她甚至生出了一种,依恋,和幸福感。

“宋科长,你之前有过几个女人,能透漏一下么?”

这么美的风景,她突然有点感性,问了如此煞风景的一个问题。问完她闭了闭眼。想着自己怎么也跟谈恋爱的小女生似的,这么幼稚起来。都结婚了,问这个干什么?

“怎么,你很介意?”宋铭呈夹着笑音,淡看着前路,“你觉得我会有过几个?”

杜壹想把问题就此打住了。

这是存心在给自己找堵。

她觉得?

她觉得起码也要有一拖车那么多。

“怎么不说话?”

“不想说。”

“你是在吃她们的醋么?”

“”才没有。

看吧,她想的没错。“她们”这个词都用上了,她心里泛起一股酸涩。抱着人胳膊的手也撒开了。

但没让人看出什么,嘴是硬的:“铭呈哥,我没那么小气,想做个调查而已,比如:试图了解一下优质男性的婚前情史。”

口气也努力透着活络,不想人看出什么。

没那么小气——

宋铭呈生扯了下嘴角。

“那还是别了解了,挺煞风景的。”

“”

煞风景么?

才没有。

她只是想问他,铭呈哥,你对别人,是不是也会这么好?

-

周一上班,迎面便来了一声调侃,廖晴转着椅子冲她挑眉:“一一,bmwm8不错哦~”

杜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接着笑了笑,也没故作谦虚,甚至说话还带了点欠欠的,“还行吧,也就开着挺顺手。”

“挑衅!你这是在□□裸的挑衅!”廖晴可没董佳倩好糊弄,“说说,哪儿来的?”

杜壹将包放到办公桌,笑着看了看人,深呼口气,问:“廖晴姐,你先给我说说你怎么知道的吧。”

廖晴冲董佳倩的位置挑了挑眉,董佳倩今天来的迟,位置上并没人。

“她说是人借给你的,你觉得这话放我这里,我会信吗?”廖晴笑着,一双眼透着精光。拿起水杯,边抿着喝水,边看着人等下文。

“真的,借宋铭呈的。”杜壹也不知道自己怎地,脑袋一热,就说出来了。

噗——

的一声。

廖晴刚含在嘴里的那口水,喷了出来。

呛着咳嗽了几声之后埋汰她:“行啊一一,现在是什么话都敢说了,你怎么不说是郭富城借给你的。”

“”杜壹这才发现,原来有些话,不是你说,就会有人信的。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方大钟摇摇晃晃的进来了。

后面还跟着董佳倩,两人一起。

“在说一一同学的车。bmwm8。”

“廖晴姐——”杜壹给了她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方大钟将手上的男士手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嗤的一笑,“你们才知道啊~哥哥表示早知道了。”

“有多早?”

“反正比你们早。”

廖晴切的一声还没切完,杜凯明就过来敲了敲她们一组敞开的门:“行了啊,别聊了,我问一下,东升贸易的单子谁跟的?”

东升贸易?

杜壹翻检资料的手停住,向后靠过椅子向门口方向看过杜凯明说:“杜总,我跟的。”

“人撤单了啊,他们那个线上购物软件都已经发布了,看他们公众号新发的一条内容,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杜凯明说话语气不怎么好,因为毕竟到嘴的肉飞了,他一个当老板的,肯定不会开心到哪里去。

说完话就走了。

杜壹心下一沉,翻开他们的公众号,最上面的确刚发布了一条新消息:东升线上一站式购物平台开启,下载安装就能领取精美礼品一份!

杜壹点了里边链接,然后下载安装。

进度条有点慢,她需要等。

“什么情况啊?”方大钟挪着椅子靠了过来,廖晴也跟着走到了旁边,盯着她正在下载的进度条看。

“这案子你不是说都要交付了吗,怎么突然人给撤了?”廖晴问。

杜壹深出一口气,廖晴说的没错,这个案子的确都已经到了收尾时候了。

很快他们这款名叫“东升生活”的软件下载成功,杜壹点开,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迎面而来,她语气颇为坚定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明明就是我的那个方案。”她划着页面,插图,设计,配色,板块几乎全部一模一样。

但是细细看,又有一些极小细节的差别。

廖晴敲了敲杜壹的桌面,问:“你是说,他们白嫖了你的方案,然后撤了合作是么?”接着又说,“把你的方案调出来仔细对照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他们白嫖了。”

杜壹点开电脑里的文件夹,然后又翻开了几份资料对照。

看了片刻,很快有了论断,毕竟方案是她一点一点抠出来的,每个细节都熟悉的不得了。

“他们就只是在我的这份方案上稍做了一点细节的修改,我可以确定他们发布的就是我的那份方案。”她的话愈发肯定。

“你方案图稿资料之类的,在他们还未定方案之前,都会发给他们完整的方案让他们审核吗?”

“没有。”这点杜壹还是很谨慎的,不至于这么傻,“他们之前要求过一次,不过我拒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