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后婚宠主义 > 第17章 身影

第17章 身影

他突然的一句话让她茗神醒脑!

结了婚,可不就是要住一起的。

她下意识抬眼看过宋铭呈,抿唇,想到一个问题,“我房租交了六个月,现在还没住满一个月,钱人家会不会不退?毕竟是我违反规则。”

“你有签合同么?”宋铭呈问她。

杜壹摇了摇头,“没有。”

“所以担心什么?”

“”

也是。

而且房东还是他的朋友。

杜壹抿了抿唇,“我知道,我就是给你说明一下这个情况。毕竟那么多钱,要是人不退,岂不是有点可惜。”

“不会,即使不退,也可以租给旁人,把这个钱迂回过来。”

“”总之,她是没道理再去住就是。

杜一一,你在想什么呢,你是有夫之妇了。

虽然,这段婚姻较之平常的男婚女嫁不同,过程粗糙,目的简单粗暴,敷衍成分占比高,未来还无法预料,感情成分更是——

不可言说。

接着宋铭呈将自己手里的那本结婚证递到她眼前,很自然的那种,意思是让她收着。

她看了眼接过,耳根一热,没去看人,同她的那本一起放进了包里,然后撩起眼皮看他,说:“那——回去吧,搬家。”

她的东西实在是不多,从之前地方搬过来就只用了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来春芳庭将近一个月,她也几乎没添置什么。

一个人生活,她的需求很小。

很快就收拾妥当,依旧是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

来来回回,去到他住的颐和佳苑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

颐和佳苑的房子在忘川的居住小区中,算的上车中的法拉利,包中的爱马仕。一个字,就是贵。

杜壹一路跟着宋铭呈往里走。

他家在十三层。

不对,是他们家在十三层。

到了门口,宋铭呈抽出指纹锁摁开,没着急进去,手机调出一个她看见类似小程序的软件,然后点了几下,输了几个数字,接着再次拉过指纹锁,对她说:“把你手指放上去一个,我给你录下指纹,不然你晚上下班进不来家门。”

“哦,”杜壹应了声将右手的食指放了上去,滴的一声,锁响了下。她松开。

“再放上,需要三次。”

杜壹又将手指放上,滴的一声,又响了,然后又放上了第三次。接着她看到他又往手机里小程序上输了一串字母,之后指纹锁屏幕上显示了四个字:入驻成功!

她刚刚还琢磨着这不就跟之前上班需要指纹打卡的那种打卡机一样么?但是显然不是,这个高科技多了。她看了两眼那小程序,虽然她对这方面不是特别精通,但是办公室有方大钟这个能工巧匠,她多多少少耳濡目染一些。

他这个,不止管控进门解锁,还有警报,危机避险提醒。

跟整个家里的设施估计都有串联。

因为她刚看到他手机里的界面目录:

【非法入室警报】

【燃气安全提醒】

【水电故障提醒】

【危险使用提醒】

还有个:

【直接报警!】

“再将你的食指放上去。”宋铭呈弄好一切将手机抄回口袋,然后冲指纹锁上偏了偏脸,示意她再放一次。

杜壹听话的将食指放上去,滴的一声过后,一个机械的女声瞬间从里边传出:宋太太,欢迎回家!

杜壹霎时有被惊喜到的感觉,撩起眼皮看过他,嘴角没忍住向上扬起。它居然喊她,宋、太、太、

宋铭呈看到她那副惊讶、没见识似的娇憨表情,禁不住眼底泛笑,接着拉过行李箱,说:“进去了。”

里边很宽敞的布局,她一时也没搞清楚到底几个房间,但目测不止三个。

“主卧在最里边。”

宋铭呈立在那没动,只是告诉她,主卧的位置。别的没说。然后等她反应。

像是等她做选择一样。

可他明明只给了一个选项。

“你要是一时不习惯,没事,我可以先睡客厅的沙发。”

“”杜壹霎时脸热了,这么多房间,是别的房间里没床吗?为什么要睡沙发,搞得她像是来鸠占鹊巢似的。

“我平时自己住,卧室当时只整理了这一间,你不要想多。书房也有张床可以休息,我是正常男人,至于你,只需要尊重你自己的想法。”宋铭呈似乎看出了她犹犹豫豫的小心思,直直的看着她,顿了两秒钟,又说:“我们,循循渐进。”

“啊?”杜壹目光看了他一眼,又躲开了。

她洋装听不懂的样子,真的很假。

宋铭呈两手抄兜,饶有趣味的看着她。嘴角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杜壹再瞥过一眼,看见了。

怕他说出什么她接不住的话。

两手摸着去拉过旁边行李箱,心跳砰砰加速起来,故作淡淡的丢下一句:“那、那我先回房间去收拾。”

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进了那间最里边的卧室。

然后反手关上了门,靠在门板。

陌生的环境,却泛着一丝熟悉的味道。是宋铭呈身上的,类似雪松,中午时候领证拍照她跟他离得近,闻到了一些。

她手抓着行李箱,看了一圈。

卧室很简单的布局,招牌专属于男士的黑白灰三个色调。

杜壹从靠着的门板上起身,过去两步拉开衣柜,连里面的衣服也不除外。

而且黑色居多。

衣柜很大,占了整整一面墙,她不需要给自己的衣服再腾地方,多的是地方。

拉开行李箱一件一件的往里放。

轮到内衣的时候,她蹲下身去拉衣柜下面的储物抽屉,接着一排的男士内裤便入了眼。她手下一麻,脑中闪了一道电似的连忙又将抽屉给推了进去,速度之快差点挤到了手。

愣了愣神,接着拉开了距离那抽屉距离较远的一个,是空的,然后方才将自己的衣物放了进去。

这边宋铭呈有别的事被一通电话喊走了。

走之前敲门给杜壹打了声招呼,说家里冰箱没东西可以煮饭,让她午饭在楼下饭馆吃。

别的其它事情等晚上下班了回家再说。

找他的是自己的亲表弟冀括南,姨妈家的儿子,目前在忘川市公安局当刑警。

正是他执勤上班的时间,宋铭呈也想不到这小子找他会有什么事,但目测不会是好事。

他开车停在他单位门前,车还没停稳,就见那冀括南从单位里边冲了出来,一十出头,笑嘻嘻着一张脸,上来喊了声哥,然后从口袋里摸了盒烟出来,敲出一根往宋铭呈跟前递。

“这么远过来,就只是为了让我抽根烟么?”宋铭呈接过咬在嘴边,找到火机陇上火,深吸一口。

“不是,您先下车行么?”冀括南拉开他的车门,往后退了一步。

“耽误我吃饭。”宋铭呈长腿迈下,不情不愿的看了他一眼。

“等下我请我请。”冀括南无语。

宋铭呈又加了句:“你请也弥补不了我的损失。”

“”冀括南扶了扶额,请着人先往局里走。

边走边问:“哥,你们单位研发那种可以阻拦恶意攻击性病毒入侵公司网络系统的内置软件吗?”

“我们是商业单位,只开发可盈利赚钱的平台项目。”说到这里宋铭呈停住了脚,然后看过他说:“如果是你的电脑中毒了,请下载杀毒软件,或者找个修电脑的。找我咨询代价太高,而且没必要,我怕你会负担不起。”

“哥,我是你亲弟弟。”

宋铭呈被逗笑了,“所以,你真的只是想我给你修电脑?”说完顿了两秒转身要走。

“真不止是电脑。”冀括南连忙将人拉住。

“咨询费用一个小时五千。”宋铭呈停住脚转过脸看他。

“”

接着又抬手看了眼时间,“现在十一点一十分,念在是亲戚,给你打个折,刚刚过去的就不再给你算。”

“哥,你很缺钱?”冀括南无语。

“是你占用了我的吃饭时间。”宋铭呈看过时间从新将手抄进兜里。

冀括南郁闷了,他怎么就跟这顿饭较上劲了,不就晚吃那么一会儿。“我办公室有吃的,等下都给你吃。”

“小冀,还没去吃饭?”旁边路过一同事见到冀括南打招呼。

“没呢,马上。”领导给他任务,把他难为的,办公室等着呢,下了军令状的,哪里敢先吃饭。把佛爷都从西天请过来了,如果再没辙,那也是真没辙,他也没办法。

“走吧哥,改天请你喝杯大的。”

冀括南请着人继续往里走。

推开办公室门就看见还有一人在,这人宋铭呈认识,也是临北一中的。

现今忘川公安局最年轻的副局长孙茂生,跟宋铭呈是校友。

“宋铭呈!”

坐着的人起了身,上前连忙招呼人,“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你手下的小兵把我吹来的。”宋铭呈开玩笑着说:“局长当得很舒坦吧?”

“舒坦个屁,一堆破事儿在屁股后面排了一排。”说着拿过桌上放着的一份资料,说:“看见没,这什么网络犯罪,整个公司的电子账户被一夜之间给窃取了,比得上江洋大盗了。”

旁边冀括南还处于懵逼中,他不知道自己的表哥会跟自己的直属上司认识,颤巍巍的立在一边,半天了憋出一句:“孙局,原来你跟我哥认识啊?”

“宋铭呈是你表哥?”孙茂生有点出乎意料,“怪不得你能请的动他,有个关系户就是好。”说完笑了笑。

“关系再近,我也不会破案啊。”宋铭呈自嘲。

“破什么案,找你合作,来坐。”孙茂生拉过一张椅子让他先坐。“主要是接到好几起了,有点头疼。我也听说,你现在搞技术了,能不能做个精密程序放到电脑里,能实时监控犯罪分子的到访足迹、动态去向,异常排查,异常警报提醒这样的,隐秘一点,能让入侵者察觉不到,作案数据他即使消除了但是存根在这个小程序里,他发现不了又删不掉那种。如果能行,我们可以将来给各个企业普及使用,让他们有了问题能及时发现,给我们这行也能争取多一点的时间把他们企业这个损失给追回来。”

“还真、找对人了,”宋铭呈笑,“我们单位刚好有打算研发这个项目的安排,前两天开会刚说了这件事。”

孙茂生像是找到了药方,开心不行,“那赶紧启动项目啊!我知道这种精密项目成本肯定会高,比较考验技术,但是成功了你们获益也很可观,不吃亏,那么多企业呢。”

“那我回去跟大家商量商量,尽量将日程提前。谅解一下,我们也是团队作战。”

“理解理解。”孙茂生说着想起了一件事,问他:“宋总喜欢养猫吗?”

“什么猫?”宋铭呈淡笑着问。

“狸花猫,我那有两只,喜欢了给你一只,养着玩儿。”说着他转念一想,又问:“你这、大忙人,估计也没时间吧?”

宋铭呈指尖轻点桌面,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说:“这个,就不用老同学操心了。”

孙茂生像听哑谜一样,但他也没探究很多,拍着桌板说:“那——家在哪儿,我找人送你府上。”

“不敢劳驾,你让冀括南带给我就行,他知道我单位。”接着又说:“先谢了。”

“老同学,客气什么。”

-

三月份的天气温差很大,中午的时候能只穿一件带袖的裙子,临近晚上下班寒气就渐渐重起来。

杜壹下了趟办公楼下去拿了合作单位遣人送过来的文件后觉得冷,将外套就又套在了身上。

“一一,你那天给我看的赵科研的项目定下来没有?”方大钟松开他码程序的键盘问杜壹,他寻思着她那天说了这事儿之后怎么就没了音儿。

“应该算是没有。”她说,因为那天赵科研给她发信息说同意报价,但是今天一早又反悔了,说要再考虑考虑。

“那不管他。你可以把他信息给营销那边,让他们跟。”

“给大家说个事儿啊,老板下了个任务。”说话间廖晴拿了份文件过来了,敲在了桌上。

方大钟:“老板泡——差回来了?”

董佳倩噗的呛了口水:“泡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