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九十章:陷阱

第九十章:陷阱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人间的普通修士或许觉得沐冰凝碾压魔君是应该的,但是圣人们可不会这么认为。

沐冰凝很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人间这边最顶尖的十八位圣人中,除了剑圣和三教祖师高高在上以外,其他十四位圣人之间其实并没有高低之分,但是在这些人里,无一例外,都是能碾压普通后期圣人。

只不过最近千年以来,沐冰凝隔三差五就会去找某人干架,而她又同样用的是剑,所以在这一千年里,沐冰凝到底提升了多少,没有人知道。

但是无论如何,要说沐冰凝能在短期内碾压后期圣人,且还是无论各方面都要胜出人族的魔君,人间这些经常与魔尊和魔君打交道的人间顶尖修士,那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要知道,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只要能踏入圣境,哪怕只是伪圣,实力就绝不容小觑。因为到了圣境,修士就可以以身合道,自成天地。至此,修士若说什么与天地同寿,亦不再是奢望。

简单点来说,就是只要成圣了,那修士就算是成了天地的一部分,要想杀掉圣人,就像是要斩断一方小天地一样,谈何容易?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人间从来没有圣人陨落的传闻了。

因为圣人之间谁都不会轻易结仇,就算是结仇也不会轻易下死手,就是知道他们无论是谁,都很难彻底斩杀对方,可是一旦杀不掉对方,让对方缓了过来,那可就是不死不休了。要是对方能拉的下脸,对小辈出手,谁能跑得掉?都来自人间,修行千万年了,谁还能没点羁绊?

为何魔君刹那今天来到这人间阵前会这么得意?就是因为他一次性诛杀了人间五位圣人,这功劳,在魔界都能比得上斩杀一位后期圣人了,这如何能不让他高兴?

同理,正是因为圣人如此难杀,所以对于沐冰凝上来就碾压刹那这一场景,人间很多人都觉察出不对劲了。

“不好,魔族有诈,寒月圣人,速退。”

原来就在此时,战场上突起变故。就在沐冰凝以重剑彻底镇压魔君刹那以后,刹那身后的千万魔兽竟在眨眼间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牢笼,没等沐冰凝反应过来,就将她和刹那一起关了进去。

魔笼成型的瞬间,笼内就魔气滚滚,沐冰凝的气势竟然一跌再跌,重剑剑锋在一瞬间就变得支离破碎。

看着已经成型的陷阱,沐冰凝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然后收剑回身,护在身前。

而刹那在看到已经被关进了魔笼的沐冰凝以后,脸上终于按捺不住喜色,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啊,堂堂寒月圣人竟然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蠢女人,明知有陷阱,居然还敢孤身前来,不得不说,你还真是……蠢得很呐。啊哈哈哈……”

看着笑得都快站不稳的刹那,又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自己,沐冰凝非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奇怪,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刹那,奇怪地问道。

“你觉得这玩意儿能关得住我?还是觉得你能打得过我?”

刹那伸出一只手,对着沐冰凝示意等会儿再说,至少,得等他笑完了才行。

沐冰凝没在意,也没有趁机进攻,反而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了笼内的情况。

终于,刹那缓了过来,她指着牢笼对着沐冰凝笑道。

“寒月圣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沐冰凝没说话,只是看向刹那的眼神越发的怜悯。

刹那没察觉有什么不妥的,他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我来告诉你吧。此为绝仙魔阵,是我魔族二十一位君王中,摩罗斯大人初创,再由魔神大人亲自完善而成。此阵法可以吸收从魔尊到最低级的魔兽的所有力量,然后将他们融为一体,最后化作一方坚不可摧的牢笼,牢笼的强度,视它所吸收的力量的多少来定。寒月圣人啊,你知道为了你,我献祭了多少魔族吗?”

越想越是得意,所以没等沐冰凝搭话,刹那就又大笑起来。

“八千万,整整八千万啊。其中还包括十七位魔尊,数千魔将。此等阵容,就问你怕不怕?”

说起这个,刹那脸上闪过一丝不着痕迹的心疼,因为即使他是魔君,可是十七为魔尊,那就是十七位圣人啊,这让他如何不心疼?不过,只要能阵斩沐冰凝,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沐冰凝在听了刹那的讲述以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她看了一眼刹那,然后越看越讨厌,抬手一剑就劈了过去,只是这一剑劈出以后,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势如破竹地直接冲杀过去,然而如身陷泥潭一般,不仅速度慢了许多,还越来越暗淡,等到了刹那身前的时候,竟然直接被他给捏碎了。

“寒月圣人,你不用白费力气了。身在此处,你就如同同时在和千万魔族同时开战,你觉得你有胜算?”

沐冰凝看着得意洋洋的刹那,突然开口说道。

“我记得这个阵法需要提前将魔族炼化的吧?你不过是一个刚刚成为魔君的弱鸡,能有这样的本事?”

听到弱鸡两个字,刹那脸上的杀机一闪而逝,被他死死压了下去。他对着沐冰凝风度翩翩地说道。

“确实有些不容易,为了此阵法,我已经闭关数百年了,这才有了此时的规模,回首百年,何其不易啊,不过,只要能拿下你,那这一切都算值得。”

听完了刹那的话,沐冰凝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看着刹那,神色间满是怜悯。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你会这么大摇大摆地来这儿找死,原来是因为已经没露面几百年的缘故啊。那我问你,这次你是不是一出关就来了这战场?而且还是媚音那个狐媚子让你来的?不对,或许不只是媚音,应该还有几位老对手的,否则你不可能这么有恃无恐。”

沐冰凝每问一个问题,刹那的脸色就难看几分,到了最后,整张脸已经扭曲得不能看了。而看他这个表情,沐冰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