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八十四章:手段

第八十四章:手段

看着有些急躁的儿子,冯英又忍不住给了他一个板栗。

“你爹给你讲这个可不是让你当故事来听的,你听的时候也动点脑子。多大的人了,还不如一个小孩。”

李念冯挠了挠头,连忙装出一副乖乖受教的样子。

李成远倒是没有对他这个儿子多说什么,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陆阳生那个孩子,最厉害的一点在于善于利用人心,我现在很难说那孩子是天生的敏锐还是这么多年受人排挤锻炼出来的,总之他对人心的把握,都已经比大多数大人强上很多了。”

李念冯嘴里嚼着老爹的话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除了善于利用人心,那孩子平日里应该没少观察小镇住户之间的关系。就像我和九爷之间的关系,小镇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是那个孩子,肯定知道一点内幕。”

听到这里,李念冯彻底不淡定了,他惊呼道。

“不可能吧?咱家和九爷的关系很多老一辈儿人都不知道,他一个孩子怎么可能知道啊?”

李成远敲了敲桌子,皱着眉头说道。

“那你好好想想,那天晚上那孩子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就算是平日里他再相信咱家,可是涉及那么大一笔钱,他就真那么放心了?”

李念冯不服气地说道。

“这……万一是九爷……”

这话还没说完,李念冯就自己否定了,以九爷那个犟脾气,绝对不可能主动跟陆阳生说的。所以他话头一转,继续说道。

“那也有可能是他爹娘跟他说过的啊?毕竟当年陆家在小镇也算是吃喝不愁的富裕人家了。”

听着儿子还在说这些死犟的话,李成远和冯英都有些生气了,李成远更是怒斥道。

“你个蠢货,就算那个孩子是从他父母那里知道的,可那时候他才几岁?能记到现在,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的厉害?再者说,你真的以为他只是知道咱家和九爷之间的关系吗?”

李成远指着窗外大声说道。

“你就不能动动脑子?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那孩子用的是借刀杀人的法子,那你觉得这场变局中,谁才是那把刀?是你家老子我吗?啊?”

李念冯大吃一惊,他惊呼道。

“是宋家?”

李成远斜眼撇着自己这个儿子,冷哼道。

“哼,我都把话给你说到这儿了,你还没想明白吗?”

李念冯低头沉思,念头急转,良久后,他缓缓说道。

“宋家之所以会出手对付李阿牛,应该是因为我娘那次在药铺里让宋和奇丢了面子的原因。这倒不难理解,毕竟宋和奇身为一个大家族的家主,到了他那个地位,除了家族的根本利益以外,求的就是一个面子,而作为让宋家丢了面子的罪魁祸首之一,宋家出手对付李阿牛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李成远点点头,示意李念冯接着说。

“如果陆阳生想要借刀杀人,那宋家的出手应该是他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也就是说,九爷死的那天晚上,他除了想要自保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让咱家出面,对宋家出手,好引出宋家去清理门户?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他就必须要对宋家的行事作风有很深的了解才行。可是这也不对啊。”

话说到一半,李念冯就开始自我否定,他对着李成远问道。

“爹,他陆阳生在咱们小镇还不如一个小乞儿,平日里根本接触不到宋家这个层次的家族,那他怎么可能会了解宋家的行事风格啊?”

对于儿子的疑问,李成远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道。

“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元仁堂以前有一个伙计,因为手太长拿了采药人的卖药钱,结果被药铺打断手脚的事情?”

李念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可他还是点了点头。这件事他确实知道,但是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是药铺伙计犯错在先,那药铺怎么处置,其他人自然都无法插手。

“那我再问你,你知不知道不久前宋家老管家被人发现吊死在了乱葬岗,而且他家所有人几乎在一夜之间突染疾病,一家六口无一存活。”

李念冯再次点头。这件事当时在小镇闹得还挺大的,但是因为宋家老管家一家全是家生子,所以这件事顶多算是宋家家事,外人也没办法插手。

看着儿子还是想不通这里边的关键,李成远指着李念冯怒斥道。

“怎么,我都给你说到这里了,你还想不明白他陆阳生是怎么了解到宋家行事风格的?”

听到自己老爹一语道破玄机,李念冯这才恍然大悟,而后惊呼道。

“他陆阳生就是这么了解到大家族行事风格的?他真的才十二岁吗?而且他了解这些东西干吗啊?”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李成远直皱眉头。

“你觉得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愣是靠着自己活到了现在的十二岁,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你以为能让九爷和我都刮目相看的人真的很多吗?”

面对老爹的问题,李念冯无以对,到了此时,他心里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以来确实小看了陆阳生这个孩子。

“可是爹啊,我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

李成远冷冷地说了一个字:“说。”

李念冯没敢拐弯抹角,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想不明白,陆阳生凭什么会觉得宋家下力气算计死李阿牛啊?要知道李阿牛可不是药铺的老掌柜。他身为记载在咱们李家家谱上的李家族人,要不是他自己犯了大错,肯定不至于落到现在的下场。”

李成远看着儿子疑惑的样子,摇头说道。

“谁告诉你陆阳生一开始就想着要李阿牛的命了?”

李念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一开始父亲说过的话。他揉着眉心说道。

“这样的话确实解释得通了。如果说他一开始只是想要教训一下李阿牛的话,这么做确实就足够了。可后来他又是为什么想要杀掉李阿牛啊?刘麻子的死在不在他的算计内?而且我记得九爷死后他基本上没露过面,那他又是怎么参与进来的啊?”

不怪李念冯怀疑,实在是这件事他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实在是很难想象得到居然真的有人会做得出来。

李成远也知道,要是真让儿子自己想清楚这些事情,确实有些难为他了,所以他主动说道。

“他对李阿牛起杀心,应该是顺水推舟的原因。”

李成远这么说,李念冯就更加疑惑了。不过没让李念冯等太久,李成远就开始把这件事娓娓道来。

“你应该还记得刘麻子和李阿牛曾经闹过九爷的灵堂吧?”

这件事李念冯当然不会忘记啊,他“啊”了一声,回答了老爹的问题。

“那些天陆阳生那孩子虽然没有露过面,但是他肯定知道了刘麻和李阿牛曾在灵堂上对他造谣这件事,我想,那孩子应该就是因为这个才对他俩起了杀心。只不过那时候那孩子应该还是没想过出手要他俩的命。他真正出手,应该只有一次。”

李念冯目瞪口呆,他无法想象,这么复杂的一件事,陆阳生居然只出手了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