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四十二章:心境

第四十二章:心境

陆阳生睡着以后,心湖间忽起涟漪,似有清风拂过,可他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在陆阳生心湖内,本该无一物的静心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那道士江归凝。只是如今的江归凝不再是那道士打扮,而是换成了一身干脆利落的紧身装饰,就如同那人间行走江湖的剑客,风流且潇洒。他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离鞘的长剑,锋芒毕露,却又不会给人盛气凌人的感觉。

他在哪里,人间剑道就在哪里,这就是江归凝,或者说,这才是人间剑圣——江蜀青。

人间承载不起一位剑圣的真名,所以在人间,他便只能是江归凝。

如同游湖赏景,江归凝在陆阳生心湖随意行走,身边虽说有剑意剑气无数,却无法给心湖的主人造成任何伤害。要知道,天下最蛮横的修士是剑修,就是因为剑修无论是剑意还是剑气都是以蛮横桀骜出名的。先不说随意出入别人心湖有多难,单单控制如此多的剑气剑意在别人心境内伤不到别人分毫,就不是普通圣人能办到的。

或许,这天底下,就只有他江归凝可以办到了。

此时的江归凝时不时从陆阳生心湖间点起一滴水滴,水滴里是陆阳生的记忆。

说实话,一个孩子的记忆有什么好看的,特别是一个孤儿,除了苦难还有什么?要知道。这天底下最不值钱的就是苦难。

经历过几千年修行岁月的江归凝,见过的苦人穷人更是数不胜数,按理说早就应该麻木了,可他如今却看着一个孤儿的记忆看的津津有味。

陆阳生的心境很奇怪。

普通人的心境一般是完整的一个心湖,而陆阳生的心境却是破碎的,一片片碎片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圆球,最中间的核心却很小,被破碎的心境保护得严严实实的。

在这样的心境里散步,让江归凝稍微有些不太适应,不过貌似也有些有趣,和他小时候的玩地跳格子有些相似。

那时候貌似师傅还在吧?好像还有一个傻大个儿,不过傻大个儿是真的有点傻。

想起曾经的师傅和师兄,江归凝有些开心,还有些伤感。几千年了,曾经的事情断断续续,抹不去,忘不掉,却总会在不经意间跳出来,让人欢喜,让人悲伤。

此时走在心湖里的江归凝,有些奇怪,他没有了平时那种吊儿郎当的气质,也不再是独守城墙的烂酒鬼。

在心境碎片上一蹦一跳的他,或潇洒漫步,或调皮地跳着小孩子才玩的小游戏,嘴角还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温文尔雅,举世无双。

这才是一位守关圣人也苦求不得的男人。

他是世间最完美的贵公子,人间万万年,此为唯一。以后万万年,也不会再有。

公子世无双!

这是一位佩德剑,修六艺的祖师亲口说下的话。

————

终于走到了心湖的核心,江归凝抚摸了一下那个只有一人高的,小小的圆球,轻声说了一句:“小家伙,我能进来吗?”

如同一个巨大水滴的圆球,表面浮现一阵阵的涟漪,一个有些调皮的孩童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奶声奶气的,却透露着一种活泼灵动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不能的哦,娘亲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

江归凝笑了一下,轻轻拍了一下圆球。

“人小鬼大。”

一阵如同铃铛的笑声响起,似乎还有些得意。

没有如同破坏外边的结界一样破坏掉水珠,这实际上对他来说很简单,而且保证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可是这样不好,很不好。

强者要学会约束自己,不能因为没有影响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在别人那里,江归凝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他也管不着,可是在他江归凝这里,这样不对,很不对。

所以江归凝反而席地而坐,拍了拍身边,似乎在邀请一位客人。

“小家伙,能聊聊吗?”

一个小小的,大概只有三四岁的孩子从水滴里探出了头,咬着手指想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走了出来,坐到了江归凝身边。

孩子戴着一只小小的虎头帽,坐在那,慢慢脱掉了一双老虎鞋,放在身边,然后双脚晃动着,如同孩子戏水,脚下荡起阵阵涟漪。

“他还好吗?”

孩子坐下以后,低着头轻轻问了一句。

江归凝知道孩子问的是谁,所以他摸着孩子的头,轻声说道:“还好吧。”

好吗?坏吗?谁也没有资格替陆阳生回答。

“那个我不想长大吧。”

孩子似乎有些失落。

江归凝没有回答,也没办法回答。

大人没有人愿意长大,虽然陆阳生还不是大人,可是如果可能,他或许只愿意停留在六岁以前吧。

“他把你保护得很好。”

江归凝答非所问,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对啊,我很厉害吧。”

孩子抬起头,有些骄傲,期待着眼前这个陌生人的夸奖。

其实孩子和陆阳生表现得一点也不像,可他就是陆阳生,只不过是记忆里的陆阳生。

看着这样的孩子,江归凝笑得很开心,让小小的孩子都看痴了。

对嘛,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样子,比外面那个小家伙讨喜多了。

陆阳生又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笑着说道:“很厉害的哟。”

孩子又笑了起来。

只是孩子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孩子努力扬起嘴角,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孩子撇着嘴说道。

“我知道,他经常来,可是他从来都不来看我,我知道,他不敢见我,可是,我不想这样。”

小小的孩子,哭得那么伤心。

江归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小的孩子,也没办法安慰。

“前两次,那个我差点死掉了,然后有个坏家伙从我这儿拿走了一些东西,那个我才熬了过来,可我不喜欢那个坏家伙。”

“没事的,以后他不敢来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

“哥哥,你能打得过那个坏家伙吗?”

“能啊,哥哥可厉害了,刷的一下,那个坏家伙就会死掉了。”

孩子长大了嘴巴,眼泪都被吓得停了下来,似乎被惊呆了。

孩子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抓住了江归凝的胳膊,惊慌地说道:“哥哥,这样不行的,不能随便杀人的,哥哥会被打屁股的。哥哥,能不能帮我打他一顿啊,就像爹娘打我一样,打一顿就好,不要杀人,会变成坏孩子的。”

看着孩子亮晶晶的眼睛,江归凝忽然有些愧疚。

“不行的啊,小阳生,哥哥不能随便出手的。”

“为什么啊?”

“以后你会明白的。”

小阳生有些失落,轻轻地说了一句“这样啊”。

不过孩子很快又打起了精神,对江归凝挥了挥手,说了一句“没关系”。

或许不想眼前的大哥哥不开心吧,小阳生主动聊起了陆阳生小时候的事情,说到开心的地方,两人一起捧腹大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