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四十一章:一碗酒

第四十一章:一碗酒

“小哥儿,要喝酒吗?”

江归凝突然很想看看这个早熟得厉害的小子喝酒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听到江归凝忽然喊自己喝酒,陆阳生看了一眼他,忽然笑了笑,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陆阳生第一次对他江归凝露出笑脸。

少年并不好看,瘦瘦小小的,还长得黝黑,可少年的眼睛很干净,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汪清水微起涟漪,干净得让人心疼。

“不了,你自己喝吧。”

对于别人的善意,陆阳生总是额外珍惜。

陆阳生是喝过酒的,是小时候爹爹喝酒的时候喝的,那时候孩子小小的,还能趴在爹爹肩膀上。当时爹爹看孩子对他喝酒的事情好奇得紧,就用筷子沾了一下,让孩子尝了尝,结果把陆阳生辣的眼泪都下来了。那时候娘亲还在屋里,等娘亲听到动静出来的时候,孩子脸上通红通红的,跟发烧了一样,把娘亲吓坏了,可等走近了闻到孩子身上的酒气,娘亲脸一下就黑了。

那时候啊,在孩子记忆里永远笑着的娘亲第一次生气了,当时她一边抱着孩子一边骂自己丈夫,话好像还很难听。

爹爹被骂得一句话也不敢说,连头也不敢抬。只是当时虽然被骂了,可他却一直在笑,还边笑边偷偷对孩子做鬼脸。

看到丈夫这样,娘亲好像更生气了。

那晚爹爹第一次被娘亲赶出了院子,不让他进屋睡觉,最后还是孩子偷偷给他开的门,可爹爹好像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跟孩子一起进屋,而是抱着孩子在门口坐了很久,说了很多话,说的什么陆阳生忘了,可他记得很清楚,娘亲曾偷偷从屋子里往外边看过。

那时候娘亲已经不生气了,好像还笑了,笑得很温柔,很宠溺。

陆阳生呆呆地站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好多,怎么能忘记呢?怎么可以忘记呢?

陆阳生这才想起来,自己爹爹好像特别喜欢喝酒的,可自从娘亲走后,自己一次也没给爹爹打过酒喝。

“道长,能跟你借一碗酒吗?”

可能是觉得刚刚拒绝了人家,又跟人借酒不太好,少年最后弱弱地说了一句“今天晚饭我给您做着。”

可能是没想到孩子真的会喝酒,江归凝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满脸笑意说道:“行啊,一碗酒换一顿饭,值了。”

听江归凝这么说,陆阳生赶紧跑进了厨房,拿起了破碗跑到江归凝身边。

碗不大,江归凝只倒了半碗少年就说够了,他也就趁势收起了酒葫芦。

等接完了酒,陆阳生小跑着进了屋,还不忘把门给插上了。

等少年进了屋以后,江归凝就听见屋里陆陆续续传来很小很小的声音。

“爹,你看,酒诶,我记得您以前最喜欢喝酒了。”

“爹,以前是我不好,没给你买过酒,不过没事,我记起来了,以后会常给你买的,不用担心,我会有钱的。”

“娘亲啊,爹爹好久没喝酒了,这次你就让他喝点吧,如果爹爹喜欢喝你就让他跟我说,可千万别拦着。”

“爹、娘,我跟你们说啊,今天咱家来了一个道士,人可好了……”

细细碎碎的声音陆陆续续地传了出来,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琐碎小事,只是后来似乎有压抑的很小的呜咽哭声,却很快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哀鸣的小狗被死死捂住嘴巴的声音,小小的,轻轻地,那么地不值一提。

江归凝喝了一大口酒,他很好奇自己这位小师弟的心境,到底会是怎样的呢?

陆阳生进屋里没多久就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却被他掩饰得很好。少年走到江归凝身边,轻轻道了一声谢,很柔和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江归凝嬉笑着说“没事没事,晚上别忘了给我做饭就行。”

陆阳生笑了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道完了谢,陆阳生自然是接着干活了,毕竟院里一大堆烂摊子,有的他收拾的了。

可能是休息够了,也可能是良心发现了,江归凝磨磨蹭蹭走到陆阳生身边,想要继续帮他干活,却被少年拒绝了。

小镇的老规矩,家里来了客人的话,是不能让客人干活的,要是让客人干活,就说明这家主人人品不行,家教不好,这叫欺客,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以前陆阳生没觉得江归凝是客人,只是对道士没有办法了才让江归凝住了下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如今江归凝既然已经是客人了,那就得按照客人的规格招待。陆阳生不怕别人骂他,长这么大什么冷言冷语、尖酸刻薄的话他没听过?可他就是听不得一种话,那就是别人说他没家教,说他爹娘没把他教好。

你说什么都行,就是这一点不行。

我陆阳生没做好,那是我陆阳生的错,不是我爹娘没教好。

我陆阳生的爹娘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

不用干活了,江归凝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接着坐到自己以前的位置喝酒去了。

以前来这儿说是来找小师弟的,其实江归凝更多的就是想来看看,自己梦里师傅说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至于要不要代师收徒,当然是先看过再说。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还对自己胃口,那就随便教一下就好了,至于护道人什么地就算了,毕竟他身为人间剑圣可是很忙的,哪有时间给小师弟护道。如果不对自己胃口,那就让他一边玩儿去吧,老头子死都死了,要是收个不咋样的弟子给坏了名声,而且还是经自己手收的,那不得闹挺死?老头子不在意,自己不能不在意啊。

可如今,他江归凝第一次对自己未来小师弟有一点兴趣了。

能吃苦不是什么本事,真正的本事是怎么去吃苦。人间日子过得苦的人不算少,比他陆阳生苦得多了去了,可这么多人里,会吃苦的真的不多,吃苦的同时心里还能挂念着别人,这种人就更不多了。

这次来到人间,好像终于有那么一点意思了。

————

陆阳生收拾完院子的时候,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小道士江归凝已经在一边趴着睡着了。院里都没个能坐的地方,江归凝就那么趴在泥地里,也不嫌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