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三十七章:过街老鼠

第三十七章:过街老鼠

现在这个时节正好是秋末,山上的茅草已经快要完全干枯了,用来搭建茅草屋正好。

山里的茅草多,陆阳生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割了一大捆,都用草绳整整齐齐地捆好了,放在背上后如同一座小草山。他整个人如同被埋在了草山里,走起路来如同一座草山在移动,场面很是滑稽。

感受着背上的重量,陆阳生很是心满意足,这些茅草已经足够陆阳生把整个茅屋屋顶换一下了,想到似乎马上就可以有一个崭新的屋顶了,陆阳生就打心底里高兴。

割草容易下山难。因为小镇周边的茅草都已经被割得七七八八的了,陆阳生想要好点的茅草就只能走得远一点,所以陆阳生虽然割草没费什么时间,可等到回到小镇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了。

落仙镇的民俗和其他地方的不大一样,在小镇上,谁家有人去世了,需要在家里停灵五日,前两日不封棺,好让亲朋好友最后一次见一下去世之人,以供缅怀。

在这两日里,主家只会为远路的亲友提供吃住,像邻居和比较近的亲友,还是需要回家自己解决吃住的,等到第三日了,就需要孝子封棺,钉上棺材钉,这时候主家就需要请来唢呐戏班,搭台唱戏,与此同时主家也要大摆宴席,这时候只要是来上礼送行之人,主家就都需要好生接待,吃喝管够。

所以陆阳生走在小镇的路上的时候,正好碰到一群回家吃饭的路人,在这狭窄的小镇土路上,陆阳生躲无可躲,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这时候他已经做好忍受冷言冷语的准备了。

和陆阳生迎面走来的人本来正说说笑笑的,聊着今年的收成,不承想迎面走来了一座草山,几乎把狭窄的土路占了一半。

小镇就这么大,大部分人都是熟人,本来大家都抱着玩闹的心思想看看是谁这么没眼力见儿,在这么特殊的日子里还去割茅草,可等看清了来人,一群人妈呀一声顿时作鸟兽散,就近跑去了附近的人家,那样子活脱脱像是在躲避什么洪水猛兽,把陆阳生看得一愣一愣的。

陆阳生向自己左右和身后看了看,没见到自己带回来什么野兽啊。他又看了看自己,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啊。虽然陆阳生也知道镇上的人都嫌弃自己,可以前再怎么也没有嫌弃成这样吧?而且最关键的是,陆阳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恐惧。

没有修仙以前,陆阳生的感知力本来就很敏锐,特别是别人情绪上的变化,在吃过很多次亏以后,陆阳生几乎把这项能力锻炼成了本能。如今修了仙,感知力自然也更上一层楼了,所以陆阳生觉得自己绝对没有感觉错,乡民们在恐惧着什么,而且源头很大可能是自己。

陆阳生怀着忐忑的心情,加快脚步向自己家走去,很快就越过了人群。众人等看着陆阳生走远了,这才从别人家走了出来,一个个脸色难看,如同吃饭吃出来了老鼠屎,而且不止是一颗,而是一堆。大好的心情,一瞬间变得极差。

有人看陆阳生离得远了,骂骂咧咧地说道:“妈的晦气,啥倒霉运气啊!”

有人附和:“就是就是,回个家都能遇到这个丧门星,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又有人接话道:“你们说那个刘麻子说的是真的不?咱们小镇上也没听说过有道士啊。而且九爷的事儿跟这个孤儿能有啥关系啊,他俩没听说有啥交集啊。”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前边那人刚说完,立马就有人接话了。

“你不知道吧,前两天有人看到这小子缠着九爷问东问西的,九爷估计就是那时候粘上的霉运吧。”

“还有还有,谁说咱们小镇没道士了?”这时又有人搭腔了。

“跟你们说啊,今儿早上,听我家那婆娘说了,咱们小镇来了个外乡仔,穿着打扮很是奇怪,特别像是传说中的道士,我估摸着刘麻子让算命的那个人肯定是这个外乡人,你说这无冤无仇的,人外乡人没必要坑一个丧门星吧?我觉得这次刘麻子说的,八成是真的。”

“哟?真这么准?那可是真神仙了,回头要不去算一卦?万一能算出老子啥时候能发达了呢。”

“你可拉倒吧,李狗蛋,就你那大嘴,有钱也能被你吃穷了。”

“去你娘的,你还是李二丫呢,老子咋就不能有钱了?”

一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偏了,打打闹闹的,各自回家去了。

已经走远的陆阳生,在修行以后,听力好了很多,所以这群人说的话他几乎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里。

对于这些人背后骂他丧门星,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因为这些汉子说得还算好听的了,若是一群村妇,那嘴里的话才叫难听。可再难听的话,陆阳生都听过,还有人当着他的面骂的呢,那又怎样?听了这么多年,如今早就习惯了。

陆阳生边走边听,听到刘麻子的时候,眼神里有些晦暗不定的光芒一闪而逝。后来听到道士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今天在自己家的那个脸皮极厚的道士,这么巧?陆阳生笑了笑,笑容多少有些古怪,最后大踏步向自己家走去。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如今那个人都这么明目张胆地出来了吗?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可万一是呢?

陆阳生现在对那个道士的兴趣越来越重了。

————

陆阳生回家的后半段是绕路回家的,专门挑那些鸡屎狗粪满大街的陋巷,虽说还是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些回家的行人,可终究是少了很多。

一路上各种难听的话听了一个饱,陆阳生也只能唾面自干,暗自苦笑。

好不容易到了家,陆阳生在院里放好了茅草,铺开了在院里晾晒,新鲜的茅草还带着水分,虽说不多,可终究不是做房顶的好材料,只有等晒干了,才能活着稀泥,做一个经久耐用的好屋顶。

铺开了茅草,陆阳生望着自己的小茅屋愣愣出神。

这个茅屋是陆阳生八岁的时候自己搭的,那时候少年是真的小,力气也不够,只能搭一个小屋子。不过再怎么难,房子还是已经搭起来了,也是从那时候起,少年总算是有了落脚的地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