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三十五章:道士批命

第三十五章:道士批命

李阿牛出了药铺,就像变了一个人,精神奕奕,神采焕发,再看不出半点药铺里的狗腿子样。

想着最少要有半个院子就是自己的了,李阿牛就开心,走路都带风,看什么都觉得顺眼了很多。

出了药铺以后,李阿牛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了个圈,去了一家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当早点,结账的时候想了想,又让包子铺包了俩,这才回了家。

等李阿牛到家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李阿牛爹娘不知道儿子今天请了假,看儿子回了家,以为出了事,连忙迎了上来。

“阿牛,今天怎么没去铺子里啊?”

李阿牛看到自家爹娘就烦,没好气地说道。

“今天有事,公孙巷的九爷死了,我去看看有没有啥需要帮忙的。”

李阿牛他爹人比较憨厚,一听是死了人的事情,还是镇上的老人,倒没觉得儿子做的有啥不对的,可他娘听了立马就不乐意了,嗓门立马就大了起来。

“凭啥啊,儿子,你可别犯傻,不就死了一个老头吗?你咋能请假呢?药铺的事儿可是你爹送了一个大棒槌换来的,你这么不知道珍惜,你对得起。。。”

李阿牛都没等他娘说完,一个冰冷冷的眼神撇过去,他娘的声音立马就小了,最后已经悄不可闻。

看场面有些僵硬,老两口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李阿牛他爹立马出来打圆场来了。

“阿牛啊,别听你娘瞎说,该去的,该去的。你早饭没吃吧?我去给你盛点饭。”

“不用了,我吃过了。”李阿牛嫌弃地看了一眼他爹娘碗里的稀粥,撂下一句话,转身就回了屋子,只剩下俩老人在院里长吁短叹。

“你俩以后少管我的事儿。”

——————

李阿牛回了屋子,大好的心情一下子被毁得干干净净,当看到刘麻子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心情就更差了,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刘麻子睡得正香呢,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都从床上蹦了起来,都没看人,脏话立马就出来了。

“哪个挨千刀的王八蛋,敢打你爷爷我。。。”

话没说完就看到了黑着脸的李阿牛,刘麻子整个人都清醒了,剩下的脏话硬生生被他憋回了肚子,觍着脸说道:“哟,我说是哪位英雄好汉的这一巴掌啊,势大力沉,身手竟然如此不凡,原来是阿牛兄弟啊。”

李阿牛没等刘麻子拍完马屁,手里拎着的包子直接就甩了出去,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赶紧去洗把脸,满脸的血你在这儿吓唬谁呢?洗完以后把这俩包子吃了,赶紧办正事儿去,要是耽误了正事儿,哼。。。”

刘麻子顺手接过包子,闻了闻,居然还是荤的,也顾不得李阿牛的嫌弃了,拿起来整个包子三两口就一个,全给吃完了,这才唆着手指去洗漱了。让李阿牛在一边看得那叫一个恶心。

昨晚他俩人商量完事儿直接就睡了,所以李阿牛现在还是满脸的血,脸抖一下都能掉血渣,俩手上也全是血,刘麻子还在那嗦手指,看得李阿牛一阵反胃,把这混蛋活剥了的心思都有了。

李阿牛爹娘看儿子进去没多久,一个满脸血的家伙就从儿子房间里出来了,李阿牛他爹想问一下咋回事,还没开口呢,就觉得衣角被人拉了一下,转头看了一下,原来是李阿牛他娘,只见老婆子正在给他使眼色,李阿牛他爹想了想,叹了口气,也就不管了。

等这边收拾完了,看天色已经半晌午了,刘麻子和李二牛这才出了家,径直向公孙巷走去。

俩人走到半路,刘麻子突然扯住了李阿牛,李阿牛扭头瞪了他一眼,眼里的意思很明白,有屁快放。

刘麻子指着前别不远处,示意李阿牛往那看。

原来不远处有一个从没见过的人,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正拄着一个写着“天机神算”的幡子,在街墙角站着,脑袋搭在扶着幡子的手上,整个人看起来都有气无力的。

李阿牛不解,低声问刘麻子。

“那人咋了?”

刘麻子语气有些激动,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兴奋。

“那是道士,而且还是算命的,有了他在,咱俩的谋划至少有了八成的可能。”

这就是道士?以前听人说过,就是没见过。据说小镇以前也有道士,只是后来就断了香火,所以小镇上的人大都知道有这么一种人,却大部分都没见过,刘麻子是自己家以前还阔绰的时候,有过道士的画像,这才认得。

“走,想办法让道士给丧门星批个字儿,如果可行最好让道士跟咱俩走一趟,这样才最稳妥。”

刘麻子拉着李阿牛,冲着道士就跑了过去。

刘麻子和李阿牛看见的这个道士,正是神算子——那个自称江归凝的人。

江归凝大早上跑出了陆阳生家,看陆阳生没有追出来,就觉得有些无聊。这就是师傅要收的小师弟?这也太小心了吧?也是,在这种条件下,能活下来确实得小心点,可这也太无聊了吧?没意思,算了,时间还够,以后再慢慢调教吧。

江归凝一边想着,一边在落仙镇闲逛。

本来吧,江归凝觉得就自己这脸,再加上这身打扮,跟街上走上那么一圈,再怎么地也能从小镇上那些小姑娘大媳妇儿手里骗点零花钱花花,可谁知道转了一圈,就没看见一个年轻貌美的村妇,反而是有一群大妈对着他指指点点,说的话那更是。。。啧,反正吓得道士是再也不敢乱逛了,只能在墙角躲着,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去未来小师弟家蹭饭去。

江归凝正闲得无聊,刚想着人咋还没来呢,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两张脸,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小道士,你是算命的?”

听俩人里稍大岁数的人这么问,江归凝赶紧拍着胸脯说道:“对啊,算命批字儿看手相,不准不要钱。”

听道士这么说,刘麻子心里立马有底了,赶紧趁热打铁地问道:“那你们有啥专门的标记能证明是你们道士批得不?”

江归凝听刘麻子这么说,脸上立马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刘麻子瞬间懂了,先是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毛都没摸出来一根,转身就去李阿牛身上摸,然后就从李阿牛袖子里摸出来五枚铜钱,然后拿着一枚在手里冲着道士晃了晃,问道:“有没有啊,道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