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三十一章:恶客临门

第三十一章:恶客临门

在落仙镇外某处,空间突然泛起一阵涟漪,一个一人高的裂缝从涟漪处浮现,裂缝里黑洞洞的,看得让人头皮发麻。忽然,一条腿从裂缝里先伸了出来,四处探了探,就像是凡夫俗子走夜路下台阶,看不清路的时候只好用脚探路。等确定了脚下是大地以后,一个头戴莲花冠的小道士突然从裂缝里蹦了出来,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什么人,这才摸着胸口松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着话。

“还好还好,没有人看见,要是有人看见这番景象,小道想要骗几个大姑娘小闺女看看手相估计都没人敢看了。”

道士出来以后,随手一挥,身后的裂缝瞬间恢复原样。道士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大山挥了挥手,笑着喊道:“道友,小道师傅来了脾气,要从你这儿收个小徒弟,有道是师傅有事,弟子服劳。小道作为师傅最不成气候的弟子,自然得跑一趟了,如今不请自来,道友原谅则个?”

话说得客气,可事儿做的多少有些不地道,就像是家里来了窃贼,明知家里有人,还把门给撬了,然后当着主人的面说“你家有好东西被我看上了,所以我就不请自来地亲自来拿了”,这就是明明白白的欺负人了。

道士说完,往一只手上吐了口唾沫,往耳朵上搓了搓,就当是洗耳了,然后顺势捂在耳后,做聆听状,等了许久,见无人回应,小道士又扯开嗓子喊道:“道友这是同意了?”

自然还是无人回应。

道士咂巴了一下嘴,暗道可惜了,主人家不露头,没法敲竹杠啊。这一副得了便宜还嫌不够的恶心样子,看得结界主人差点忍不住跳出来和这个无耻之徒决一死战。

这个无耻的道士自然就是神算子了。

神算子看主人家不愿意待客,就扭着屁股屁颠屁颠地向山下的小镇跑去,手里拿着酒葫芦,跑几步就喝一口,不一会儿就有些脚步踉跄了。

等神算子跑到半山腰,看见小镇忽然人声鼎沸,四处皆有火把亮起,嘿嘿一笑,迷迷糊糊地唱着一首小曲儿继续下山去了。

“这也怕,那也怕,谁道人心最可怕,这也恨,那也恨,唯独恶人不敢恨,生也难,死也难,生生死死真为难,人心皆有一杆秤,缺斤短两是良心。。。”

小曲儿有些不伦不类,道士也不在意,就这么踉踉跄跄地下山了。

等神算子下到山脚,进了小镇,没走多远,天上就开始下雨了,被雨水一浇,道士多少有些清醒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人家能躲雨,倒是有一个小院子,里边只有一个小茅草屋,还没什么灯火。

神算子站门口喊了两声:“主人家可在?”

见屋里没人回应,神算子就直接推门而入,进了屋子,嘴里忍不住啧啧出声。

好家伙,屋顶矮的他只能弯着腰进来,屋里除了一张石桌和一个还算完整的米缸,当真是家徒四壁了,这房子还真是还不如一些破庙里的东西多。

小师弟这日子过的是真惨啊。

神算子也不管了,屋子能遮雨就行。

看到旁边有一堆干干净净的茅草,道士倒头就睡,不一会儿就有呼噜声响了起来。

反正小师弟家就是自己家,客气个啥?

在道士睡觉这会儿,屋子真正的主人,此时已经被整个小镇的人围了起来。

举世皆敌。

————

陆阳生刚把手里的盒子交给李成远,就听见身后各种嘈杂声响起,火把连成一片,将小镇照得亮如白昼。

原来是李阿牛和刘麻子看天要下雨了,怕镇上的人不愿意再大半夜的冒雨给自己找人,就鼓动大伙儿来找族长来了。

俩人是这么想的,无论如何,得先把罪名嫁祸到陆阳生身上,然后把九爷遗物和宅子先安到刘麻子身上,这样俩人才能慢慢找陆阳生算账,也不用担心他跑路了。

李阿牛和刘麻子想得挺好的,等带着人快到族长家门口了,却远远看见族长家门口有人,等走近了,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色大喜。居然是陆阳生,这小子居然就在族长跟前!

李阿牛手脚快,三步做两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陆阳生,开口就说道:“你这个杀人劫财的白眼狼,居然还敢来找族长?真是好胆!”

刘麻子动作也不慢,隔老远就小跑两步,等快到族长面前了,砰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刘麻子脸色一变,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大晚上没看清,地上有石子儿,这一下膝盖估计不能看了。

既然哭了,那就不能浪费,刘麻子指着陆阳生声嘶力竭地喊道:“族长,你要帮我们做主啊,陆阳生这小子,不仅偷了九爷的钱,还害了九爷的命啊。九爷如今尸骨未寒,族长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看刘麻子哭得凄惨,李阿牛多少有些佩服这刘麻子了,说哭就能哭得出来,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李成远还未说话,镇上的人已经围了上来,纷纷指着陆阳生破口大骂,特别是那些受过九爷帮忙的人,脸色狰狞,在火光的照耀下,格外恐怖。

陆阳生扫视了一圈人群,没有说话。

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在知道有人偷东西没偷成以后,陆阳生就猜到了可能有这么一出,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李成远脸色铁青,挥挥手压下了骚乱的人群。村民见族长要说话了,也安静了下来,静待族长发话。

李成远对着人群说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吵什么吵,还要不要规矩了?发生了什么事?谁来说一下?”

刘麻子刚要开口,就被李成远冷冷地瞪了一眼,吓得刘麻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再不敢多嘴。

见没人说话,住在九爷家附近的一位老人站了出来,大致说了一下经过。只说大家伙听到李阿牛和刘麻子说九爷遇害了,凶手是陆阳生,大家伙也看过九爷的样子,九爷确实过世了,所以大家伙就来抓凶手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