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二十四章:出事了

第二十四章:出事了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例如越是小地方越重规矩。

在小地方,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而且还是定死的规矩,不用记在纸上,刻进碑里,只需老一辈儿口口相传即可,小地方的人一般都会遵守。就像是落仙镇这里的药铺卖药。

在落仙镇,凡是卖药的都是需要后门交货,称完斤两,谈妥了价钱,再去前门拿钱。价钱没谈拢之前,药铺可以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可只要谈拢了,两边都没意见了,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药铺绝对不会少半个子儿。卖药地拿了钱,不管是高兴地还是生气的,临走前都得喊上一句“愿贵药铺生意惨淡,求一个世人无病”这样的不伦不类的话,小气的掌柜的这时候也不生气,还会客客气气地把人送出去,回上那么一句“借您的吉言,愿世人一生无灾”。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是药铺最早的三位东家定下来的规矩,虽说这两句话不温不雅,还极为可笑,可这是那三位东家临终遗言,几百年来无人敢违背,当然,据说还有一句遗言,是让那药铺“永不欺客,永不涨价”,可毕竟是小道消息,药铺的说了,当不得真。

不过,规矩是规矩,不能死守着不知变通,因为凡事总有例外,例如陆阳生。

由于陆阳生身份的特殊,他一般是不能进药铺的前门的,所以陆阳生的药钱都是在后门结的,不过但凡是谈好的价钱,药铺也没少过陆阳生一文,陆阳生该喊的那句话也一个字儿不差的都给喊了,药铺也由李阿牛回话,流程不缺,所以也不算坏了规矩。

————

今天天晚了,陆阳生没说那句话就走了,李阿牛也没在意,可等李阿牛收拾好地上的药材,才突然想起来,今天陆阳生的药钱还没结,不由得骂了一句娘,暗说一声倒霉。

如果是平常人,结账算钱都是去前台,由掌柜的亲自打理,自然不会出错,可陆阳生的药钱,平日里都是他李阿牛帮忙结账的啊。

李阿牛叹了口气,如果是其他钱,他李阿牛还能摸两个,也就开开心心接受了,可这卖药钱,李阿牛是真不敢啊。上一个暗地里摸了这笔钱的家伙,已经被打断双手丢出药铺了,听说没过几天就被扔到了乱葬岗,成了孤魂野鬼,李阿牛可不想成为下一个。而且药铺的有规矩,不赊欠,不欠账,因为有个说法,说药材钱,做的是跟阎王爷借命地买卖,不管是卖药还是买药,都得当场结清,否则不吉利。

药铺掌柜的十分信这一套,所以李阿牛跟掌柜的拿了钱,只能蹲在药铺后门,纠结着要不要再等等陆阳生。

李阿牛看天色越来越晚,心里腹诽不已。万一丧门星想到今天没拿到钱,杀个回马枪,找掌柜的闹事儿,自己就完蛋了。掌柜的不想碰丧门星的钱,问都不问就把钱给了自己,自己又不能去给丧门星送上门,那不得晦气死?越想越难受,没法子,再等等吧。

————

陆阳生在听到九爷出事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九爷别看上岁数了,身子骨却好得很。他老人家平时也不出门,公孙巷的人又都对九爷挺尊重的,买粮食的时候都会给九爷捎点,九爷也豪爽,每次都会给点小钱当小费,所以九爷有啥事儿,一般都会有人抢着去做。按理说九爷只会在公孙巷那溜达,怎么就能出事呢?

陆阳生想着想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是那个灵芝?还是。。。?

陆阳生越想越害怕,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九爷出了事儿,陆阳生得悔死。

心里着急,陆阳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用上了全力,街上都出现了模糊的残影,还好现在天晚了,街上没人,不然都得被陆阳生吓死。

北街的药铺坐落在送喜巷,穿过竹翠街,再越过仙人庙,就是九爷所在的公孙巷了。等陆阳生跑到公孙巷,看着九爷没有一点亮光的屋子,心底更是害怕,敲了敲门,没人应,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陆阳生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倒在门口的九爷,陆阳生赶忙上前抱住九爷,摸了摸鼻孔,还好,只是晕了过去,陆阳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确定九爷只是昏迷之后,陆阳生赶紧把九爷抱进了屋子,放到床上。

安顿好了九爷,确定了九爷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陆阳生又马不停蹄地跑回了药铺,一路上风驰电掣,不敢有丝毫保留,不过这次陆阳生小心了一点,在遇到可能人多的地方,陆阳生还是稍稍饶了一下,这才没让人看见。

等快到药铺了,陆阳生看见正门已经关门了,二话不说扭头就去了后门,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老远就看见门口蹲了一个人。

陆阳生歇了歇,给自己脑袋上逼出一点汗水,这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去。

————

李阿牛都快气死了,秋天的晚上本来就有点凉了,自己穿的还是夏天那套单薄的麻衣,白天没啥感觉,可晚上就受不了了,这大半夜又冷又饿的,还是等一个丧门星,他李阿牛啥时候受过这个委屈。

从日落到现在,怎么说也得有个把时辰了,李阿牛一咬牙,不等了,反正掌柜的问起来自己也有话说了。

收拾了收拾东西,李阿牛就要锁了后门回家。药铺只管午饭,早晚饭李阿牛都得在家里吃。

李阿牛才站起身,就看见远处跑来一个人,跑的还不慢,借着月光仔细一瞧,不是那个丧门星还能是谁?哦,老子要回家了你来要钱来了?不刁难你老子都不叫李阿牛。

陆阳生早早就看出药铺后门蹲着的是李阿牛了,看他起身要锁门,陆阳生赶紧喊停。

“阿牛哥,等等,有急事儿。”

李阿牛就跟没听见一样,眼瞅着就要把门给落锁了,手突然被人抓住了,吓了李阿牛一跳,一转身就看到是陆阳生。这小子跑这么快?

李阿牛愣了一下,然后跟被火烧了一样赶紧甩开了陆阳生的手。

“滚远点,丧门星,你想害死老子啊!”李阿牛一边搓着刚刚被陆阳生抓住的地方,一边后退,手被搓出了一道道血印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