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十九章:归于平静

第十九章:归于平静

落仙镇并不大,就几千户人家,没有城墙城门什么的,更没有戍守士兵,也许是小镇太小,也许是小镇太偏,总之这里是个连官府都没有的小地方,镇上的居民连现在自己归哪个国家管都不太清楚,镇上家长里短的,全靠族长和几位德高望重的族老以及落药街的几家大户商议解决。

落仙镇以东西、南北,各一条主街为界限,划分了四个街区,居中有一片极为宽敞的地方,宽大且整洁,名为落药街,是镇上大户人家聚集的地方,占地极广,约有小镇的三分之一,青石板铺就的大路两旁,尽是胳膊粗的石榴树。

围着落药街,有四条小巷,分别是永福巷、长禄巷、延寿巷、和送喜巷,这几个巷子住的大都是家有祖田衣食无忧的富裕人家,或者是落药街大户人家的分支,总之家庭条件都不算太差的那种,像陆阳生家以前就是在送喜巷。

小镇再往外,就是什么三里屯,猫儿街,公孙巷,李子巷等等。。。除了少数不愿去一街四巷的富贵人家,大都是依附于一街四巷的长工或者家生子,家里有几分荒田,却顾不了自家全家的肚皮,只能依附于一街四巷讨口饭吃。

小镇盛产药材,像落药街的几家大户,都是采药出身,只是一朝得了富贵,就忘了同乡之谊,几大家子联合起来,垄断了小镇的药材生意,在东西南北四条街巷,各设有一家药店,广受诟病。小镇药店规模不大,各有一位掌柜的负责,配给一位郎中,坐诊的郎中医术不见的多高明,却也是学过医的,一些小病小灾,凑合着能解决,所以镇上有些小病小灾的,都是在这四家药铺求救的,药铺虽说有些黑心,却也算是实打实做过一些好事。若是仅止于此,那也是几大家族做了一件好事,就算是医药费高一点,镇上的人除了感激,绝不会有任何怨言,问题就出在药材上,倒不是说药铺在药材上作假,而是药铺的药材收购价,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小镇盛产药材不假,可运输不易,镇上的人世世代代居住在小镇上,除了几大家族,再没人与外界有过接触,这么多年来,小镇人知道的,和外界有过接触的,除了几大家族以外,就只有九爷家的后生了,听说就这还是九爷花光了几代人积攒的香火情,再加上九爷年轻的时候救过魏家老祖宗的命,这才好不容易从魏家前代老祖宗身上求来了一个名额,他家后生才得以外出开枝散叶,除此之外,再没听说过有外出小镇的人了。

这么多年不跟外界接触,镇上的老百姓都已经忘了怎样出去,因此啊,小镇上即使采到再好药材,也只有卖与那四家药铺,可四家药铺同气连枝,在药材价格上共进退,往死里给百姓们压价,这也就导致了小镇药材价钱上不去的情况,再加上山里荒僻不安全,常有野兽伤人的事情发生,也就导致了镇上采药人日渐减少,除了在开始的几家大户,再没出过和他们相媲美的人家,到了最后,除了真的活不下去的人,就再没人愿意入山了。可即使如此,落药街的大户们也没考虑过抬高药材价钱,毕竟这世界上什么都缺,就是没缺过穷人。

在这样一个小镇上,陆阳生想活下去,只能去做采药人。自父母故去以后,在这个人人都嫌弃他的小镇上,没了祖产屋宅,陆阳生除了上山采药,实在是没有其他活下去的办法,幸好小时候爹娘上山采药,带过陆阳生几回,所以大致常见的药材,陆阳生还是能认得清,就这样,陆阳生才算是过上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勉强活得下去。

陆阳生想着小镇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就吃光了一个窝窝头,腹中稍稍有了一些鼓胀感,再喝了一些凉水,身子才有了些力气。拍了拍肚子,陆阳生拿起剩下的窝窝头,回屋掀开米缸,看了一眼,米缸里只剩下薄薄的一层,陆阳生叹了口气,把剩余的窝窝头放进了米缸。本来按常理来说,整整五年,陆阳生就一个人生活,也没有其他开销,他多少会攒下来一点家底,不说多富贵吧,家里有点存粮,翻修一下房子应该还是可以的,不至于沦落到家里米缸饿死老鼠,光着脚丫子上山采药的凄惨境地,可是药店掌柜的说了,陆阳生这个人不干净,药铺可怜他才愿意收他的药材,让他能讨一个活命,不愿意用平常价收购他的药材,所以陆阳生的药材只能赚一个辛苦费,连自己的温饱都很难有保障。

没法子了,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陆阳生都只能是在脑海想一想,没法子做任何事情,当务之急,是赶紧把温饱给解决了才行,不然还没出小镇,他就得变成第一个被饿死的修真之人。

等陆阳生收拾完,天边正好微光初露。陆阳生想起赢星璇传给陆阳生的修真功法中说过,这套功法叫《四阳偷天》,是至刚至阳的修真功法。初晨时分,阳气初生,灵气最是纯净,且带有一丝天地正气,正是至刚至阳的功法修炼的最好时机,所以赢星璇最好在初晨修炼,不仅事半功倍,还能偷来一丝紫薇之气,虽不能化为己用,却也能淬炼肉身,对修行大有裨益。

陆阳生咬了咬牙,回到屋里,摆出了一个奇妙的手法,开始了第一次修炼。

陆阳生闭眼,感受天地间的灵气。按理说初晨时分,应该是感悟灵气最好的时分,可陆阳生只感受到寥寥几缕,还无法吸纳进体内,让陆阳生多少有些着急。

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问题,等到陆阳生感到胸闷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行差了经脉,差点出大事,吓得他赶紧调整心态,从头开始。等陆阳生好不容易静下心,终于吸引了一丝灵气入体,一阵舒爽感传至灵魂,让他突然犯困,竟就此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陆阳生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陆阳生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出门打了洗脸水,凉凉的水打在脸上,让陆阳生狠狠地的打了一个冷战,记忆回到大脑,陆阳生忍不住敲了敲脑袋,这么重要的时刻,自己居然睡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