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问道于仙 > 第十八章:神灵改命

第十八章:神灵改命

等陆阳生身体控制权完全回来的时候,一种难以言说的虚弱感油然而生,浑身如同被抖散架的蛇,软绵绵的,腹中如同雷鸣,却感受不到一丝饥饿感,陆阳生心里明白,不是自己不饿,而是已经饿得感受不到饥饿感了。

艰难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石桌,窝窝头还好,没有长毛,只是多了几道口子,应该还能吃,果子却已经腐烂了。看了一下果子腐烂的程度,陆阳生大致估算出自己昏睡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天。还好,不到三天,身体应该还能撑得住。

先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没什么问题,陆阳生这才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刚站定的时候,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陆阳生闭上眼,死死稳定住身形,不让自己摔倒了,没事,都饿习惯了,只要熬过这一下,很快就能过去的,在挨饿这方面,陆阳生还是很有经验的。

等眩晕感过去,陆阳生慢慢挪步到石桌旁,没敢看爹娘的牌位,也没敢说话,只是默默拿起桌上的窝窝头,径直走到门口,从破水缸里舀了一点水,倒在一个破碗里,然后找了一块石头,把一个窝窝头小心地砸碎,一点点捡起来,放进破碗里,等着水把干硬的窝窝头泡得软一点再吃。没力气烧火了,否则该烧点水煮一煮窝窝头的,那样不仅能管饱,还不用担心吃坏肚子。

等忙活完吃的,陆阳生最后一点力气也用完了,只能靠着门框慢慢坐下来。闲来无事,少年抬头看看天空,此时还是夜晚,漫天星辰闪闪发亮,宛如一双双眼睛,千百年来,注视着人间冷暖。

小时候,听爹娘说过,人死之后,就会化作星星,每天晚上星星一闪一闪的,都是在跟人间的亲人打招呼呢,这时候小阳生就会问,那要是睡着了不就看不见了?娘亲就会说,没事的,等人间的亲人睡着了,星星就会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睡。这时候小阳生总是很开心地说上一句,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不需要人陪着睡了。每次听到小阳生这么说,阿娘就会没好气地给阿爹一个白眼,阿爹就会笑得很开心很开心。陆阳生想着以前的事,忽然就哭了起来,阿娘骗人,爹娘走后,少年曾成宿成宿的不睡觉,每天晚上都在看星星,可阿爹阿娘从来没回来过。

陆阳生很伤心,除了想起了爹娘,还有一件事。

在赢星璇面前,陆阳生看似没得选择,其实还是有的,只是生死的选择罢了,到最后,陆阳生选择了生,乖乖去修仙了。

既然选择了生,就要挑起生的重担,如果不知道自己是被算计的,那也就是带着父母的声名,成家立业,浑浑噩噩活上一辈子罢了,可既然如今知道了自己可能是被算计的,那再怎么也要查出来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坑害自己一家,才不算枉为人子,才不算白来世间走上一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陆阳生不敢想的事情,让陆阳生无比痛苦,那就是父母的灵魂可能还在别人手中,受尽苦难,不得解脱。

这一切的一切,压在少年郎的肩头,让少年郎心有千斤担,只能低头苟活。

生生死死,一团乱麻。人间苦难,不消说也,说不得也。

天外天,有无尽的虚空。这是时间长河都要绕道的地方,这里是现有的任何种族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这里是一切的开始。

传说时间长河共有三层,每层都不一样。第一层在人间,里边全是人间的普通生灵。在这里,凡间普通生灵如同神灵画出的一幅幅画,烙印在时间长河之中,时间长河的流逝更像是神灵在翻书看画,画中人的一生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当然,若是神灵来了兴趣,随手涂改,自然可以对画中人作出更改,至于更改的是过去还是未来,对神灵来说毫无意义,反正不过是随意而为的小事。这就是为什么人间总说人各有命,上天注定,也是为什么会有凡夫俗子求神改命了。

第二层时间长河,在修道之人身上。修道之人修了道,自然接触到了天道,也因此获得了一部分超脱之力,凭此可以短暂跳出第一层时间长河,看到自己或者他人的短暂未来,一些修为高深的人,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以后,更是可以对未来作出一些改变。此时他们依然身在第一层时间长河之中,却已经不完全存在第一层之中了,所以才会说修道之人在第二层时间长河。修道之人常说的逆天而行和超脱天道,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天道,他们要超脱的其实只是第一层和第二层的时间长河罢了,最后的目的其实都是到达第三层——神灵。

时间长河的第三层,其实就是虚无。无有来世,无有今生,时间根本就不存在,游荡于规则之外,行使着天道之力,维护者真正的天道,而这,就是天道的化身——神灵。

作为世间仅存的唯一的神灵,风乘陌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虚空中待了多久。自从天道被污染,原有的神灵在天道崩塌时就全部堕落,最后被新生的天道借自己之手一一斩杀,而自己,也成了世间仅剩的神灵。风乘陌能清晰地感受到,天道一直在试图净化自己,自己也确实应该放弃抵抗,乖乖被天道净化,以补全天道,让三界重归秩序,可风乘陌就是忘不了她。

神族因她覆灭,神界因她破碎,正是因为对她的愧疚,人族才得以登天,成为如今人间的真正主人。她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连成为祭品的资格都没有,可风乘陌不明白,怎么偏偏就舍不得她呢?

天道需要补全,她对自己的影响必须抹除,可自己总要给她一个交代,只是她已经彻底消散了,即使是天道,重塑她的魂魄都需要等价交换。七个纯粹的灵魂,这就是风乘陌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俯瞰三界这么久了,风乘陌只看到了有资格成为纯粹灵魂的种子。他曾费尽心力培育了种子,却从未看见过种子长成。

在陆阳生仰望星空的时候,风乘陌正好俯瞰人间。

“又是一颗种子吗?”

神明的注视投向人间,人间光阴长河就此静止。

陆阳生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一个看不清身形的人出现在他身边,陪着他看着静止的星空。

“生来便是棋子,即使努力反抗了,可身在棋盘,你能跳出去吗?”那身影问道。

“总要试一试吧,总需要试一试吧!”

陆阳生静止在时间长河中,本不该开口说话,可就是有一个声音在陆阳生身上响了起来,回答着风乘陌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