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反派徒儿是白莲 > 第十七章 顾宁被冤枉

第十七章 顾宁被冤枉

“仙尊,前山峰那边派人来邀请您过去一趟。”

管事脚步匆忙地赶过来。

苏云清皱眉问道:“你可知出了何事?”

前山峰跟白玉峰向来不合,更别提前不久柳志的事情了,反正,两峰如今更是水火不相容,有事就不会是好事。

管事看了一眼一旁黑着脸的宇俊,犹豫着开口,“是前山峰的一名弟子遇害,但有证人指出,那名弟子最后见到的人是顾宁,顾仙长。”

“这不可能!”

宇俊几乎第一时间跳出来否认,又朝苏云清拱手,“师尊,小师弟的性子我很清楚,他不是这样的人。”

苏云清让管事先退下,才拍了拍宇俊的手背,“为师自是相信他的。”

因为前世他就是这样污蔑顾宁的。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记得不太清楚,可他记得很清楚的便是他确实借着某件命案把顾宁赶出了无极门。

苏云清只是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他现在真的后悔到心肝疼。

前山峰殿堂。

殿内聚集了许多人,就连仙门里的几位长老级的人物都来了。

青年面如冠玉,剑眉修目,齿白唇红,一席素青衣袍,望之一眼,便觉得高不可攀,刚踏入门槛,便引起阵阵波动。

但也有好几个人故意大声冷哼了一句,说了两句闲话。

苏云清抬眸看了一眼,知晓那是向来跟刘鹤交好的那一群人,便没再理会那些人。

殿堂的中央跪着一个腰杆笔直的人,青丝散乱,衣衫不整,一看就知道有屈打成招的嫌疑。

苏云清拧紧眉头,朝前走了几步伸手作揖,问候了一遍座上的长老们后才看向顾宁,嫌弃地道:“衣衫怎么摔成这个模样了?”

在修仙者的眼里压根就没有“摔跤”这两个字,苏云清说这话,无非就是在暗示些什么。

在顾宁着急解释之前,苏云清偷偷剜了他一眼,用眼神让他闭嘴。

这反派也不是第一次被前山峰的人欺负了,怎么就不懂得派人找他呢!非得要被人用私刑处理一下?!

“前山仙尊向来是无极门里极其公正廉明的代表,你可别告诉为师,你身上的伤是因为他前山峰的人想要对你屈打成招!”苏云清语气认真地说道。

人群里忽然传来一声嗤笑。

苏云清沿着声源看过去,唇角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微勾起。

“宇俊,莫要搅乱,前山峰向来都是一个秉公办事的地方,讲究证据,万万不可能出现屈打成招的冤案,否则,前山峰以何种颜面立足于无极门!”

事实上,整个无极门谁不知道,前山峰是出了名的恶霸,屈打成招也是惯常会用的手段。

但前山峰的峰主刘志鹤偏偏是一个死鸭子嘴硬,极爱面子的人,在外头将前山峰宣传得极好,挂羊头卖狗肉。

至于镜如寒为何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来是因为刘志鹤的背后有几大长老的支持,二来是因为前山峰的弟子以大家族子弟居多,关系错综复杂。

可惜,这一次刘志鹤打错了算盘,他苏云清的弟子可不是好惹了。

更何况,惹到的还是事关他性命的大反派!

苏云清终于正眼看向刘志鹤,“前山仙尊,可有确切证据指向本尊的好徒儿?”

刘志鹤面容依旧,只是阴鸷的目光早已狠狠剜了那三人千万遍,落在座椅扶手的手紧握成拳头。

又是这该死的苏云清!

刘志鹤冷笑一声,挥了挥手,“把证人给我带上来!”

被带过来的路人甲,在看到顾宁的那一刻,瞬间大叫着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声线惊颤,指着他,“是他是他就是他,昨天晚上就是他把人杀了的,血溅了一地,留下一团黑烟就没了……”

路人甲的证词一口就咬定了顾宁,不仅把杀人的罪名推到他身上,还暗示他修炼成魔,尤其是后者,那在正派修仙者里确实是一件大事。

刘志鹤有些得意得看着苏云清,“证人已经有了,顾宁的罪行无可狡辩,白玉仙尊,我前山峰的弟子可不能枉死。”

苏云清微微点头,而后看向四周看戏的人,眯了眯眼,才道:“我这边也有证人能证明顾宁是无罪的。”

他挥了挥手,路人乙走出来,跟他对视了一眼,跪拜在地上,“仙尊,昨夜从子时开始,到卯时,我可以作证,顾师兄始终在白玉峰里练剑。”

昨夜遇害的人是子时传来的尖叫声,只要能制造不在场证据就能洗去嫌疑。

刘志鹤本以为能打苏云清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反转,大掌一拍,喝了一声,“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话?”

路人乙抖着身子,却还是坚持自己并没有看错,解释自己在那天晚上负责离藏书阁里的打扫工作,而藏书阁恰好在顾宁的院子隔壁。

“前山仙尊的证人能仅凭一面之词就让本尊的徒儿定罪,既然如此,本尊的证人为何不能为本尊的徒儿脱罪?”

微顿,苏云清淡笑了一下,“还是说,进了前山峰就只能听前山仙尊的话?”

苏云清句句在理地反问,一下子就激起了某些吃瓜群众的愤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