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片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瓦片小说网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689章 仙宴开启

第689章 仙宴开启

就像刚睡醒的人,还沉浸在梦境当中那样,反反复复重复着一句话。

——换一局棋。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反正不可能单单地指圣钧剑主和天演圣主的棋局,毕竟这一局棋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乐子罢了。无论是天演圣主赢了还是圣钧剑主赢了,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阁下,阁下!”

在魇梦圣主的呼唤中,江南终于如梦初醒,回过神来,眼中也恢复清明。

“您怎么了?”魇梦圣主有些担忧,问道。

众人也转过头来。

却见这些日子一直愁眉苦脸的江南脸上,露出一缕喜悦之色。

就仿佛……有什么好事一样。

他笑了。

不是那种客套和虚假的笑,而是真正地发自内心,就好像有什么难题被解开了那样。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江南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

众人相互对视,皆是茫然。

但毕竟他们已经习惯了江南神神叨叨,所以江南不说,他们也懒得去问,只要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就好。

更何况,看江南的表情,更像是遇见了什么好事。

“虽不知为何,但也先在此恭喜阁下了。”剑圣主深吸一口气,如此道。

众人听罢,也是拱手行礼。

唯独煌天圣主仿佛读不懂气氛,兴高采烈道:“江南!江南!怎么了?要打架了吗?”

江南拍了拍她的脑袋,没说话,望向天穹,却仿佛看到了一条新的路径。

一条……另一个自己未曾走过的路径。

他先前在得知另一个自己的经历和世界意志的真相后,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

——怎么才能够拯救下界星空和仙土四道。

但想来想去,都发现不太可能。

毕竟,这个世界里无论什么,生日存在,万物枯荣,都是诞生于世界本身。

无论生灭,都在它一念之间。

——或许这个说法不太准确,因为尚没有任何迹象小时世界本身存在人类所认为的意志。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它会排斥和毁灭仙土这样凭空诞生的事物。

因此才诞生了“灾厄”的存在,才有了导致仙土四分的大灾难和后续乾离大战与坤坎二道的毁灭。

而当“灾厄”失败以后,它的某种机制被触发,甚至会直接以“重置”的方式清除一切,让整个世界重归虚无,重启一次。

当然,这种“重置”的方式应当对世界本身也是有损害的,否则干脆一不对劲就“重置”一次,人类也没那么多机会挣扎就是了。

总之,重置的“大势”对于仙土和下界来说,是无比致命的。哪怕是青灯圆满了的江南来,也仅能在这场“大势”中保持自身不灭而已。

这就诞生了一个问题。

——江南的力量是依靠青灯具象化的虚幻的力量,虽然离开了青灯也能保持全盛的实力,但终究是有上限的。

那便是青灯能具象化的最强大的力量,也就是江南在幻景中看到的另一个自己所能达到的高度而已。

这种层次,超越了王,甚至可以硬抗整个世界意志。

但毕竟,这棋盘乃是在世界之内,无论江南如何成长,哪怕他能做到挥手之间覆灭整个世界的程度,也无法阻止世界意志的重置

所以,在此之前,江南的问题就是——怎么在世界内,阻止世界意志的“重置”。

——没有办法。

这是他想了很久加上另一个自己同样想了更久以后,都没有答案的问题。

于是,另一个自己放弃了,他留下寄杖神通,留下提醒和警告,给了江南一个委曲求全的方法。

只是如今的江南……不愿如此。

或者说,能掀开屋顶的话,他就绝不会止步于仅开一扇天窗。

他一直在找,找一条真正能够救赎一切的路。

直到现在,他找到了。

不能说找到了路,但至少找到了方向。

那便是。

——倘若在一局棋里永远无法战胜对手,那么……换一局棋呢?

倘若在这个世界里永远无法阻止世界意志的重启,那么……换一个世界呢?

圣钧剑主与天演圣主的对弈,看起来无关紧要。

但圣钧剑主的做法,却让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江南,柳暗花明!

如果桌上的谈判和博弈已经注定是死局,那便……掀桌!

“可是……换一个世界?”

东娴的声音在江南耳边响起来:“这么简单的方法,另一条时间线的另一个你就想不出来吗?”

的确,这并非什么玄妙的方法,充其量只能算是换一种思路。

这种思路的转换别说是达到超越“王”的领域的另一个自己,就算是一个凡人花点时间,说不定就能参悟通透。

但……

“不,他不是。”江南深吸一口气,传音道:“或许,他只是压根儿就想过。”

东娴疑惑:“什么意思?”

江南继续道:“还记得我在烧火棍儿中看到的幻景吗?‘灾厄’毁灭以后,世界意志显露,重置开启,大势降临,整个仙土和下界星空毁于一旦。”

“而在那之后,另一个我疯了一般施展无尽神通,倾尽无尽道行,甚至把斡旋造化这种压箱底儿的手段都拿出来了,只是仍然无力回天,最无法拯救仙土与下界星空。”

东娴点头:“然后呢?”

“在那种情况下,我虽然不是亲历者,但大抵能够体会到他的心境——哪怕付出一切,尝试所有方法,都要试图挽回一些无法失去的人和事。”江南继续道。

“不错。”东娴在青灯中拖着腮帮子,若有所思地点头。

“这便是重点了。”

江南沉吟片刻,道:“但他的那些手段中,有我会的神通,也有我会的神通——那些应当是青灯圆满后获得的力量。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施展的那些手段里,竟然没有我掌握的某些力量。”

东娴秀眉紧蹙,仿佛回忆着江南当时的讲述,突然之间,恍然大悟!

“你是说……新世界?!”

“对!就是新世界!”江南眼中光芒四射,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那样,道:“哪怕是在青灯圆满以后,新世界的存在,也应当是不可忽略的一股力量才对。”

“但就是这样一股力量,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施展过一点,包括施展斡旋造化时候,似乎都仅是纯粹地利用道行施展。”

“这明显不正常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